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高三三四月作]

1

粉红的花瓣流着一棵滚圆的露珠,灵香伸出白皙的纤手,摘下一片叶瓣,含在口中。阳光下,她的眼中还是挥之不去的昨天那黑影。她渐渐出了神……

月辉洒满窗台,灵香坐在窗边,凝望着远处随风舞动的树叶。突然,一个黑影从她的面前闪过。灵香正诧异时,墙头上站着一个披着托肩长发,戴着黑色盖嘴面具,穿着夜行衣的人。那人直直地盯着灵香。灵香先是小家碧玉般两腮绯红,再是恼怒!

“哪来的贼子敢来这里?丞相府内有重兵把守,稍不留意即被弓箭穿心。” 黑衣人抚摸着系在腰间剑上粉红色丝带。灵香微微一笑,她明白眼前的人,正是大盗易水兰。 “小姐,该回屋啦!”红梅在闺房里请唤着。易水兰从墙头上跳跃着闪开了。只有灵香还依旧凝视着易水兰刚刚战国的地方。

一个破旧但整洁的豆腐店里,菜根抱着《五经通览》,摇头晃脑地诵读着,后面的田鸦磨着豆子,菜根不敢回头,怕田鸦教训他。如果,他回一下头,就会发现他师父田鸦磨了一上午,并无半滴汗,而且很轻松。【而磨内更有世人都想得到的鸳鸯匕首——当年一枝梅为恩彩锻造的。从鸳鸯匕首中,若无真正的爱情经历,很难再出来!,他含恨含悲创出绝世武功——《鸳鸯礼赞》,跟自己恩爱的恩彩尚未练成,恩彩就消失了。】

2

菜根刚读“君子知明而行无过也。”便遭田鸦的一记捶打,“啊呀,老师傅,你咋又打我啦!”“矣还是也?”幸亏师傅想隐藏自己武林剑圣的身份而舍去了刚才本应含有的鸳鸯真气。菜根又开始“之乎者也”了。

“快追!别让易水兰跑了。”大批御林军追着飞檐走壁的易水兰。 易水兰飞进相府,看到灵香的屋子还亮着灯光,他从窗户飞入,反身关了窗。 灵香抬头,对着易水兰笑着:“我就知道今晚你一定会来.哎,我猜的没错!”她绽开狡黠的笑容,桃花一般,很美很美。而易水兰用丝带蒙住灵香的眼睛,吻了她一下:“我,不想再冒昧了,你能忘记我妈?” 灵香的眼睛湿润了。
屋外还在搜查。

【回忆慢慢在灵香脑中铺开……

小桥流水,四处闲逛,自在轻柔。

灵香正在桃林里散步。突然眼睛被人蒙住了。

“你是谁?”

“我是天边的一株兰。”

灵香挣脱了那双手,转身望着面前这顽童,心中产生一种感觉“他是孩狂”。没错,这个小孩就是丫鬟们经常提到的在小孩们中赫赫有名的“孩狂”。灵香看着“孩狂”在眼前静静地站着,很是羡慕。】

“你能忘了我吗?我不想拖累你!”

她凝视着易水兰那飘忽不定的眼睛,猜想一定另有原因。刚一说:“你……”易水兰伸手捂住她的嘴巴。

“小姐,你在跟谁讲话呀!”红梅的耳朵很灵,她清楚易水兰就在小姐屋内。【红梅的师傅这是恩彩,鸳鸯匕首的女主人,红梅也会易水兰那轻功,她只为了保护灵香的安危。】

两人对视着这,灵香眼睛里温柔是缓缓流水,飘舞在易水兰爱慕的心坎上。易水兰转身离开,不小心掉到地上一块玉佩。灵香只顾着看易水兰离开,并未注意。

而红梅第二天到扫房间时,看到了玉佩,正是自己苦苦寻觅的鸳鸯玉佩,和自己的鸳鸯玉佩一合,完全相配。而当鸳鸯玉佩合到一起,红梅发现玉佩上滴下两滴血泪。听恩彩师傅讲过,只有倾城之恋的情侣,两块玉佩合在一起,那鸳鸯才能化作比翼鸟,祝福情侣一生好合。显然,易水兰正是自己的师兄,二十年前失散的。

3

“臭小子,你怎么还在糊猪头(睡懒觉)!”田鸦使劲拧着菜根的耳朵,生生地把他拽了起来。

【其实,菜根已经察觉他师父那粗重(田鸦为隐藏身份故意用的步伐)的步伐,只是昨晚做事过头一下睡过头了,为了不让师傅疑心,干脆牺牲一下了。】

“师傅,你轻一点!很痛哪!”

