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世何须灿烂,相守就是永远。从一九九三到二零一五,这样平凡的日子,请让她一直向前延展。
二零一五•五二零•寄妻语

我记得
第一次相遇在昏暗的走廊
你圆润的脸上
眼睛像星子
斑驳的教室墙上
映着十六岁的娇艳

我记得
并排坐在一起听讲
我小心翼翼伸出手指
触碰到的肌肤如水般柔软
迎着你的目光
谎称是那个定理
想听你讲讲

我记得
那个用来临时备战的二层小楼
一场不期而至的交谈
一个懵懂的决断
当我们一起走出教室
背影投射在多少人眼里
留下在高考前夜辗转难眠的刺痛

一时懵懂,牵动百年

我记得
相隔千里的两座校园
信笺在晚自习的教室里延展
从A市到B市
需要三天时间
往返传递琐碎的思念

我记得
在公共电话亭外的傍晚
排在长长的队伍后面
编织着蜜语甜言
等到拿起话筒
却只是平常的问候
片语只言

我记得
狂躁迷乱的那段日子
一次次执拗地伤害不断
隔了许久的再次见面
你留着黑黑的长发
眼神慌乱

我记得
北京站外的翘首期盼
夜车同行那一段
看着你形容槁枯哀叹连连
我仍是肆无忌惮
无所顾忌地给了你一个改变

青春苦涩,回味甘甜

我记得
在那个六平米的房间
我们的一顿顿晚餐
有时是自己煮的一大锅汤面
有时是街边拐角的熏鸡
满手油腻撕开
当作饕餮盛宴

我记得
非典那年公司戒严
搬出六平米的房间
在借来的大房子里
我们只摆了一张床垫
虽然空空荡荡
但我们
既不想将来
也不觉得慌乱

我记得
你穿着吊带的孕妇装
让我拍张照片
你还经常说等我回家一起包饺子
我却总是在进门时
见到摆好的桌碗

我记得
在那个阳光明媚的冬日午后
医院的病床上
你脸色苍白肚皮塌陷
那个新生的婴儿
还留在隔壁的房间

我记得
我们也曾因为一句话吵得天昏地暗
我们也曾在电影结束后不欢而散
我们也曾把商场当成了战场
我们也曾问过在一起的日子还能有多长

跌跌撞撞,行至壮年

我只希望
这样平凡的日子
请让她继续向前延展
每天早上一起
把十公里的晨练跑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