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as Eisenmann毕业于哈佛大学,获得工商管理博士学位。Eisenmann曾在麦肯锡担任11年的管理咨询师,目前是哈佛商学院工商管理Howard H. Stevenson教席教授,洛克创业研究中心和哈佛MBA项目的负责人之一,被国外媒体誉为“哈佛顶级创业家课程教授”。他的研究领域是创业过程,对精益创业法尤其感兴趣。Eisenmann还是哈佛商学院出版社和哈佛学生机构(Harvard Student Agencies)的董事会成员。Eisenmann教授主编了《创业的智慧:世界顶级创业导师的洞见》,这本书是一部创业博客文集,是Eisenmann教授历时多年精选汇编而成。

问:《创业的智慧》是一部博客文章合集,你同意里面所有的观点吗?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你为什么要加入这些文章?你选择文章的标准是什么?

一篇好的博客文章总是有很强的观点,这个观点总是传达了简单而有力的信息。但是这和我的思考方式很不同,我总是趋向于“这要取决于……”这样的解释,而且我把世界视为一个复杂的地方。所以,我其实很少同意《创业的智慧》中作者们的观点,我对这些文章的反馈通常是:“是的,没错,但是在其他情况下,另一个观点也是对的。”

我收录文章的标准就是:要么我通过阅读文章学到了一些东西,要么我很确定我的学生可以通过文章学到些什么。

问:对于精益理论最适合的情况是什么?

精益理论在以软件为基础的企业运用地最好,软件的快速迭代要比实体产品上的快得多。但是随着快速原型法在以硬件为基础的行业越来越流行(正如书中第二章所说),我们有理由期待精益方法在软件行业之外的地方也大放异彩。

有人认为精益理论只能在创业公司早期应用,这是错误的。精益方法在很多大公司大面积应用的结果也很好。

最后,有很重要的一点一定要记住,精益方法是用来验证需求的。如果我们对一个新产品的需求没有很大的不确定性,那么精益方法的回报将是很有限的。

问:初创公司在选择自己的技术栈上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

不好意思,我不是个工程师,所以我并不是解答这个问题的最佳人选!但是需要注意的一个问题是技术是否随时可以扩展。大多数创业公司都失败了,所以他们不需要面对这个问题。但是我们也确实能看到一些幸运的创业者们获得了爆炸性的增长,但是他们对科技的选择并不那么幸运,所以没能应付这样的发展。

另一个问题在于依靠可用代码库的程度,这些代码库经常是开源的,所以也免费,另一个选择就是从零开始构建关键组件。用DIY的方法可以交付更好的用户体验,但是这样的方法从时间和投资的角度来说消耗都很大。

问:作为创业公司,如何能招到能力很强的开发者?

在书中第九部分有几章内容就是关于这个主题。非技术创始人需要明白,他们在招募这样的角色时不能相信自己的直觉。他们需要倚靠一个朋友或者一位顾问的能力,需要他们来鉴别出适合这家创业公司的技术挑战和发展阶段的编程人才。

一旦创业公司大到可以雇佣一个工程副总裁或者CTO的时候,最关键的就是要设立一个严格的流程。创业公司讨厌流程,但是由于对工程人才的激烈竞争,如果你不用可靠的方法跟进这些候选人,他们就会被更有组织的公司抢走了。

问:一位开发者如何判断一家初创公司是否有美好的未来?他们应该如何规划自己在公司内的发展?

很多早期创业者会告诉你(如果他们诚实的话),要预测一家创业公司的未来是一件非常,非常困难的事。大概有四分之三有投资介入的创业公司都没能为投资者赚取正收益,甚至最好的投资者都会把失败率设定在这个范围。投资者以此为生,工程师要想在预测胜率上胜过投资者恐怕希望不大。

关键在于,工程师需要找到适合自己,并且正处于生命周期特定阶段的创业公司,以匹配自己的风险度偏好和对混乱状态的容忍度。创业公司越年轻,成功几率越低,但是公司一旦成功,获得的回报也就更大。而且创业公司越年轻,工程师就越需要是一位多面手,需要负责产品的不同方面。对于成熟的创业公司来说角色划分更专业。所以如果你喜欢按部就班而且讨厌风险,就应该找一家更成熟的公司。最后,还要考虑你想要学习的是什么,你想要从谁那学。如果一家创业公司失败了,但是你学到了很多,并且积累了人脉,这也是一种好的结果。

问:作为一位创业者,如果你发现你的合伙人无法胜任他的工作,或者可能你本人无法胜任,对于解决这样的问题你有什么建议吗?

