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之前

首先我要欢迎你加入怪诞大学,这份指南将向你详细介绍我们亲爱的,让人终身难忘的怪诞大学。怪诞大学是“自由幻想怪诞大学”的简称,而我们通常又把前者简称为怪大。学校坐落在一片被叫作日照原的广袤平原的腹心地带,一个自由欢快的水乡泽国。

日照原发源自这块大陆最东边的纵身崖。纵身崖上桀骜不驯的千寻瀑在跳跃数百米后凌空而下,自西向东流淌绵延数千里,日照原即由此河冲积而成。千寻瀑下是掀起惊涛骇浪的滔天河段,水浑浊而翻涌,涛浪滔天,飞鸟难度。继而是陷空河段,暗流涌动,浩荡无际涯,无往不利,无坚不摧。在陷空河的末端河道一分为二,往南是洪荒流,携泥沙俱下,但流速减缓,且两岸土地肥沃,沿河有不少村落。从陷空河分叉往北的一支流入怪诞原腹心,形成无数湖泊、支流,其中一条稀奇古怪的河流被称作回向河。

回向河原本向东奔流,但前行的路程中,不知受到什么刺激,陡然向西南方转了个弯,形成一个很大的弧,接着逆向西咆哮而去。然而它在经过短暂的一段奔袭后,也许意识到这个方向并非它的归途,因此再次陡然弯转,驶向东去。我们的先辈们在回向河的逆转之地,建立了今日大家所见的怪诞大学。这条回向河也成了学校的母亲河,我们将它唤作怪大河。而大家将会在这里,度过自己青春岁月里最重要的4年。

就年龄而言,你们是让人无比羡慕的。你还不知将在哪个学院的哪个专业就读,你不知道会遇上怎样的室友和老师,你一生的挚友现在还与你素味平生,他们要稍晚一些才会出现,而你的脚下有无数条路可走。说实话,我真想回到你这个年纪,在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候,收到这样一份指南,轻轻松松的躺在绿荫下的青草地里,开开心心的想想自己的未来,写信给父母和好友,告诉他们自己已决意要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过上如此这般的生活。

在一切开始之前,我要追本溯源,向大家介绍下学校的历史。我校唤作自由幻想怪诞大学,所谓幻想,是数百年前一群号称为幻想师的人建立了学校。当时世界上有两群掌握着神秘力量的人,其中一群人是魔法师,另一群是幻想师。魔法师中有分为灰魔法师、白魔法师和黑魔法师。

灰魔法师是行走在世俗社会的一群人,魔法是他们赖以生存的一种手段。准确来说,他们并不会魔法,只会魔术,例如那种无中生有的技法,或者从密闭空间中逃离。他们从不向世人透露他们的技巧,也不著书立说,只相信师徒技艺传承。那是一个极小的圈子,进入圈子的人会严格遵循他们行业的规则,即不向任何人透露魔术的技法,哪怕是夫妻、父子、兄弟手足,也不例外。如果他们中的成员泄漏了魔术的秘密,就会被所有人唾弃,甚至被一些魔术组织追杀,那些泄露了秘密的人无法在这个群体立足。

灰魔法师可以飞行在天空,行走在水面,但他们必须借助外力才能做到这一切,如果没有那些幕后的道具,他们也不过凡夫俗子。尽管如此,通过长年累月对人体极限的探索,终于有些人透过魔术掌握到了魔法的奥义,他们能够自由飞翔在天空,行走于烈焰熔江而毫发无伤,能够移动山川江海,驾驭奇珍异兽,能够透析人心,预知一个人的意志,扶持或摧毁一个人的意志,能够潜入人的梦境,植入一个意念,并使之生根发芽,改变一个人的决断决策。为了区分于处于低级阶段的那些魔术师,他们自称为黑魔法师,并把前一种人戏称为灰魔法师。

黑魔法师把生物分为体魄和灵魂两部分,体魄和灵魂都会会经历出生、生长、衰老和死亡,他们从始至终,相互依存。体魄包括了我们的身体四肢、皮肤、血液、内脏、毛发等可以看得见摸得到的东西,灵魂包括了我们的精神、情感、情绪、意念、想象力、意志力等可以感知但无法触碰等方面。生物对外部世界的感知都由体魄传达到灵魂,再由灵魂来引导体魄做出反馈。例如你触碰到火焰感到炽热会立即把手缩回,那是因为体魄(皮肤)感知到了异于平常的热度,并由灵魂(大脑)做出引导,让体魄做出反馈(缩回手)。

