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ert Zajonc关于出生顺序作为一个环境因素对孩子智力发展过程的影响提出一个理论,如果孩子生活在一个能提供较多智力刺激的环境中,那么他就能获得较高的智能。这种刺激部分来源于父母及孩子之间的相互智力影响。

比较有意思的是,Zajonc认为家庭的智力环境是可以计算的,通过家庭所有成员的平均智力贡献来计算。

举个例子,一对夫妇有第一个孩子时,给每个家庭成员分配一个“智力值”,如果成人的智力值是100,那么新生儿的智力值是0,这时家庭平均智力环境水平是:

(100 + 100 + 0) / 3 = 67

这里的分数不是IQ值,仅仅是一个任意值。假设每个孩子每年能给家庭的智力环境贡献5分。如果两年后这个家庭又有一个孩子,那么现在第一个孩子可以贡献10分,但是家庭的平均智力环境水平却下降了:

(100 + 100 + 10 + 0) / 4 = 52.5

如果再过两年,又有一个孩子出生,家庭平均智力环境水平又下降了:

(100 + 100 + 20 + 10 + 0) / 5 = 46

由此,Zajonc做了一个表,展示一个一对夫妇和10个孩子组成的大家庭的智力环境,孩子每两年增加一个。从表中可以看到,第五个孩子出生后,这个平均值缓慢回升。

换句话说,大家庭中,晚出生的孩子会从他们的哥哥姐姐对智力的贡献中获益。

但是,最后一个孩子是个例外,他的分值明显下降。而倒数第二个、第三个孩子的得分会与前面的孩子持平,甚至有所上升。这和Belmont & Marolla的研究中发现的“独生子”现象类似,他们的研究数据表明,独生子女的得分略小于4个孩子家庭中第一个孩子的得分。而独生子女也是第一个孩子,平均智力环境水平也是67分。

Zajonc努力寻找到了一个解释,就是独生子女和大家庭的最后一个孩子,他们永远不可能成为老师。

对父母来说,这是个两难的选择,如果第二个孩子与第一个孩子出生的时间间隔较短,那么对第一个孩子是最好的,因为他会尽快得到当“老师”的机会;但是这样就会使第二个孩子生活在较差的智力环境中。

当然,这不是影响孩子智力发展的唯一因素。

在一个团队,也有专业能力最低的一位,为使他得到成长、提高,不能总是只给他最简单或其他人都会的任务,而需要分配这样的任务给他,对团队来说很新,或者大家都不是很了解的模块、领域,给他当老师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