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 一枝梅很耳熟。”易水兰想到当年鬼面人时常提起这个人。

最明显,一枝梅会在月圆之夜在一株红梅下孤独惆怅,而那株红梅的树干上有一个标记。易水兰看着红梅闪着眼睛,红了耳根。

这边,田鸦来到菜根的房内,发现他不在屋内。在菜根的桌上新近被放了一盆兰花。

月夜。

田鸦站在红梅旁,抚摸着梅树。菜根碰巧经过。“呀呀,师父,你怎么站在这鬼地方?”“我来摘月下梅花花瓣。”菜根感到奇怪。

7

孙琳钧十分高兴,兴奋得脚都能迈上房梁。“灵香,我已经把你推举为秀女,你定会成为皇妃的,而我也能成为国丈啦。”灵香望着父亲贪婪的神色,有苦说不出来。

灵香孤独地唱着: “那一夜,我独自伤悲;那一夜,我想到了谁;那一夜,我的易水兰你不流泪。”

易水兰终于站到灵香的面前,灵香迫不及待地说了秀女一事。易水兰很气愤,当即离开,只奔皇宫。改完秀女花名册和档案后,易水兰发现旁边有一本深宫秘史。

上面记录了一枝梅和恩彩的爱情故事。

嘉靖十八年,世宗喜欢上民间一奇女子。那女子叫秀恩彩。世宗想纳她为妃子,谁知恩彩却想在半夜逃出宫去。

世宗甚是生气,想杀掉秀恩彩。

大盗一枝梅出现,救了秀恩彩。

“你为什么才出现?你可知我日夜思盼着你!我好害怕我被抓进宫里,你就找不到我了.”恩彩看着蒙面的一枝梅,出了神。一枝梅一身夜行衣,长长秀发,炯炯有神的眼睛盯着自己。手上戴着手套,手套上面绣着一朵梅花,画上滴了三滴血。

“你教我武功吧!”渴求能保护自己的恩彩求着一枝梅。一枝梅按了恩彩的手指处,发现恩彩竟有鸳鸯真气,这真气极阴,而自己的极阳。

8

一枝梅看着恩彩身穿彩色素身绸缎鸳鸯冰吻衣,说:“我们一起创一套描写至爱的剑法。”说着,他拿起一对阴阳剑,给了恩彩一把。

只见,两人的剑……

袅袅长风送眉来眼去的秋波,清香花里掺一见钟情的春意。无时不思君,无刻不念伊。 窈窕之洲,君子好逑。

他们俩练了一天一夜。恩彩从一个不会武功的丫头,成为身怀绝世武功的侠女。

那边,世宗抓了恩彩全家,逼秀恩彩现身。“我要去救我的家人。”恩彩刚一听到消息,便急着要走。可是,一枝梅有一个誓言:只能在夜里出现在世人面前。恩彩使了凌波鸳鸯步,一刻工夫就到了皇宫。

面对皇帝,她面不改色,而她的父亲执意要让她跪下谢罪。

恩彩不依,秀全面色严正。恩彩很孝顺,她不想违抗父亲的命令,这才弯了膝盖,跪了下来。

刚一跪下,恩彩感到很不甘心,身上的真气从膝下喷薄而出,瞬间地面冰寒。秀全惧冷,恩彩赶忙收了真气。 世宗假笑道:“秀卿家,朕甚是欣赏你的千金,,想纳她为妃,如何?”秀全想不答应,但忠君的他不想违抗圣命,秀全正犹豫间,恩彩站了起来:“皇帝不能强人所难。我心有所属,那就是一枝梅。”

愤怒的她不禁使出一招青鸟奏月,瞬间温度 骤降。

秀全生气地看着自己的女儿,又很惊讶自己文弱的女儿为何会有这般了不得的身手。“恩彩,快住手。别伤了陛下。”

世宗有真龙的阳刚之气护身,自无大碍。恩彩不想伤及无辜,就再次凌波鸳鸯出了皇宫。只是这些都被另一个高手—六扇门的总捕头白雪看的一清二楚。他明白自己要出马了!

