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多年年来我一直断断续续的写日记。有时候连着一段时间,每天都写些文字;有时候会以周记的形式出现;有时候它们也以博客或帖子的形式出现;年末,会以一篇自我的年终总结结束一年的记载。

前段时间整理硬盘,发现了许多久违了的我那些年轻时的日记,如发现一块新大陆一般,原来那时的我是那么的神神叨叨,疑神疑鬼,对生活、未来充满了焦虑与不安,对工作、金钱充满期望又迷茫,对学习、阅读勤勉又贪得无厌。有时候故作高深,对着自己演戏,有时候又深陷低谷,长时间的抑郁颓废,自暴自弃。

曾经觉得丑陋的照片,现在看去,似乎也变的可以接受,而且珍奇了,因为出现在照片中的人,都已不再那么年轻,照片中的景物,也未必能够全恙,或许还在守候,或许已化作尘土。

如果你不曾对你的文字撒谎,那么时过境迁后,它也不会对你撒谎。

如果你等不到时光逆转的一天,那么不妨为自己多留些时光的记号,在身体可以自由穿行于时空之前,让自己的精神,可以畅游在光阴的河流里。但有些东西一定要足够久远,等到印象极其模糊后,再去展开。在此之前,不要轻易触碰。

总而言之,在不久之前与过去的自己意外相逢之后,我把过去大量的日记、照片、文字、行程单据都迁移、整理到了我的Evernote中。在Evernote里建了一个“日记本”,按时间线,稀少文字的年岁,归并在一起合为一篇,新的日记,每天独立成篇。这个春节,对我而言是个小小的考验,但仍坚持每早起床后,总补上前一天的日记。一旦隔上几天,必成惰性,时间再长,就难免放弃。

日记本的样子,大概是这样的。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每篇日记,总附带1至数张照片。以前的日记,都没有照片,而现在我已深知许多当时只道是寻常之物,以后要追溯都是妄想,所以此时此刻,就要将它们尽皆纳入我毂中。作为一个完美主义者,当然不同相机、时代的照片,都先转为几种固定大小(美图秀秀批处理),截图都用同一尺寸,日记名都为当日年月、星期,以及几个文字总结。按创建日记排列,自己的一生,就一览无遗了。

写日记最重要的2个问题在于,其一无法坚持,其二不知写什么。日记大多为小事、琐事,无关紧要的细枝末节。所以不能仅择其概要,一定要写的具体详尽。想法、季节的变迁、桌游或游戏、讨论的问题、新的技能、出行的准备、过程、总结,改进、锻炼、阅读、与朋友的聚会,为家人留下影迹,学习、新购买或处理了的家具、书籍,收纳心得、挫折,成功、失败、得失、因果推导等等。

日记会反过来促使你思考,生活的意义,每一天的意义。我们的人生虽然平淡无奇,仍可追求多姿灿烂。而这些看不出关联的点滴终将汇集起来,成为我们一生所能收获到的最大财富。当你老了,等你搬出藤椅,戴上老花镜,斜躺着以上帝视角来俯瞰自己的一生时,会发现其实这辈子过得还挺有意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