创始人的能力不行并不是多么稀奇的事儿。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的可信度和资源来驾驭众多的选择,创业者们经常和懂这些的人合伙创建公司。你的合伙人通常都不是联合创始人的最佳人选,但他可能是唯一愿意接受这份工作的人。而且就算是一开始的时候很合适,创业公司经常转移中心,曾经一度不可或缺的技能现在可能变得没那么重要。最终,对技能的要求会随着公司的成熟以及引进专业管理层而发生巨大的变化。因为所有这些原因,我在哈佛大学商学院的同事Noam Wasserman的研究结果表明,在有投资介入的创业公司中只有39%的创始人或CEO在公司完成D轮融资后仍然执掌着公司,通常创业公司需要5年时间才能达到这个程度。颠覆创始人是创业过程的一部分。这个过程可能很痛苦,但是当你的公司已经募集了很多资金之后,创始人很少有能保障自己工作的足够股权。

问:有些人认为创业公司应该尽可能保持独立,但是仍然有很多成功的大企业找钱都很早,有些是在互联网泡沫之前完成了融资,并且之后发展也不错,您觉得什么时候去找风险投资最好?

要独立多久,取决于创业公司的商业模型以及创始人的野心。有一些商业模式需要尽早注入资金才能成长。大多数生命科学或者洁净科技投机都不能白手起家。有时候,创业者确实可以有选择余地:创业者可以100%拥有一家虽小但赚钱的公司,或者更大的公司里小一些的股份(比方说10%)。我并不能马上判断哪种方式会带给创始人更大的个人财富。如果有人想单枪匹马地创业,而不想要投资人指手画脚,他可能需要为了独立而牺牲一些财富。所以这也是一个“这要取决于……”类型的答案。

问:是否有在创始人或者早期团队分配股权的最佳方法?CEO是否应该把控公司的控制权?

同样,这也取决于创始人能提供的技能是什么,以及公司创业成功需要的是什么。在外界投资者介入之前,一些联合创始人把股权平分,另外有一些情况下,一位创始人因为引入了理念或者拥有一些重要技能或人脉而得到了一份不成比例的股份。

多数风险投资公司会要求创始人把10-20%的公司股权以股票期权的方式分给非创始人的雇员。

问:当一家充满活力的创业公司发展之后,如何才能遏制办公室政治和官僚主义?

风险投资人Ben Horowitz关于这个话题写了很多充满见地的博客;我多希望他们能出现在书中!Horowitz认为避免暗箱操作对于防止办公室政治来说至关重要。没有什么真正的暗箱。如果有人抱怨想要涨工资,并且你为他涨了工资,那么其他人就会发现然后开始游说希望得到相似的待遇。关键就是要让每个人都明白决策过程,并坚持落实下去。

问:学习MBA最有益的时间是什么时候?在开始创业之前还是之后?

平均来说,从建立公司开始到以IPO的方式成功退出或被战略收购者收购大概需要7年时间。所以如果你在学习MBA之前就开始创业,一旦成功了,到时候你可能已经老到无法重新回去学习了。

在哈佛商学院,我们见过各种模式的成功。我们有很多学生在入选之前都在创业公司工作过,他们通过比较我们在课堂上教授的内容和自己过往的经验获得了很多想法。

当然,MBA对于雄心勃勃的创业者来说也是一种很好的训练,因为企业家是总体管理的角色,而MBA可以教给你关于商业的所有方面。


更多精彩,加入图灵访谈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