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O:

  • 扩展阅读2:辩论输赢的评判标准
  • 扩展阅读3:宽容原则在头脑风暴中的应用

DOING:

DONE:

  • 什么是辩论
  • 什么是批判性思维
  • 批判性思维与辩论的关系
  • 扩展阅读 1:辩手的误区——真理与说服

    什么是辩论?

提到辩论大家的第一印象就是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试图说服对方,互相争辩。在这种框架下吵架、抬杠,乃至讨价还价,无一不是辩论。这些行为都抓住了辩论的一个特点,即辩论双方都会有自己的立场。
那么辩论双方都有自己的立场就是辩论么?似乎也不是。不信你跟一个辩手说“辩论就是吵架”,他一定会愤怒。就算你说“吵架是一种辩论”,他也绝对不会同意。
那么辩论是什么呢?

辩论双方都会有自己的立场  

有人提出在英文中与辩论相关的大概有三个词汇:

  • discuss:一般指的是两者有不同意见或观点,然后进行讨论,互相交换意见。

  • arguing:有人称之为人际辩论,一般指人们对某项议题意见不同时,统一透过说理来相互说服,以使对方接受个人意见的人际沟通过程。一般我们说的吵架也好,抬杠也罢和这种所谓的人际辩论相关度比较高。

  • debate:就是通常意义中我们所说的辩论,也可以称之为正式辩论。比如议会辩论、法庭辩论等等。

虽然这样的分类方法可以让我们了解到和辩论相关的概念,但是我们还是很难说清辩论是什么。而台湾的著名辩手,也曾是马英九幕僚的黄执中则对辩论提出了较有建设性的定义。他将双方互持立场进行语言上的交流活动分为以下几种:

  • 说服:一般指一方想解决一个问题,但是他对这个问题却没有决定权。他就使用语言的方法去说服对这件事情有决定权的人,使那个人认同他的观点,解决这个问题。古代的臣子对君主的上柬便是这类。

  • 谈判:一般指双方都想解决一个问题,但是双方单独对这件事情都没有决定权,却可以一起决定这件事情。然后双方在各自不同的立场上进行交流沟通,以期达成共识,解决问题。在日常生活中的买卖双方讨价还价就属于这类问题。

  • 辩论:一般指的是双方对一个问题都没有决定权,但是第三者对这件事情却有决定权。在这种情况下,双方通过语言上的针锋相对,以期影响第三方来解决这个问题。古代的臣子间的庭辩,现在的法庭辩论、议会辩论、辩论赛,都属于此类。

这种定义方法虽然不能说是完全正确,但是也较为清晰合理的给出了辩论的定义。

辩论的目的不是说服对手,而是试图通过双方的针锋相对“说服”第三方。

公元前5世纪至公元前4世纪,古希腊的执政者为了获得广泛支持及牟取利益,雇佣了大量的演说家在公众面前进行演讲、辩论,从而造成辩士流行,最终产生了一个学派被称之为辩士学派。
辩士学派(sophists),他们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做智者学派,亦有一个不那么好听的名字叫做诡辩学派。这些辨士们周游希腊各地,进行演说及辩论,虽然他们也讲求公正、正义、善良,但是他们却不追求真理。他们为了他们的利益而辩,为了他们的立场而辩,他们所宣扬的善良、真理、正义也都是服务于他们所维护的立场与利益集团的。这其实也很像今天的辩论,辩论赛中辩论双方为了各自的立场而辩;法庭上律师为了自己的委托方而辩;议会中议员为了自己的提案而辩。他们说的是真理么?谁知道呢。辩论从不为了真理,而是为了立场。如果真的有人为了真理而辩,也不过是因为维护真理是他的立场罢了。这不由得让我们联想到了中国的纵横家,凑巧的是他们和西方的辩士学派的出现时间是差不多的。

辩论不是为了真理而辩,而是为了立场而辩。

由于对于这些不追求绝对真理与正义,只追求利益相关的“真理”的辩士们的反感,在古希腊催生出了一批新的哲学家、思想家,其中有一个人叫苏格拉底。也是这个人创造了第一个批判性思维模型,即苏格拉底方法。

什么是批判性思维?