“你帮我送豆腐到相府,记住,千万不能让一粒尘土进豆腐去。否则,我俩人头搬家。”

菜根挑着豆腐,摇摇晃晃地乐悠悠地来到了相府,正巧碰到相府公子,菜根是学堂状元,而这公子屈居第二,所以他要为难菜根。

“你这是到哪里去呀?”公子一把按住菜根的筐子,菜根使劲拽也拽不动。【其实他只有使用内力轻轻就能让公子人仰马翻。】

“哥,你为何欺负着粗俗的乡下人呢?”公子松开手。

菜根向灵香笑了一下,灵香很是诧异,那眼神,她似曾相识,很熟悉。菜根灰溜溜地走开了。而远处的红梅却看出了破绽,因为她师兄易水兰正是天下第二的鬼面人的嫡传弟子,善于伪装。【当年鬼面人临终将易水兰托付给一家豆腐店。】

刚才菜根不应该对灵香用那种情爱的微笑,因为天下只有易水兰才是真爱灵香的人。红梅追过去,拦住菜根,拿出鞋鸳鸯玉佩,用劲将菜根的手和自己的手都按住玉佩,浓血才消释,鸳鸯玉佩又绽绿。“水飘灵——真的是你吗?”

菜根很开心,但有转嘴“红梅大人,有何差遣?”

红梅一句“易水兰花水飘灵,鸳鸯戏血真心送。”

两目对视,相拥而泣。

4

星星挂在天上,闪着它可爱的小眼睛。

易水兰从黑暗中闪到另一个角落,无声无息地向皇宫进发。

打开一个木盒,易水兰终于找到了夜明珠——当年他师父鬼面人故意用计放在皇宫里的。

他抚摸着夜明珠,并且将体内的真气输入夜明珠内,慢慢地,夜明珠上现出四个字“移木接花”。易水兰把灵香的丝带化作一颗圆珠,放在夜明珠上。

看着夜明珠,珠内开始演绎另一段故事。

……

鬼面人摘下自己的面纱,易水兰呆住了。柳叶吊兰长淑眉,清水长月透亮目。鹅面光滑似红纱,白净如雪仙人主。

他没想到自己的师父如此美丽。“把灵香抱过来——”

【兰从鬼面人的嘴形读出。】

鬼面人安详地抚摸着灵香,而后面站着的正是年轻的宰相孙琳钧。

“我只能献出灵儿,来救皇太子的命。”“

不,相公。就无别的办法了吗?”“灵儿是天之至纯。全身都积聚了至纯灵气。这都是你们家族代代相传的。我不能失去你。”

“不——”鬼面人点了孙琳钧的穴道。她将自己全身功力和毕生美好情操都化成黑夜中耀眼的绿光注入自己的夜明珠内。瞬间,鬼面人苍老了许多。

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儿正在酣睡,她在最后露出母亲幸福的微笑。

宰相望着自己的爱妻在自己的面前离去,泪水流过脸颊,滴在了夜明珠上。比翼双飞,泪洒明珠。绿光散着世间最洁的爱,演绎着前世今生种种幸福瞬间。

易水兰明白师父当年为何急急地将自己送走,后又音信全无。不是不疼他,而是希望他忘记。

5

“不要——”正当压力想将夜明珠打破的时候,红梅从黑暗处闪了出来,接过夜明珠。

“红梅,你为何会在这里?”易水兰很是疑惑。【一下说漏嘴了】

“我乃恩彩师傅的徒弟,受受鬼面人所托,保护灵香,直到她找到真爱。当鸳鸯相合之时,便是你身世解开之日。”

易水兰看着眼前的红梅很是诧异。“我究竟是谁?”易水兰的脑子又痛了起来。

天将亮,田鸦就过来叫菜根起床,当他看见菜根眼角有泪痕的时候,他感到有些奇怪。菜根平日嘻嘻哈哈,为何昨夜会哭呢?而且他为何能忍住?田鸦顺手按了一下菜根的肩膀,感到有一般徜徉着江水般动人的气息在他身上攒动。他明白菜根不简单。

只是两人相依为命多年,为何菜根今日才露马脚呢?他突然想到:“易水河边兰花草,遇到真爱便弯腰。” “不可能,菜根怎么会是鸳鸯礼赞的守护者!”

【其实菜根不是守护者,而是破咒者,后文将讲到】

皎洁的月光中,易水兰敲着红梅的窗户。当窗户慢慢打开时,易水兰剑指红梅天庭,红梅幻影般闪了开来。易水兰认得那真是鬼面人的绝杀——鬼面灭杀。而红梅只会鬼影,却没有灭杀的功力。

“你叫易水兰,在易水河畔兰花盛开的地方被鬼面人收养其实,你是前御史盛雄的儿子。你父亲被人陷害,当时你还在襁褓中。而我是灵香的守护者。你丢失的鸳鸯玉佩正是《鸳鸯礼赞》的信物。当真爱遇到玉佩时,灵香就能恢复女仙级的功力,而你的身世之谜便能具体解开。而我的另一个任务就是寻找一枝梅——《鸳鸯礼赞》的缔造者。”

易水兰有些糊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