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一枝梅说:“恩彩和我是恋人,盛雄和孙家二小姐秀慧美是一对。当年盛雄被陷害而被满门抄斩,但其中另有内情,我没有心思去管,当时我还在寻找恩彩。不过我可以教你《鸳鸯礼赞》的前二式,而第三次只能由你和你的恋人共同操练,而且实战中只能用一次用后你的恋人便会筋脉俱断而死。” 易水兰很想知道自己父亲的死因,便答应了下来。

夜色下,两大侠盗闪着各自的剑,挥舞着,身旁的树纹丝不动。他们将剑气收敛,俩人都空着身子的一角。那里是另一半的天下。易水兰不小心长剑一挥,一道兰花状的剑气直击一枝梅的胸膛。一枝梅脚向前一顶,身子向后撤去,始终离剑气只要半寸。

“好小子,你身上居然也有真气。不过,你这真气石来着河边,应该是兰花的结晶。不错,我该离开了!”

田鸦追着菜根满屋跑,菜根不想读书,田鸦拿着笤帚满屋打。菜根冲向了磨,一下就将磨撞翻了。田鸦抢上一步,点了菜根的睡穴。他这才去查看磨中的《鸳鸯礼赞》.

【其实菜根是不会这么容易昏睡过去的。当他眯眼成一条线时,才发现田鸦拿着一对精致耀眼的匕首观摩着。他这才猜出二十年相守的田鸦竟是一枝梅。】【后面得修改】

13

灵香思念着易水兰,望着湖边那一对鸳鸯,拿出笛子吹了起来。笛声悠扬婉转,鸳鸯戏水,柳枝舒曼,如怨如慕,如泣如诉。长流风而止兮,满清风乃人飘。一枝梅站到了相府的墙头。灵香刚才无意间吹的的笛曲竟是《鸳鸯礼赞》的第三章《倾城之恋》,一枝梅刚要上前询问此曲何处而来时,易水兰尾随而至。 【因为易水兰和灵香是真爱,所以《倾城之恋》可以召唤彼此。】

易水兰开始追一枝梅了。瞬间,相府黑影闪得黑了半边天。易水兰没能追上一枝梅,却误入了相府密室。

嘉靖十五年,有三人中了状元、榜眼、探花。状元是盛雄,榜眼是肖仁,探花是李谦。并且,盛雄又与另三人交好,四人合称琴棋书画。孙琳钧在其中记到:“吾与琴、棋、画三者每日定研讨四书五经,以及天文地理。琴乃状元盛雄也,只及吾之才学半也,但其能忍人待物,及得长者悦也,后为居于吾之上。棋与画二人不愿吾之书其名。棋乃富贵者也,所以优取慎思也,而画好书画,常画一朵梅花。琴因遭奸人陷害,举家被诛,但一子吾养也。三年后,画不知何故失踪,而棋又忙于官事,不二及吾所在矣。而琴之所害者,吾已明晓,列其名于证。”

可名单已经被人撕掉了,但易水兰已经猜出那个画正是一枝梅。他必须找到棋,才能知道陷害他父亲的人是谁,“我知琴之子有琴棋书画记也!”

易水兰知道自己的胸口有一琴棋书画的记号。

14

易水兰想棋既然是勤于政务的官,那我就偷遍所有官家。而这一边,红梅却拦住一枝梅。一枝梅刚要要出掌相击,红梅却掠起衣袖。她的手臂上清晰的刻着一朵梅花和一只彩蝶。 【一枝梅出自宫廷御用画匠世家,所画梅与蝶无人能及,而一枝梅当年只将这门绝技传给了恩彩,而且就教了梅和蝶。】

一枝梅忙收了那锐利的掌风,“你怎会我和恩彩的信物标记呢?”

红梅忙跪了下来。

“我乃恩彩师父的闭门弟子。当年恩彩师父因相信捕头白雪的鬼话——说你俩在一起是既害了秀全,又害你们两人遭天谴。恩彩就把我送到了鬼面人那里。”

“鬼面人……这个名字我怎么这么耳熟!他是谁?”一枝梅疑惑了。

“她这是你的妹妹李昱瑾,因得日光照耀化成的美玉,所以鬼面人能修炼成鬼面灭杀。而这门功夫正是你《鸳鸯礼赞》的克星。鬼面人将你好友的儿子送给一个磨豆腐的人养育,算起来那小子今年正满二十岁。” 一枝梅又是一惊。面前这姑娘究竟还知道多少秘密,他急切地想听下去。

“好了,受人所托,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你必须帮助易水兰寻找到陷害他父亲的人。” 一枝梅惊诧极了,因他十五年相守的的菜根正是他挚友的遗孤。

可他接着又开始后悔了。

“我不该教他《鸳鸯礼赞》的。当年,雄曾经告诉我,他们家族世代不许习武,因怕会触犯他们的死神禁忌。”

回到磨坊,一枝梅和易水兰互相看着对方,

田鸦和菜根凝视着彼此含情的眼,长久不愿开口。

突然,田鸦破口大骂:“臭小子,深夜不着家,又混到哪去了?”