当人们谈到辩论的时候,往往还会谈到批判性思维。人们认为批判性思维是辩论的基础。有没有批判性思维,也是人们评判一个辩手好坏的标准之一。然而有趣的是最早的批判性思维方法——苏格拉底方法——却是为了对抗辩士学派而产生的。
对于什么是批判性思维的定义,可以说是众说纷纭。那么我们不如看看如果没有批判性思维会是什么样子的。

如果一个人想成为一个有知识、有思想的人,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多读书。从本质上来讲就是获取更多的信息,只要获取的信息足够多,我们就会对这个世界有更多的认知,就会显得更有知识,这也为我们的思考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如果我们在获取信息的时候不加思索,便可以很高效、轻松、快捷的获取知识。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来说:在学习高等数学的时候,很多学生仅仅是记住了所有的公式、推论、公理,并没有去思索这些公式、推理的对错,也没有亲手去证明和推论。最终他们很轻松的在期末考试中获得了不错的成绩。另一群学生,他们在学习的时候,每遇到一个公理就会想为什么,每看到一个推论就要自己推导一下,每看到一个公式就要自己证明一下。他们虽然最后也可能获得不错的成绩,但是却花费了大量的时间成本。
但是那种不加思索的接收信息的方式却有一个致命的缺陷:如果信息之间是矛盾的呢?甚至于信息本身就是错的呢?如果遇见这些问题的时候他们还是不加思索的全盘接受,那么他们就总会相信新的信息,抛弃旧的信息,而不是获取对的信息。这并不是不可能,比如说有的人今天看了这个养生专家的观点,就认为应该这样养生,明天看了那个养生专家的观点,就认为应该那样养生,每天都是跟着“专家”们的屁股后头转。 一般来讲我们称这样的思维叫做海绵式思维,就像海绵吸收水一样,只要是液体就统统吸进来,吸得很多,效率很快,却不分好坏。

那么如果我们坚定自己的立场,质疑和反驳任何不同观点是不是批判性思维呢?恩,明显也不是。一般来说我们管这个叫抬杠或者是固步自封。

这样我们就发现了两个批判性思维的要点:

  • 不能盲从的接受新事物
  • 不能不接受新事物

也就是说批判性思维是通过判断一件事物的对错好坏,从而决定我们是否接纳它。换而言之就是,批判性思维是通过分析和评估来做出更好判断的一种思维方式。

批判性思维是为了做出更好的判断。

那么,我们要如何对一件事物做出更好的判断呢?这就要从批判性思维的两个要素来讲:
1、批判的对象
如果我们要判断一件事物的对错好坏,首先我们就要最大限度的了解一个事物。尽可能的去全面的了解和理解这个事物,而不是先入为主、片面和歪曲的理解,不然我们的判断很可能是无效的。试想如果我们先入为主的认为一个人是坏人,那么我们就会用最坏的心理去揣摩这个人的所有行为,甚至他孝敬父母,我们都会认为他一定是为了争遗产。因此我们要最大限度的理解我们评判的对象,这种原则被称之为宽容原则

宽容原则:最大限度的理解我们的评判对象。

2、批判的标准
凡是我们要评判一件事物,其必然存在标准。比如高矮、胖瘦、美丑、是不是、应不应该,都是存在标准的。日常生活中我们运用的标准往往使用的是立场化标准。比如说站在自己的利益上去评判一个公共政策的好坏,站在自己的宗教信仰上去评价别人的宗教信仰。这就导致了诸如,养狗的人认为吃狗肉残忍,吃货认为爱狗人士无法理喻;北方人认为豆腐脑应该是咸的,南方人认为豆腐脑应该是甜的,这种奇怪的争辩。为了保证评判标准是正确有效的,批判性思维讲求的是使用中立化标准。中立化标准指的就是逻辑标准、科学标准以及大众价值观和主流文化。其中逻辑标准和科学标准要比大众价值观和主流文化更为中立。但是大众价值观和主流文化在其适用范围内,也可以对某些议题产生较为中立客观的判断,比如应不应该鼓励婚外性关系。

中立化标准:不站在某个或某群人的利益角度来判断事物的对错好坏。

下面我们通过最早的批判性思维方法——苏格拉底方法——来认识一下宽容原则和中立化标准。
苏格拉底方法,又称助产术方法或诘问式,是苏格拉底倡导的一种探索性质疑方法。苏格拉底方法通过提问来清晰的了解对方所说的观点及理由,进而找出它们之间的矛盾和不相干信息,以达到动摇对方理论基础,判别对方观点正确与否的目的。
在此我们可以看到苏格拉底方法的两个关键点:

