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阐提人

小时候我们受到的教育总是告诉我们:人,生而平等。无论家境贫穷还是富裕,我们都是平等的。我们在同样的环境下生活,接受同等程度的教育,遵守同样的法律约束。我们无需为自己的出身而自卑或骄傲,因为我们生而平等。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是相信这个论调的。可是随着年龄的上长,这个论调越来越不可靠。实习的时候,认识高层领导的可以轻松留任,我一天跑九个采访点,饿到几乎晕厥都不舍得坐下来吃顿饭,依然被以留任名额已满为由结束了实习……诸如此类的例子想必每个人都遇到过,无需赘述。

于是我就向往起欧美来了。那里的人生来是自由而平等的吧,那里有着完善的福利制度,甚至不工作也够生存。直到看完这本《我在底层的生活》,才晓得,其实哪里都一样。

作者芭芭拉是一名专栏作家,体验了一把美国底层的生活。她将自己装扮成一名离婚后再度就业的普通妇女,开始在各个州尝试寻找无需太多经验的工作:餐厅服务生、房间清洁工、卖场服务员……她需要解决的问题是自己的吃喝住行。

每到一处,她都带着1200美金的启动资金,并确保自己有一辆车——这已经比她很多的同事要优越了。

每到一处,她都能在报纸上看到大量的招聘广告,平均薪资都是6-7美元/小时,可奇怪的是总是无法很顺利地立刻找到工作——招人的地方看起来似乎很缺人,但却不急着招人。反倒是每一次的面试都冗长且繁琐:需要填写大量的表格,完成各种诡异的心理测试,甚至需要当着一些工作人员的面宽衣解带接受体检和尿检。

没有一个地方的工作时间是遵守之前的约定的,几乎每个人都需要一天工作10小时以上,超额的工作时间也不会有加班费。不可以请假,没有人关心你是否因为工作而病倒或受伤。上司们只关心你有没有偷懒,他们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你站着没事干(更别说坐着了)。

但通常一份工作无法养活自己,所以很多人会打两份工,这也就意味着没有周末和夜晚休息时间。如果还有孩子需要抚养,那就更不会有自己的时间了。

工作的环境如此糟糕,那么生活呢?

没有地方能找到离工作场所近且便宜的房子。最少500-600美金只能租到离市中心或工作场所大约30公里以上的廉价房或拖车屋。没有空调,没有或者只有破得像布条的纱窗,接近于报废的家具和床,没有或者只有少得可怜(一个平底锅)的厨房及用具。

如果没有车,或者负担不起油钱,那就只能在工作场所附近找地方住,一般离得近就只有汽车旅馆了,大约是30-50美金一天。一天的房租基本等于一天的收入。

如果能租到有厨房的屋子,那么最经济实惠的方案是在家自己做饭吃,即每天祝一大锅豆子填饱肚子;如果没有厨房,那就只有快餐,比如温蒂汉堡、KFC(这些垃圾食品其实根本不够底层人民一天所需的热量)。甚至很多时候,连这些都吃不起,必须去申请食物救济。

看来,如果你有车,同时打两份工,租到一个有厨房的廉价房,似乎能够收支平衡?错,你还得祈祷你不生病,不发生任何意外,房租不涨价,等等等等。

这样的生存条件下,底层的人怎么可能靠自身的努力进入上一阶层?连基本的生存都无法保证,还谈什么更高层次的追求?

我不知道这种悲惨的情况是如何产生的,我只知道似乎东西方的社会制度都没有办法改变这群人的处境。这个世界,人,生来就是不平等的。你如果没有一个富裕的家庭,那就祈祷遇到一个足以让你翻身的机会并且及时抓住了吧。

转自微信公众号:LoveIsBug,微信原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