“我只是,出去闲逛,师父你也不要生气哟!都一把年纪了。还是赶早回去歇息吧!”菜根扶着中年的田鸦进入卧房。

15

深夜,孙琳钧来回踱着步子,他隐约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外面太安静了。十五年了没有出现什么大变故。而他日渐苍老,头发已经白了上百根,他还想上窜。

前几天,工部尚书家失窃,作案手法和当年一枝梅的手法如出一辙。孙琳钧在怀疑一枝梅是否重出江湖,可他又断定那不是一枝梅干的。一枝梅每次做完案之后都会留下一朵梅花,那清秀的梅花只有他一人能画的出来。伴随丢失的不跟有大连珠宝,还有二十年前的官员任用名单。

“为何单单是那一年?”

【盛雄,字贞元,嘉靖十五年状元及第,后除御史台政。未满半年,有官员密奏盛雄有叛乱行迹。皇上甚怒乃诛杀盛雄九族,但一子下落不明。

榜眼肖仁,探花李谦。肖仁,字慈念,济州济东人,拜吏部员外郎。

探花李谦,画匠出身,字昱琬,李谦不务工事,遂暂未以官。

嘉靖十五年八月,肖仁擢吏部尚书。】

易水兰明白他得找到这个肖仁。如果是他陷害父亲的,这会打草惊蛇的。

孙琳钧突然想到自己未及时将升官史篡改。于是他大呼:“来人呐——”“将户部近二十年官员迁册拿来,我想,我能从上面找到些蛛丝马迹。”

16

孙琳钧浏览整个官名册,就自己那一页最单调。

“原名肖仁,后改名为孙琳钧,擢升为左丞相,嘉靖十五年为新科榜眼,得皇帝嘉奖。”

他细细地用最净之水,将纸上的墨迹洗掉,重新写上。

丞相孙琳钧于嘉靖十八年,因其才华颇丰且实,遂拜一品大元。

当易水兰于第三天翻开这个册子时,起初并没留意。易水兰曾经与捕快阿三打过交道。那阿三曾经告诉他,用了二十多年的纸,它的墨迹应该发干发涩,而御用官府之笔细致嫩滑,显然是有人涂改过这页纸。

“可这丞相孙琳钧又是怎样当上这大官的,他为何要灭迹呢?”

易水兰连夜飞到阿三家,道:“我答应与你交换一个条件。我告诉你鬼面灭杀的内功秘诀,你告诉我你师父白雪的去处。”

阿三虽然很惊诧易水兰竟然猜出他的师父是白雪,可是为了一窥鬼面人武功的精髓。

“想见白雪,不得不先破他的玄幻七绝阵。”

那一夜,易水兰走进一茂密的竹林。竹林内很静谧,易水兰慢慢迈进,感到身上被一小股凉气袭住。

突然,后面一根长竹条向他射来。易水兰迈起脚,一腿抵住一竹,手一绕,闪过那竹条。可他一站稳脚,天上、地面、前方、后方都飞来竹条。

他迫不得已使出鬼面灭杀,将竹条击碎。此时,他料想这白雪必在此时暗下玄机。

“不行,我得隐身!”易水兰开始逼动自己身上的幽兰真气,瞬间,《鸳鸯礼赞》的第二式,其实是与鬼面灭杀相克的御龙术,易水兰使了出来。一下子耀眼的光芒照耀着大地,易水兰消失了。

可一巴掌,易水兰便被人推了出来。

易水兰注视着眼前这个人,鹤颜童发,全身白衣,手占一扇,扇尾系有一彩蝶小镜。

“你就是不自量力的易水兰!刚才那招,如果你单用《鸳鸯礼赞》或鬼面灭杀的话,我定破解不了,只可惜你将这两种武功杂合在一起。”

……

“唉,不对,你怎么能同时驾驭一至阳一至阴的武功。通常这两种武功合练,人必吐血身亡,除非?你是鸳鸯咒的破解者!”

易水兰一句:“白雪不愧为白雪!”

白雪忽然觉得右手有点热。“好小子,你竟将我的阴气逼进我的身子,还注入了不少阳气。说吧,你找我何事?”

易水兰很是佩服白雪这推断的功夫。

“孙琳钧的做官史?”

你不该打听这个,这与你无关!”

“我乃盛雄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