  • 通过提问的方法了解对方的观点及理由。这就是在使用宽容原则,试图达到最大限度的理解评判对象的目的。
  • 找出其观点与理由、理由与理由之间的矛盾来动摇其理论基础。使用矛盾律来进行质疑评判,属于使用逻辑标准,逻辑标准是中立化标准的一种。

可以发现,苏格拉底方法很好的符合了批判性思维的两条基本原则。我们继续通过一个具体实例来看下苏格拉底方法的实践。
据《申辩篇》记载,苏格拉底在临终前遭受了三条指控:

  • 腐蚀青年
  • 崇拜新神
  • 不崇拜城邦诸神

苏格拉底在被审判时不太清楚第三条指控的意思,便问法官,“我不太理解第三项指控的意思,请法官澄清一下”。法官说,“此项指控的意思是:你是个彻底的无神论者”。苏格拉底说,“既然如此,第二项指控就是不成立的了”。
这就是一个典型的苏格拉底方法的应用,提出问题了解对方的观点,指出对方观点的矛盾之处,以此来评判对方的观点。

当我们了解了什么是批判性思维之后,我们就会发现,批判性思维和辩论思维是不相同的。批判性思维是为了判别真理,评判好坏。而辩论却是为了立场而辩。但是批判性思维却对后来的辩论实践有着深远的影响。

批判性思维与辩论的关系

人们在谈论辩论的时候,总会谈论到批判性思维。但是,辩论和批判性思维的目的却有本质上的不同。辩论是为了申明和维护自己的立场;批判性思维是为了做出正确的判断,追求真理。可是批判性思维的方法却对辩论实践有着深远的影响,这是为什么呢? 批判性思维基金会的创始人,《批判性思维工具》一书的作者提出了弱势批判性思维与强势批判性思维的概念:

  • 弱势批判性思维:利用批判性思维来捍卫自己的观点
  • 强势批判性思维:利用批判性思维来评估所有断言和看法,包括自己的看法

咦?之前我们不是说,批判性思维是为了做出更好的判断的吗?现在怎么又多了一种弱势批判性思维,可以用来捍卫我们自己的观点了?其实我们稍加思考就可以理解这之中的原因了。我们分两种情况来思考:
第一种,如果我们的立场或观点是正确的。这样批判性思维就可以帮助我们发现对立立场的漏洞和缺陷,从而捍卫我们的观点。
第二种,如果我们的立场或观点是错误的。这样批判性思维就可以帮助我们发现我们自己观点的缺陷和漏洞,从而弥补缺点,掩饰漏洞,甚至进而找出对立观点的漏洞,通过批判对立观点来维护自己的观点。

注:一个观点是错误的不代表它的对立观点就是正确的。对立的观点不代表是命题的否命题。例如,开心的对立是伤心,而不是不开心。当一个人没有开心的时候,你不能说他就是伤心的。

批判性思维的研究者们一般都不鼓励弱势批判性思维的使用,他们认为弱势批判性思维是一种消极的态度,因为它意味着不在乎真理,只在乎立场。这就如同苏格拉底反感辨士学派一样。因此在平时我们所讲的批判性思维一般都暗指强势批判性思维。
但是,有时候我们就是要维护自己的立场,不论其是否是真理。律师就算知道自己的委托人是有罪的,也会努力的为其辩护;辩论赛中的辩手就算明知自己的立场不正确,也要努力的维护。不论对错的维护自己的立场,有时是因为自己的责任,有时就是单纯的因为利益相关。

苏格拉底创造了诘问式来指出辩士们的漏洞,批判他们不追求真理。辨士们却反过来学会了批判性思维,来攻击对手和维护自己的观点。虽然辩士们仅仅是为了维护自己的观点和立场互相进行辩论。但是这种辩论并非是无意义的,也并非是无助于真理的。 在当今的辩论赛中双方的辩手互持对立的观点,进行周密的论述和攻击。展现自己立场中正确的部分的同时,努力的使用批判性思维攻击对方的立场。双方将各自立场的优点及缺点清晰的展现在大家面前,使得大家对不同的立场有了自己的判断。而这也可能是现代民主的基础,不同意见的人提出自己的观点,最终由大家进行判断和表决。同样的道理,在法庭上原被告双方的律师各自为其委托人进行辩护,双方互相努力的维护自己的委托人,同时攻击对方的观点,使得案件中的法律问题更为清晰的呈现在法官面前,从而帮助法官做出更正确的判罚。
可见辩论的优点在于,其目的不是为了说服对手,而是为了影响第三方,使得第三方做出正确的判断。也就是说,辩论双方通过辩论,帮助第三方完成了批判的过程,从而达到使得第三方更容易获得真理的作用。但是缺点也是明显的,就是这个过程对于真理的引导,严重的受到了辩论双方水平差异的影响。如果辩论双方的水平差异较大,可能最终的展现会扭曲批判的过程。因为毕竟辩论不仅仅包含批判性思维这一种方法和指导思想。