魔法师有两种办法改变人的灵魂,一种叫欺骗,一种叫入侵。所谓欺骗,是让人部分感知外部世界,而不向他揭示外部世界的全貌。例如灰魔法师的魔术伎俩,在他们表演密室逃生时,预留了一个逃生通道,但并不让世俗知道;在他们无中生有的变出东西时,预先准备好了这个东西,只等合适的时机把它展示出来;预先准备和部分展示是灰魔法师的关键。黑魔法师则会直接入侵世人的灵魂,通过双眼对视,或你身周围涌动的空气等方式,修改生物灵魂的感知和记录。例如你分明触碰到了火焰,但灵魂却告知你手握了冰块,你甚至皮肤烧焦后仍然感到寒冷。

人相信自己灵魂的指引,如果你把一个人一生的经历复刻下来,在另一个灵魂中回放,后面这个人就会相信这就是他的人生。如果你复刻了一位英雄一生的灵魂记录,然后移植到一位从出生到死亡都躺在病床上的严重疾病患者灵魂中,这位病人也会坚定的相信自己改变了世界,他坚信自己身上的每一道伤痕都是一场荣耀的战役,自己披荆斩棘、铁马金戈,受尽屈辱却百折不饶,是个真的汉子。

这位病人是这么执着。他还记得在那个夕阳如血的傍晚,自己率领大军攻陷了一座千年以来从未沦陷过的邪恶堡垒,堡垒的领主把降书举过头顶,伏倒在城门边迎候他的到来。他的兵士登上塔楼、城墙,点燃烽火,摇旗呐喊。堡垒里被解放的奴隶欢呼着迎接着他的到来,磨坊主的美丽女儿们羞怯了双颊,悄悄打量着他雄伟的英姿。而他本人骑着高头骏马,从容踏过吊桥、穿过城堡大门,走上城堡里最宽阔的大道。他让副官把商人们献上的烤熟的牛肉羊腿、酒窖里搬运出来的美酒陈酿分发给跟随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们,又让文书打开粮仓,让穷人们吃个饱饭。军队、人群跟随着他,拥戴着他,高呼他的名字,响彻云霄,那欢呼声至今还萦绕他的耳边。但灵魂欺骗了他,这个可怜虫终其一生都无法独立从病床上坐起来呢。

在黑魔法师中,又逐渐分为两派,其中一支较为老派的黑魔法师沿袭了灰魔法师的传统,对魔法奥义严格保密,魔法对他们而言是神圣的存在,他们虔诚膜拜并杜绝外传,他们不在外人面前轻易显露,更不会做任何表演。而另一支较为年轻的黑魔法师则认为魔法应该如融入到现实生活中,像灰魔法师一样与世人分享,并且更进一步,不对世人隐瞒其中的玄机,这样世人可以享受到魔法的奇异,而魔法可以吸收其他领域的灵感,得到更多发展。这一支被世人称为白魔法师。

白魔法师从一开始就受到灰魔法师和黑魔法师的排挤。灰魔法师恨白魔法师泄漏了魔术的奥义,让魔术业江河日下。黑魔法师恨白魔法师的轻浮,厌恶他们对魔法的轻率态度。为了把自己和自私落后的灰魔法师、以及固执神秘的黑魔法师区分开,白魔法师开始抛弃世人对自己的这个称号,开始自称为幻想师。

幻想师们更多的把幻境投射到人的灵魂中,让人体验一种不同的生命轨迹。幻想师把世界一切融入到自己的幻境中。地理爱好者可以在幻境中走遍千山万水,足不出户就周游世界,找到自己最爱的光景,走出幻境,背上背包,去浪迹天涯。历史爱好者可以在幻境中穿行于过去的各时代,与那些来往于天地间的英雄人物交锋或交流,听他们述说或辩白,走出幻境,与幻想师改进历史模式,与更多的历史爱好者做更真切的交流,每当他们有一个新的发现或领悟时,冷酷的老脸上无动于衷,而内心翻腾无法平息。天文爱好者可以不用等待一个世纪,就能观察到各种天文奇观,走出幻境,研制更先进的观察仪器,去发现更大的世界。

