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说十年后的自己,已是个年满四十的中年男人了。年轻时无限可能的明天,已成为了现实中无法抵赖的昨天。说来有些伤感,无数幻想已在起伏沉浮中破灭。

在看村上春树的《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时,我深感一个人无论活到多大年纪,在进入生命的下一个历程时,都需要走的更远的人,来指引。你会知道,有些你现在轻易能做到的事,在生命的下一阶段,就要付出相当的努力和代价,才能实现了。我们每一天都在和死神做交易,你支付他时间,他支付你金钱或别的什么东西。终有一天,你花完所有的时间后,他会把曾给予你的一切,全部夺走。

十年后的自己,想来在某些方便变得更加的谦卑,而另一些方面,可能会更加的傲慢。即使是现在,我也不想再看那些年轻人写的,教导人如何度过一生的文章了。十年前的旧文,还显得幼稚,也许再过十年看现在,亦作如是观。那么,我该对未来那个更为成熟的自己,说些什么呢?如果不是变的更好,那我该自我拷问些什么,以使情况不要变得太糟糕?

虽然未来十年,时空穿梭仍然遥不可及,我还是会为自己留下大量的线索,供未来的自己,或自己的子孙,子孙之子孙,到我们这个年代来,找寻他们的先祖。就如世修找到大雄一般。但既然迄今为止,还没有任何萌宠从我的抽屉里跳出来告诉我未来的事,那就多点耐心等待吧。

说到子孙,那么先得有自己的孩子吧。等我有了自己的孩子后,在他或她能够听懂我的说话之前,我就该着手为他或她准备一些入睡故事了。每晚一个,坚持十年的话,大概需要3,650个故事之多,名字我已想好,就叫《三千五百夜》,比《一千零一夜》还多一些。因为自己在任何需要体力的领域里,都不占优势,所以要锻炼的话,应当从小开始。如果可能的话,会尽量让专业人士教导。学习或考试,中游就满意。我不是个在意邻居家小孩的人,对自己的要求也不高,对自己的孩子也不会有太高的要求,身体健硕、心智正常,人品还过得去即可。每年一起看几部动画大片,交流下彼此对这个世界的看法;语言能力尚可的话,学好中文和英语。保护好眼睛,不要成近视,也不用读太多书,实在记不住的东西就忘掉它。我的孩子要在真实的世界里尽情的、欢快的玩耍过,过一个开心的无忧虑的童年。

父母的年龄还不算太大,仍然希望他们都有自己的工作,不要繁重,但求每天有规律的工作、生活。有事可做,会让人对生活充满期待。和同龄人的接触和交流,得到同龄人的认可,自有其乐。偶尔回老家县城里,和父亲杀棋,到河边钓鱼,夏日午后陪同游泳,或饭后的散步;和母上看一些隋唐的古装剧,或一些现代的谍战片,以及到菜市场买个菜,每年大手大脚几次,买买昂贵的东西让母上看不惯说几句,也是作为儿子的专权了。

和家妻的话,不要有太多吵架或者暗战,在彼此看看不顺眼的情况下,也能化险为夷,安然度日。每年之秋的数日里,携家妻找个辽阔的湖泊,租借一艘小船,随风飘荡数小时;退而求其次,也要能在绿柳如荫的湖畔,坐着发几小时的呆。当然以上皆是理想,家妻的体力要好得多,走一处就要踏平一处,否则算是白去了一处。所以还得一步一个脚印的做好跟班。平日里早晚间的慢跑之类的锻炼,也要长期跟进。家中花草,恣意凭添;花销采购,捧金以奉。忧其忧,乐其乐,尽量做个好丈夫。

在我年幼时,常环绕在家中老辈身侧。最小时,常和街临一帮小孩撕扯打闹,出门时干净体面如憨少爷,回来时脏兮兮如逃窜犯;年长,喜读书,每日捧书,不觉天已黄昏,呼喊一声上桌吃饭,饭后即抹嘴下桌,从不收拾洗碗;又长,外出读书和工作,十年间每年只回家一次,只陪他们聊天说故旧数小时而已。在我小时,就感他们就已是老年人了;而如今我奶奶、外公、外婆都依然健在,虽都是八十岁左右的老老年人了,还能走得动,衣食住行,基本尚能自理。虽然有各种病症,记性变差,听力渐弱,各种家庭矛盾,但无论如何,还是能听我说几句笑话,偶尔电话里要大声如吼若不恭的与之交流。每挂断电话,既欣慰,又惆怅。如今我已不似从前般忙碌,此后十年间的每年里,都将拿出大段时间,伺奉在诸老人身边,陪同他们走走停停,看老电影,听旧时戏曲,并玩耍我的新入手的电子产品。不错,要让他们理解那些最新的玩意需要花费一些时间精力,但我相信他们会喜欢的。

即便如挚友,一年中有个三两次的见面,或电话里、网络上的聊天,也就足够。一切来往应酬、聚会饭局,能免则免。减少在路上的时间,用更多的时间阅读、思考,更好的理解这个世界,以及和自己作战。

为了找寻到更好的自己,就必须和自己战。把更好的那个自己,从隐没处逼迫出来。

如果更好的那个自己,还没出现,那只能说现在的自己,还不够资格,还要愈加努力才是。

作为一个平凡的人,有些天才轻易就能跳跃到的高度,我们终其一生都难以企及。然而,每一天都胜于自己的昨天,每一月都胜于自己的上月,每一年都能胜于自己的去年,还是可以达到的。每一件事,做过之后就立即从现在成为历史;每一条路,走过之后,就有一道无法修复的痕迹。所以做每件事时,都当作最后一次,认真、全力以赴的去做。把每一天都当作人生的倒数第二天来过 - 毕竟最后一天我们舍不得来工作学习或思考进步的吧 - 终有一天你会发现,这就是现实。

我一直觉得人生最重要的,甚至是终极而又唯一的一件事,就是做好自己。年少时,不然父母担忧;中年时,让家人有所依靠;老年时,不让子女挂念。

最后,留一点私密空间和独占的祝福给自己吧。十年后的自己,不要过得太惨,没人会可怜我们的,有太多人的不幸要比我们的不幸要来得强烈得多。希望在未来的日子里,我能够成为一个阳光的自由职业者,背着一个轻便的电脑,无论走到哪里,都能做一些有趣的事情,并能顺便取走一份说得过去的报酬。或者,经营一个小小的公司,解决一些人的麻烦。不要是太大的麻烦,因大多人的大烦恼在于缺钱,而我们不能充当印钞机。我们最好能够远程工作,这样大家就能像自由职业者一样,既有组织的温暖,又不缺乏自由。如果两者都无法实现的话,就安安稳稳的找个工作,勤勤恳恳的为某个老板工作吧,在青春岁月被彻底榨干前,想象下一个十年,且不要停止寻找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