辩论双方通过辩论,互相使用批判性思维对对方观点做出评判,帮助第三方完成了批判的过程。

那么如果辩论不仅仅包括批判性思维,它还包括哪些部分呢?我认为辩论主要有三个核心工具:

  • 批判性思维:使用批判性思维审视自己及对手的观点,判别实际的真理是什么样子的。如果辩论中完全不顾及真理,那必然会让别人觉得你无理取闹。你要知道自己的观点哪里对,哪里不对,才能更好的维护自己的观点。
  • 诡辩:由于辩论双方的立场很可能并不是真理,甚至于有一方绝不可能是真理,那么想要维护自己的立场就必须掩盖自己错误的部分,将自己错误的部分想办法论述成正确的部分。这就不得不使用诡辩的方法。更重要的是诡辩在很多时候都可以降低己方的论述成本,使辩手可以在有限的时间内更容易的论述己方观点,当然这也承担着被别人指出是诡辩的风险。一般我们说的辩论技巧大都属于诡辩技术,这在今后的文章中会详细介绍。
  • 演讲技术:辩论不像自己一个人思考,它需要辩手将其演绎并展现出来。而辩论是一种口语上的交流活动,因此就必然需要使用到演讲的技巧及方法。虽然辩论的语言技术和演讲的语言技术不尽相同,但是它们基本同源。

在辩论的这三个工具中,批判性思维起到了决定性作用,因为它可以帮助我们了解己方观点的优点和缺点,也可以帮助我们了解如何去更好的论述我们的观点。演讲起到了展现的作用,我们光自己知道不行还需要将我们的观点展现出来。诡辩起到了辅助的作用,当我们的立场本身有问题的时候,我们需要诡辩来帮我们掩盖缺点和不足。可以说批判性思维是辩论的骨架和血肉,它决定了论述的底子和基础;演讲技术是辩论的衣服,它决定了论述是不是能够足够好的展现出来;诡辩是辩论的装饰品,当我们的底子和基础不够好的时候,它起到了遮掩的作用。

辩论的三个核心工具:批判性思维、诡辩、演讲技术。 

扩展阅读1:辩手的误区——真理与说服

往往打过一两次辩论赛之后,辩手都会进入一个迷茫期。他们总会问一个问题:辩论的意义是什么?他们在这个问题之后还会给出两个选项:是为了说服对手,还是为了辨明真理?但是,其实在他们刚刚参与到辩论活动中的时候,就已经有一群人告诉了他们辩论的意义。这群人说辩论是为了:“以辩明道,以论正言,以杯水之力促民主,以求是之心启民智,兼蓄悲天悯人之怀,囊括四宇之志,通辩无碍之才”,他们还说:“辩手应当是这样一群人,为赤子之心而辩,为善恶之别而辩,爱生活,爱真理,爱未来”,他们有时还会引用孟子的一句话:“予岂好辩哉,予不得已也!”。嗯,这些言论绝对不是我自己编的,它们出自于2012年中华辩论联赛中一些队伍的宣言。同时,大多数辩论赛、辩论队也都是这样宣传的,说的可能没这么邪乎,但是意思差不多。我当年在组织、参与辩论赛和带队的时候,也用类似的论调宣传。我原本也以为辩论就是这样的,直到有越来越多的辩手问我:“辩论的意义是什么?”,“我方的立场明明是错的啊!”,“我们都把对手说的没话说了,为什么我们输了?”。