孩子们不用去博物馆看那些冷清呆板的灭绝生物模型了,可以在幻境中接触到这个星球上曾经生活过的鲜活生命,亲手去触碰和仅仅看一眼是完全不同的体验,那些巨型怪兽的眼珠,尖锐锋利的背脊,让孩子们惊讶不已,幻想师在孩子们的心里种下想象力的种子,并不断浇灌,日后生根发芽,成为参天大树,那些怀揣梦想的孩子们成长后,也投入到幻想师这个行业来,掀起更大的灵魂体验热浪。

然而好景不常,新的变化总会引起既得利益者的强烈反抗。幻想师极大的影响到娱乐业、教育业,房产业、旅游业等许多传统行业,他们联合起来封杀和反抗幻想师。魔法师内部的裂变也快速剧烈,灰魔法师的收入和影响力急剧下滑,黑魔法师则认为幻想师非常滑稽和幼稚,败坏了魔法师的声誉。

虽然同出一脉,但三方的矛盾愈演愈烈。灰魔法师虽然实力较弱,但他们与世俗的交际最深,直接或间接掌握了许多社会资源,并挑拨一些黑魔法师攻击幻想师。黑魔法师自负与众不同,不屑于与世俗同流,独来独往,继续保持神秘,但其中的一些贪欲世俗荣耀与利益的人与灰魔法师在一起,试图统领整个魔法界。幻想师则混迹于世俗,继续拓展魔法的疆域,他们一方面积极挑战老牌的黑魔法师,试图证明自己的选择是对的,另一方面也无惧于灰魔法师的挑衅,自由出入于灰魔法师的阵营并戏弄他们。在这个时期,时常会有魔法师间的私人冲突,但并未发生过严重的群体争斗。

后来不知灰魔法师从何处寻来一个具备阴阳眼的异人,此人具有时空复刻和束缚的能力,左眼能穿梭时间,进出于过去未来,右眼能扭曲空间,捕获扭曲空间中的一切生灵。助此阴阳眼的力量,灰魔法师闯入魔法师协会、幻想师家园、幻想师酒吧,大肆捕杀长期与之作对的幻想师,同时积极笼络黑魔法师。凡黑魔法师中臣服者,皆纳入麾下,凡抵抗者,皆视作叛敌,围剿猎杀。被捕获的人,如果不屈服,要么会被在公开场合作为异教徒在广场执行火刑,活活烧死;要么在私下处决,并毁尸灭迹。就在灰魔法师的势力达到巅峰时,阴阳眼突然消失,与此同时,一些实力强大与阴阳眼一直抗衡的黑魔法师和幻想师也同时不见踪迹。

当时一些幻想师已经被阴阳眼的实力深深震慑,无法从血腥的猎捕中振作起来,泯然众人矣。另一些幻想师则深知虽然暂时没有危险,但日后阴阳眼再次出现就会有灭顶之灾,因此渐次往北边隐退,继续增强实力。其中的一支幻想师来到日照原,并在怪大河一带定居下来,并在此建立了今日你们所见之怪诞大学。关于那个魔法师混战的时代,大家可以在图书馆借阅《怪诞大学校史》、《魔法师混战》、《幻想师传奇》、《第二次魔法师混战预言》等书了解。

几百年过去了,这个实力恐怖的阴阳眼再也没有出现过,学校也从专注培养幻想师和魔法师转到培养各种行业的各种人才。从这里走出去的学生,或者成为这个世上的中流砥柱,或者成过着平淡无奇的生活。偶尔还有一些真正的幻想师,他们身上流淌着他们先辈的血液,以创新与改变世界为己任,向往着呼吸新鲜的空气,要打破这个世俗的约束。要像先辈一样,高傲的飞翔在一片清澈的蓝天,要在大草原上做奔驰不息的雄狮,要在海洋里跨越千百层浪花,追逐第一缕从海平面上升起的太阳。他们虽不名扬于世人,只默默的传承着怪诞大学的自由欢快的精神,但他们坚信终有一天,会昂首挺立站起来,大声告诉这个世界:“我,幻想师,又回到这个世界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