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s的这本自传,读完已经有好几个月,一直想写点东西,但始终苦于工作繁忙,无暇思考该从何写起。技术上自然不用废话,Linux的存在对于业界的贡献天下皆知,写什么都是画蛇添足。仔细回想读这本书的过程,我始终在意的是作者的思想,他对于技术生活的想法,我想用“淡泊”来说他的一生其实并不准确,尽管他的合作者很想往这个方向来引导读者。因为“淡泊”基本上说明一个人眼里有名利,金钱这些东西,只不过处理得很超然而已。而书名中的“好玩”则完全无关乎这些的。名利之类的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好玩的东西罢了,随时都有可能因为不好玩而被丢到九霄云外。这让我想起了最初接触计算机的那些岁月,与自己的初心。

那大约是在1998年前后,由于家中没有电脑,因而格外留恋母亲的办公室,那台机器当时可谓是名震天下,若有人说自己有一台586,众人皆仰望,不亚于那猢狲有了定海神针,可上天入地。所以,当如此神器在眼前时,自然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往往几个DOS命令下来,大汗一身,几近虚脱,今日想来,可笑之极,然而与计算机的这个缘分也确始于此。

后来,学校周围冒出了一系列神秘小屋,校方讳莫如深,三申五令禁止入内。反而激起了我好奇心。原来此屋名曰“网吧”,内有千军万马,任凭君驱使,如此还了得,何等清规戒律皆当鸟语,每周末必呼兄唤弟,杀他个天昏地暗,而后还排了座次,所幸自制力尚可,未曾影响学业,在下《红警》之威故能盛极一时。母亲最初是装聋作哑,但时间一长,终究还是对我的腐败生活忍无可忍。于是在99年末,家中置了一奔腾2机,内存64mb ,当时简直是如得豪宅,再也不去那小屋厮混,开始自顾搞鼓win98 ,vb 等不知所云之物,至此顽童算是归正了。

即使在今天,计算机已经成为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工具,也依然有不少人对计算机抱有或多或少的恐惧之心,仿佛小有不慎便会得灭顶之灾,险字当头令人寸步难行,其实转念一想,何不以冒险为乐?凡是高手,其实无他,因兴趣而起,寓学于乐,最后了熟于心罢了,一句话,玩出来的。

我们不妨先来看看写文作诗,你写东西的目的是什么?无非是记录,并与人分享,表达准确之余,求一些行文优美,让读者阅之,身心舒畅,荡气回肠罢了,你要是本末倒置,为几个词变得“三年得二句,捻断数根须”,有几根胡子尚且不说,笔下也怕是空有华丽,而毫无灵魂可言了吧?确实得不偿失,计算机也是同理,你要每件事都务求全解,不然止步不前,患得患失,自然寸步难行,如履薄冰。

记得当年面对win98 系统,一天死机三四回,三个月重装数十回,如家常便饭,母亲看了心惊肉跳,恨不得立刻去买防爆服给全家全副武装,我对这不屑一顾,什么注册表,动态链接库,系统服务,几乎一概全然不知,基本上就是怎么坏怎么搞,往往上机糊里糊涂,焦头烂额,吃饭睡觉的时候突然脑中灵光一闪,悟出半点端倪,哈哈大笑,吓得旁人魂飞魄散,这才知道陶渊明所言:“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的深意所在,不为别的,只因为“好玩”。编程也是一样,编程无非就是语言和算法罢了,学会基本单词,语法之后,模仿学句即可,正如汉语中“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积少成多,不断顿悟,为我所用。久而久之,自然随心所欲,行文如流水,一气呵成,自成风格罢了,什么招式,格式,最后都是无招胜有招,不是不讲规矩,而是任何想法,写法都很自然地落在规矩之内。

王国维说过:“出乎其外,别有高致,进乎其内,固有生气”,读书学习求一乐,潇洒应对,亦可穿越于世间,求得一席之地以安身立业。

以上就是我这些年的学习体会和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