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是像厨师一样编程——程序员能从世界上最棒的厨房中学到什么系列博文的第三部分[1]。要是想听到更多内容,9月7日就到Windy City Rails[2]大会现场看我的闪电秀吧[3]

Code Like a Chef_Stand Up

在像厨师一样编程的探索之旅上迈出的第一步是,搬到站立式办公桌(standup desk)那里去。

最近,站立式办公桌在技术圈中十分流行。尽管它的健康益处已得到充分证实,然而那并不是我使用它的原因。我患有多动症[4],而站立可以提高我的工作效率及注意力。

对于厨师可以将工作和娱乐清晰地分离开来,我过去常常羡慕不已。在厨房里,既没有拖延的空间,又没有查看电子邮件的诱惑,更没时间浏览网页,即便是“看一眼reddit页面”的时间都没有。然后,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如果厨师正坐在沙发上,喝着冰镇啤酒,按摩着酸胀的肌肉,那么在上床睡觉以前,他决不会再有多做一丝工作的冲动。

然而,办公室一族却没有相同的划分。因为我们把大量的工作时间及休闲时间以同一姿势花在了同一地方,而且要想有所改观也很难。自我有生以来已经受了太多压力,究其原因,我缺乏一种良好的方式来告知大脑,“是该回去工作的时候了”,或者“现在你可以放松一下”。不过站立式办公桌就可以给出明确的信号,使我知道当前自己处于何种模式之下。要是我需要休息,那么我就带上我的笔记本或iPad去沙发上歇一会儿。要是我站起来,则说明要开工了。

厨师、建筑师、水管工、木匠……几乎所有的工匠都是站着上班的——不过,我认为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5]是站立式办公桌运动的发起人。在他的大部分职业生涯中一直使用着,那时他也获得了大量的媒体关注,在一份有关强化审讯的备忘录中,他写道“我一天要站8到10小时。为什么要把站立的时间限定为4小时?”那时他已71岁高龄。

站立式办公桌的批评者认为,站上一整天会很不舒服——此观点确实难以反驳,不过实践表明,前面所讨论的那些益处有助于使之成为可接受的磨炼。许多人发现站立式办公桌减轻了背部及颈部的疼痛,不过那是以牺牲双腿及双脚为代价的。其实有多种方式可以缓解下肢疼痛:我就站在厨房脚垫上工作,还在我的办公桌旁边放一把高脚凳(累了就歇会儿呗),此外,在健身房时我还会刻意做一些腿部力量训练。而且还有足够的时间上洗手间,还可以在同事的桌上交谈,从而将顺其自然的休息融入到全天的工作之中。

这就是说,站着永远不会像坐着一样不费吹灰之力。在全天的大部分时间中,我都觉得轻微不适。我会不断地将身体的重心从一条腿换到另一条腿上——保持静止不动是不可能的。这是一种特点,而非干扰。这种疼痛及劳累会产生一种微妙的紧迫感,使我集中注意力思考哪些是目前需要完成的工作。我确实认为抓紧时间完成工作对我的脚会更好些。

超级马拉松[6]选手Dean Karnazes[7]说过,“在沿途的某些地方,我们似乎已经混淆了舒适(comfort)与快乐(happiness)。”我最好的日子很少是我觉得最舒服的那些日子。我曾有几次难得的机会在专业厨房里干上一整天,完成12小时一班的工作后,尽管我觉得精疲力尽,但是却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愉悦的成就感[8]

我不是说要把站立式办公桌作为规范。要是你没有像我一样在错乱的焦点和拖拖拉拉中苦苦挣扎,抑或由于身体不适而觉得没有胃口,那么站立式办公桌可能并不适合你。然而也有许多消极的趋势,这全败那些站立式办公桌达人傲慢专横的布道所赐。然而,套用G.K. Chesterton[9]的一段话,而且适用于大多数批评者,“站立式办公桌尚未被尝试并找出不足;它就已经被发现困难重重而被留在那里未经尝试。”[10]

如果你有兴趣尝试,那么以下内容或许就是不错的起点:

关于作者

Greg Baugues

Greg Baugues已在此博客中发表了76篇博文。

开发者 熟练掌握:Rails、PHP、WordPress、烹饪、德鲁伊语(Druidic)

查看Greg Baugues发表的全部博文 → | 博客 | Twitter

译注

[1] 像厨师一样编程系列博文的第三部分,实际上截止本人翻译此文之日(2012-9-19),本文作者Greg Baugues已经发布了5篇“像厨师一样编程”的系列博文。按发布时间排序依次是:

[2] Windy City Rails是在芝加哥举行的为期两天的Ruby on Rails大会。此次大会为单轨制(即同一时间仅有一个会议),设有10个标准长度(45分钟)会议、若干闪电秀、而且还有充足的社交及休闲时间。请查看时间表,了解详细的会议日程安排。

[3] 闪电秀(Lightning Talk),是一种简短的演讲形式,即演讲者只用五分钟时间来与听众分享一些新事物。

[4] 多动症,即注意缺陷与多动障碍(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缩写为ADHD,又称儿童多动症)是儿童期常见的一种行为障碍,因其对学习、生活有明显的影响,而且有些症状可持续到成年期,所以引起了人们广泛的关注。

[5] 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Donald Henry Rumsfeld,1932年7月9日-),出生于美国伊利诺伊州,是前任的美国国防部长。他一直被外界认为是小布什内阁中的著名鹰派代表人物之一。更多内容参阅维基百科

[6] 超级马拉松(Ultra Marathon),简称“超马”,是距离超过42公里的长跑比赛或者是耐力赛,是近年才兴起的新型耐力比赛。更多内容参阅维基百科

[7] Dean Karnazes(迪安·卡纳泽斯)是来自美国的世界超级马拉松之王。2006年8月19日,他为了挑战体能极限,在连续50天内,每天跑一次约40公里长的马拉松,完成路程共计超过2000公里。

[8] 前所未有的、愉悦的成就感,或许这就是所谓“痛并快乐着”的感觉。在完成译作后,俺时常也会产生类似的感觉 :D

[9] G.K. Chesterton,吉尔伯特·基思·切斯特顿(1874-1936年),英国作家,一位令人惊叹的全才。小说家、评论家、诗人、新闻记者、随笔作家、传记作家、剧作家和插图画家等多个头衔是对他的才干的证明。切斯特顿经常以灵光熠熠的智慧和充满才气的讽喻,详细地陈述罗马天主教教义,并于1922年皈依该教。他在描写爱尔兰人的诗中有许多类似“因为他们所有的战争是欢乐的,他们所有的歌曲都是悲哀的”的句子,因而得到“悖论大师”的称号。切斯特顿作为一名剧作诗人的代表作是《雷邦多》(1915年)。《布朗神父》系列小说(1911–1935年)的特点在于主人公是一位侦探兼牧师。更多内容参阅百度百科

[10] 切斯特顿的原话是,“The Christian ideal has not been tried and found wanting; it has been found difficult and left untried”,摘自《What's Wrong With The World》(1910年),本文作者将句首的“The Christian ideal(基督教的理想)”替换为“the standing desk(站立式办公桌)”。更多内容参阅此文

关于译者

高翌翔

高翌翔,图灵社区不定期活跃分子,已发表的原创、译文,及个人简介,请参阅本人会员信息

查看英文原文:Code Like a Chef: Stand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