最后我终于想明白了一个道理:辩论赛仅仅是一场比赛,辩论不是为了真理,更无法说服对手。

辩论赛仅仅是一场比赛,一场具有对抗性和竞技性的比赛,这是很多人,很多时候都忘记的事实。人们赋予了辩论赛太多的期望。他们期望于在辩论中获得真理,他们期望于在辩论中促民主、启民智,他们期望通过辩论锻炼自己的口才,他们期望辩论赛可以让他们看世界看的更清晰、更明了。这些目的也许能达到,但是不一定能达到,也并非是辩论赛期本身的目的。我们换一个角度来思考也许更容易一点。象棋比赛、围棋比赛是为了什么?为了提高智商?提高修养?宣传文化?都有可能。但是没有任何一个数据可以表明,参与象棋比赛可以提高智商和修养,象棋比赛在诞生之初也远没有宣传文化的功效。我们继续思考,跑步比赛是为了什么?为了更好的身体?为了突破自我?可是有多少运动员在训练时,练坏了自己的身体?没有跑步比赛,人们就不突破自我了吗?足球比赛是为了什么?扬我国威?那么……DOTA比赛呢?DUANG!
比赛本身的目的很单纯,就是赢与输。就像《一代宗师》中的台词,“功夫,两个字,一横一竖,错的,躺下喽,站着的才有资格讲话”。而其他的意义,都是我们额外赋予给比赛的。就算是最常见的“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也不过是怕大家不愉快,面子上过不去,而且也确实没必要为了比赛撕破脸。但是,我们要时刻记得,这是我们额外赋予比赛的意义。我希望在辩论中锻炼口才,对不对?对!我希望在辩论中辨明真理,可不可以?可以!我希望在辩论中思维能力,好不好?好!但是,这些都是“你”赋予辩论赛的意义,说穿了是你的意义,你的目的。你可以自己去追求,但是不能要求辩论赛一定能提供给你这些,因为这不是辩论赛本身的意义。你要知道:你拿到的立场很明显是错的;这场辩论的胜方用的全都是诡辩;打了好多的辩论口才还是很差,这一切都是正常的。你自己要追求的东西只能自己去追求,辩论赛只是一场比赛。你绝不能打了一两年或两三年辩论后,恍然大悟,一拍大腿,长叹一声:“辩论误我!”。对不起,没人误你,非要说有,那也一定是你自己。因此,我常常对辩手说:你们参加辩论赛首先要喜欢,要感兴趣,不要功利心太强。如果你们是为了提升能力而来,那我想告诉你们,你们花费在辩论上的精力,如果去多读读书,多去见见世面,好好上课,好好学习哪一个都不会比参加辩论赛回报的低,甚至会更高呢。如果你们参加辩论,不是因为喜欢,那你亏大了呢。

同样,就算不说辩论赛,单说辩论本身,也不是为了真理。这在什么是辩论什么是批判性思维批判性思维与辩论的关系这三篇中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但是如果你问我,通过辩论的训练是否能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人辨别真理的能力。我可以说这是可能的。但是我要强调的是,辩论训练可能能达到这个目的和一定能达到这个目的是两回事,辩论训练可以提升辨别真理的能力和辩论是为了辨别真理这又是两回事。好多人正是因为,误把辩论的目的当做了辨明真理,反而导致了对真理越来越辨不明。因为他们的“真理”总在变,每次都不一样。而且他们忽视了,在辩论技术中,除了批判性思维这种辨明真理的技术之外,还存在着诡辩技术和演讲技术。他们误把一些诡辩技术和演讲话术当做了辨明真理的思路。最终导致了他们只会抬杠,不会讲道理,固步自封,甚至于否定一切不同观念的状况。所以,如果我们想要通过辩论达到提升辨明真理、逻辑思维或批判性思维的能力,首先就要知道和承认辩论并不是为了真理而辩。那些所谓的辩论是为了:“以辩明道,以论正言”完全就是为了宣传、好听和吸引人,如果把这些当了真,首先就是自己骗自己,辨不明真理。

最后,再说说服对手这个问题。说服对手这个目的,在辩论实践中,尤其是辩论赛实践中几乎是不可能的,也一定是你自己都不希望看到的。辩论的基础就是两方互持不同观点进行论证辩驳,当说服对手这件事情发生的时候,辩论本身就无法成立了。而在辩论赛中,坚守自己的立场更是一个辩手的责任和对对手的尊重。试想,如果在辩论赛中,突然对手全部起立,然后跟你说“恩,您说的对,我们也认同您方观点。”你怎么办?你要说什么?做什么?这就如同足球比赛中,你的对手突然疯狂的往自己的球门里射球,对手的守门员还帮忙往自己的门里扔球的时候……你,该如何是好?

我们要切记,在辩论中最主要的就是维护自己的立场。只有认清这点我们才能少一些疑惑,只有认清这点,我们才能在辩论中获得真正的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