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h Clark 谈论了关于触摸屏等新型UI设计的未来。

如果你见过小孩玩iPad,你会感受到触摸屏的强大。这会不会意味着将来我们使用触摸屏而不是点击按钮?我联系了Josh Clark (@globalmoxie), Global Moxie 的创始人和"Tapworthy"的作者,访问了他对未来的触摸和电脑交互的见解,还有按钮是否会面临消亡。Clark认为基于触摸屏的UI更加的直观。他同时说,触摸只是刚刚开始——语音识别、面部表情、手势开始出现,我们需要开始思考在这些场景中内容。

按钮是不是就要终结了?

Josh Clark:我经常说按钮就是hack,人们有时候把它理解错了。我并不是消极,相反我认为按钮是有灵感的hack,一个我们需要的东西。无论是在真实的世界还是在虚拟的世界,这是事实:在A处的开关能够控制B处的灯光,这不是很直观,是需要学习的技巧,并且需要在进入任何房间的时候重复地操作。开关需要人来操控,即是行动(开关)和结果(灯光)的中间层。开关就是hack,但它是非常聪明的hack,因为我们不可能在黑暗的房间爬上梯子去弄这个灯。界面中的按钮就是类似的hack——桌面界面使用了30年的抽象的东西。光标、鼠标、按钮、Tab、菜单…这些都是用户和信息交户所需要的,填补了人机交互的某些不足之处。

然而,对于触摸屏界面,设计师可以模拟一些直接对信息和内容操作的动作,就像对实际的物体,可以触摸、伸展、拖拽和滑动。这些交互通过新的方式激活用户的大脑,因为触摸屏界面不像传统交互那样需要中间层的UI操作习惯。我们可以直接触摸内容。这是避免事情复杂化的很好的方法。 这个结果更加的直观,更加的自然和更加接近我们在现实世界中思考和行动的方式。没有使用过电脑的用户可以证明——如新手或初学者——使用iPad能够很快地上手。实际上,他们能更好地使用这样的交互,因为他们没有被30多年的传统桌面交互所毒害。跟着新手学吧,他们比我们更加擅长。 所以,是的,在某些场景,按钮和其它一些传统的交互元素已经不再需要。但是在某些场景,按钮还是能够发挥作用,特别是,在更加抽象的不易实际呈现的任务当中。键盘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就如“发送到Twitter”的操作,没有相似的实际元件。同样重要的,按钮被认为能够很好地引起行动。在我们欣然迎接触摸屏的时候,按钮还保留它的一席之地。

基于触摸和手势的界面会遇到些什么问题?

Josh Clark:对于设计师和用户都有问题。大体上,如果触摸屏的元素看起来或表现得很像实际的物体,人们会尝试像它是真的那样使用它。如果界面看起来像一本书,人们会尝试去翻页。长久以来,设计师都把设计封装得像一个实际的物体,但是在过去都是基于视觉层面的。在触摸屏时代,用户很难去使用那些设计,他们不知道这个界面是如何操作。所以设计师要仔细传递信息。不要让你的界面看起来像书,如果它在桌面也能使用,比如按钮。(我指的是Contacts app for iPad.)

所以,你可以设计很直观的界面,使它看起来或表现得像实际的物体就行。但这并不意味着任何事情要像真实世界的物体。Windows Phone和即将到来的Windows8 界面,使用很平面的设计。不像3D或手工的,但是它表现得像真实世界的物体。用户很容易弄明白如何滑动和处理屏幕上的内容,可以很快上手。

