A. K. 杜德尼(A. K. Dewdney),生于1941年,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计算机科学系荣退教授、滑铁卢大学计算机科学系荣退教授,还曾在西安大略大学环境科学与可持续发展中心以及生物学系担任教职。在其学术生涯前期,主要研究算法分析、计算与复杂性理论等,后期的主要研究兴趣则转向种群生态学、数理生物学等。从1984年起,他接替马丁·加德纳为《科学美国人》撰写数学专栏,直到1991年。他曾拍过实验电影,写过小说,还是位环境保护者和阴谋论者。在杜德尼的作品《平面宇宙:与二维世界的一次亲密接触》中,他对于二维世界阿尔德的物理学、生物学、工业技术等细节的描述之丰富,刻画之可信,使得本书在1984年首次出版时,令不少读者甚至信以为真。如今本书已经成为一部经典之作,在数学家和计算机科学家当中备受推崇。

问:二维世界真的可能存在吗?

我找不到任何理由能证明二维世界是不可能存在的。但是如果这样的世界真的存在,那它肯定不存在于我们的宇宙。“你无法从这里到达那里!”

问:平面世界让人很难想象,但是你的书《平面宇宙》却给了读者一个思考的线索,让他们能够想象自己置身于二维世界的情境。你是如何想到描述阿尔德世界的方法的?

为了做出包括生物在内,符合阿尔德特征的特有设计,我应用了简单的物理法则。比如说,阿尔德的生物不能像我们一样吃东西和消化。如果它们的肠子穿过身体的话,它们就会马上断成两截!所以它们就必须吐出自己吃进去的东西。我这么设定难道是因为我喜欢呕吐吗?肯定不是!二维物理逼我做了这个决定!

问:你在平面宇宙中设计了很多精妙的结构,比如上面所说的阿尔德生物的解剖构造。如果你打算用同样的方式写一本关于一维宇宙的书,这个宇宙会是更加复杂还是会更加简单?

英国作家埃德温·艾伯特(《平面国》的作者)曾经尝试设计一个一维宇宙。他把其称为“直线国”。但是对于我的设计准则来说,二维已经是任何宇宙能够拥有的最小维度了。一维世界生物的“身体”没有嘴、没有大脑、什么都没有!

问:为什么你的书中会保有奇幻的风格和比喻的暗示?为什么你不把平面宇宙描写得尽量真实?(虽然已经有很多人认为这个世界是真的了!)

我努力让故事符合二维世界的标准。虽然平面宇宙是我们世界的隐喻,但是阿尔德人也有和我们一样的哲学问题:“我们的宇宙之外是什么?外面真的存在任何东西吗?“

问:《哥德尔、艾舍尔、巴赫》是一本好书,此书的构想和《平面宇宙》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这两本书首次出版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也就是1980年左右,你认为激发这两本书的灵感是否相同?

我对这个问题唯一的回答有点社会学的意思。在写作这两本书的年代,有一种鼓励新思维的气氛,特别在合成新世界这个方向上,也就是重新组装科学、甚至艺术的旧领域。当时的理想就是得出能够把科学和艺术以某种方法相融合的思考新方式。

问:你是怎么从一位演绎科学家(计算机)变成一位归纳科学家(环境科学家)的?

首先,我一直都对生物感兴趣。同时我对应用数学也很感兴趣。因为我在1995年退休之前参与了一些生物问题的研究,随后我就被邀请加入我所在大学的生物系,作兼职教授。那时我决定要着手处理种群生物学中一个突出的问题:植物和动物的个体密度是如何分布的。我分析了一百多个生物调查,然后用结果比对了一个从简单假说推导而来的理论分布。对比结果非常理想,所以我即刻开始在专业期刊上发表论文,并且最终在即将出版的新书中发布这个结果。

问:你的新书《随机社区》进展如何?这本书讲的是什么?这本书中谈到的研究会影响哪些领域?

我现在正要出版的新书叫做《随机社区》。这本书的目标主要指向种群生物学家和生态学家。这本书严格建立在一个假说之上:所有种群随着时间都会倾向于进入随机不稳定的状态。有人会从数学上证明个体密度遵循一种确定的分布,我称其为“J分布”,这种分布的本质是一种双曲线。为了让这个理论被更广泛地理解,我会花时间纠正这个理论,因为还有其他几种分布也有可能成立。

问:科学和科幻小说之间的界限在哪里?

很多科学家碰巧喜欢阅读科幻小说或观看科幻电影。有时当故事比较真实的时候,他们为了享受故事带来的乐趣而阅读或观看,但是有时他们却是为了批评。比如,最近的一部电影中的恐龙和冰河时代的生物共同生存在同一时间。任何了解恐龙生存历史,知道它们比最早的冰河时代还要早几百万年的人,都没法好好欣赏这部电影。你能想象告诉150年前的人电力是怎么回事吗?他们是不会相信你的。

问:有一部叫做《生活大爆炸》的美剧在中国很流行,这部剧讲述的是一帮物理学家的故事,他们在剧中谈到了弦理论以及其他有趣的概念,其中也包括二维宇宙。在我们的时代,你认为科学越来越多地被流行文化所接受了吗?

我认为随着科学进入流行文化,科学被曲解甚至变得有些哗众取宠。在西方我们有一个很严重的教育问题,叫做“弱智化社会”。科学和数学课程已经被系统地毁坏了。最终的结果甚至可能会造成延伸到政府和管理机构中的新一级的愚昧程度加剧。我知道中国保留了教育的高标准,我希望你们永远不要丢弃这样的标准。有一天中国可能会拯救世界!


更多精彩,加入图灵访谈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