9

白雪也是仰慕秀恩彩的人之一。

世宗盛气凌人地说“白卿家,朕命你速将秀恩彩缉拿归案。”

秀全被世宗软禁在家中,整日担心着恩彩的安危。

恩彩吹起《折柳曲》,一枝梅听出她心中的哀怨。

“一枝梅,你为何不能在白天出现?”恩彩既是疑惑又是抱怨。

“我曾对着明月起誓,只能在黑夜里出现,解救苦难中的百姓。”

“难道就不能为了我,在白天出现吗? 就一次,也不行吗?”恩彩哀求道。

“不能。”一枝梅斩钉截铁地说,“你已经是高手。”

白雪追上了正在小路上徘徊的恩彩。

“你可以选择假死,这样才能保全你全家人的性命。”

恩彩瞪着眼,不回答。白雪道:“你和一枝梅是不可能的。因为你俩是鸳鸯薄命。如果你俩走到一起,你身上的真气便会甘绝。你会失去真气而死,而一枝梅也一样。你俩并非不能在一起。十七年之后,有一人能破此戒。但你必须先放弃一枝梅。”恩彩恸哭。

10

恩彩望着远方缓慢地走着。不知不觉剑来到一棵树前。“我该怎样做呢?”

低头看时树下有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你叫什么?”“我没有名字。我是个小乞丐。”恩彩抚摸这女孩的小脸蛋。“我给你起名叫红梅。我教你武功。你必须去找我的师姐鬼面人。”红梅很开心。“能像一枝梅那样会爬墙吗?”恩彩捂着嘴笑了。

红梅很有悟性,只七天就学会了恩彩的武功。(而恩彩一天就练会了。)不过,恩彩只教了红梅鬼面人的鬼面灭杀的第一层。

恩彩这才去见了白雪。白雪穿着白色衣裳,站在大理石的亭旁,看着白色的梨花,品着白色的糕点。“我已将这些告诉了你师姐。你可以安心的隐匿了。至于你的父亲,我会帮你供养的。那一枝梅,只有你自己书信一封了。”恩彩含泪写了绝命书。

“我思君已久,然天否尔吾之交,我自当隐匿。请君休寻。”

【这秘史的作者正是白雪。秘史夹在秀女簿的底层,没有人会注意的。】

易水兰哭了。

11

易水兰很想见到这位曾经威震武林的一枝梅。可怎么办呢?一枝梅计上心来。他把灵香的名字改成秀恩彩了。还在后面注明是十七年前的才女,即秀全的掌上明珠。易水兰早就听说白雪因为体内冰寒之毒而隐退江湖,一时间很难就出这个暗计。而世宗对恩彩应该还有情谊,肯定会追查此事。隐藏的一枝梅只要有风吹草动,他应该能察觉,因为易水兰也是鸳鸯命,他俩能互相察觉的。

【此时,易水兰已明白鸳鸯命的含义,体内的兰花真气自然能被驱动。易水兰站在皇宫最高处,等待着一枝梅的出现。】

田鸦走在大街上,看到城门旁聚集了一大堆人,田鸦也凑了过来。田鸦的眼睛一扫便将那名单瞅了一遍,即使有些惊讶也是一瞬的事,转身和别人开起了玩笑。

入夜。

一枝梅终于出现了。他站在那棵梅树之下。易水兰早就怀疑这棵树就是一枝梅出现的地方,果不其然。易水兰轻舞飞扬般闪到一枝梅的身后一丈开外。一枝梅轻轻地转过身。

就这样,二人对视着。

高手对决,先出招者往往先露出破绽。易水兰取胜心切,因为他太想知道更多的事情,把剑就用了鬼面灭杀,谁知一枝梅一下就窜到易水兰的身后。手指一点,易水兰便被点了穴。易水兰很明白一枝梅的武功远在自己之上,刚才那招让他瞬间便感到他对灵香的爱意。

“你为什么要用恩彩的名字逼我现身。我的恩彩,别人谁也不能再提的,你疯了吗?”

易水兰觉得这声音非常熟悉,又不能辨别。他说:“我只想学鸳鸯礼赞。我要查清楚我父亲盛雄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