另外一个问题——触摸屏的挑战——更多抽象的手势:两个手指滑动或者三个手指滑动,全掌收起等等。这样的话,手势对于触摸屏,就像是键盘的快捷键,应用程序更像是在表演而不是仅仅在使用,就像乐器一样。但是,我这里说的是抽象的手势;刚刚我不是说抽象的东西——如按钮——不太理想吗?嗯,是的,问题是,你不需要去理解界面的处理过程,和思考它如何生效。物理上的抽象(如手势)和视觉上的抽象(如按钮)相比较,区别在于物理上的抽象可以存储在肌肉记忆里。这种潜在意识的知识比视觉上的更快——这也是为什么触摸屏比视觉上的键盘更加的容易理解。所以,一旦你学习和吸收了这些物理动作——两个手指的滑动能够完成哪些事情——然后你可以很快就熟悉这个界面,就如通过按键来操控钢琴一样。 但是你如何进行用户教育?刷卡、地图按图钉或者点图片都是基于现实世界的一些动作。但是两个手指滑动在现实世界中没有类似的操作,两个手势代表什么意思,这不是我们所能猜到的。手势是无形的,所以这意味着需要进行用户教育。

Apple的触摸屏教程的截图 截图是Apple的触摸屏教程。

UI设计如何缓解这个用户教育问题?

Josh Clark:设计师应该通过思考我们现实世界中的实际动作来实现这点:观察视觉线索、演示、实践。设计师经常依赖于用户指导手册(iPad App打开的时候显示很大的手势图表)或截图。这两种都不是那么有效。

相反,设计师应该根据当前环境,展现给用户如何使用和何时使用手势。我们需要参考电子游戏设计,因为游戏在这方面处理的很好。在很多电子游戏当中,玩家处于一个迷茫的世界,不知道目标是什么,更不知道有哪些技能,在遇到障碍时应该如何应付。游戏会跟随用户,追踪玩家的游戏过程,记录遇到哪些问题,并在过程当中提供内置的指引,提示和演示。这就是更多的App和网站该做的事情。不要让用户自己偶然去发现无形的手势快捷方式,而是在用户需要的时候告诉他如何做。用动画提示用户使用对应的手势,并留时间给用户来模仿。演示和实践——这就是用户学习实际操作的形式,从查看指导手册到实际学习。

电脑交互是如何参与这个过程?

Josh Clark:很多新技术变得更加成熟和普及,对交互设计是充满挑战和机遇的时代。触摸屏在几年前诞生。语音识别才刚刚起步。电脑的脸部识别和手势识别(如Kinect)随之而来。所以,在这么多的领域,计算机尝试去理解人类的实际交互形式。

在过去,人们不得不学着像机器那样表现和思考。在命令行中,我们用机器懂的语言而不是人类自己的语言。桌面图形用户界面迈出了一大步,使得视觉上更加的人性化,但是依然停留在机器如何去理解,而不是人类。当考虑到触摸屏、语音识别、脸部表情、实际手势,你有个非常广泛的人类交流工具。如果电脑能读懂这些微妙的表达,界面可以变得更加的人性化和更加的直观。

目前触摸屏在引领这个潮流,但是触摸屏并不能适用于所有的场合。语音识别很明显发挥着很大的作用,在行车、走路等任何你的眼睛需要用在别处时候。我们将会看到界面结合对应的场景应用这些不同的交流模式。但这意味着我们要开始努力思考如何使得这些内容能够适应不同的场景。很多人在努力如何使得内容能够适应更小的屏幕。对话的时候,机器如何发音?何时能够被触摸?如何针对手势和脸部表情进行响应?未来的路还很长。

Google的Heads-up-display Glasses是这个趋势的一个标志吗?

Josh Clark:我确信各种新显示屏在将来的数字世界都有重要的角色。至于将来哪个是最火,我无法预测。如果五年前有人告诉我说将来会是玻璃屏幕、没有按钮,那我会认为他是胡说。我认为,软件和场景和人类决定了如何和何时硬件技术发挥真正的作用。现在我看到的heads-up-display glasses似乎有些尴尬和不自然。如果你要移动你的头来导航屏幕,似乎在要求你要像机器一样。我认为未来的趋势会是相反的方向——技术适应人类的表达方式,而不是人类适应技术。

原文:Buttons were an inspired UI hack, but now we've got better options,作者是JENN WEBB 译文:按钮是灵感激发的UI Hack,但是现在我们有更好的选择,译者是Vivien Chen

iTran乐译

iTran乐译参加活动,读好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