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学的目的就是要洗尽你身上的腐朽气。 进入怪大前,你也许就学会了哭笑,识别了美丑,熟知了人情,通达了世故,区分了亲疏,明辨了公私。 你被迫与一些你厌恶的人相处,维系着脆弱的关系; 你无奈地坐在台下听着无聊的演讲; 看着狗屁不通的课本,喊着一样的口号,踏着统一的步伐,目光投往指定的方向。 所有这一切,只是因为你必须得这样做,否则会被认为是不好的、无礼的、不合传统的。 游戏学的目的就是将这些腐朽的观点洗刷干净,俗世的观念把你囚禁起来,束缚了你的灵魂,你被强迫接受却不会思考。 游戏学将拆穿这些固有的迷信,打破禁锢你灵魂的监狱,让你的精神得以自由,让你在天地间找寻到自你降生就与你别离的真我。

游戏学的第一要务就是要拆除你身上的枷锁,那是你学会的许多规则。 我不得不承认熟知游戏规则是玩好游戏的第一要务,为了让你更好的生存在这个世上,你的父母老师已经教会了你许多生存规则。 可是,在怪诞大学,这些规则恐怕都玩不转了。例如如何成为一个好学生。 在你学会蹒跚走路后,还没搞清楚东西南北,父母便会迫不及待把你送到学校。 在入学第一天的早上,你忘情的哭呀,哭的稀里哗啦,哭的忘了为何而哭,直到父母别过头去要离你而去,直到旁别那几位小朋友都慢慢不哭为止。 你还是很伤心,但不哭了,有个温柔的老师拭干你眼角的泪水,鼓励你要坚强,听话,乖。 要她问你乖不乖,而你回答乖,那么你就算上钩了。 在你的第一所学校里,老师会把小孩分为两类,一类听话的小孩,一类是不听话的小孩。 自然的,听话的小孩和听话的小孩玩在一起,不听话的小孩和不听话的小孩玩在一起。 在以后的学校里,听不听话已经不重要了,反正大家都不太听话,老师会把学生分为聪明的小孩和笨小孩。 自然的,聪明的小孩和聪明的小孩玩在一起,笨小孩和笨小孩玩在一起。 如果很不幸你是笨小孩的话,老师对你的态度可要冷淡很多,而且会想尽办法让你出丑。 好比老师问学生最爱的动物。你不爱动物,也知道自己答不好,只低下头去,把自己所知的神明全都祈祷一遍, 为了不被老师抽到,在众人面前出丑,你向诸神承诺以后绝对不干坏事,你甚至发誓不在背地里给老师起外号,本分的做个好学生。 为了让自己安心,并观察下祈祷效果,你偷偷往老师那边瞟一眼,惊悚的发现老师竟然也向你这边看过来,而你从未和他有过这样的默契。 在慌乱中,你向太多神祗发起了祷告。你隐约记得有个长着九个头的神明,你托付他把老师的脑袋吞下去, 另外似乎还有个盯着人眼就会让人石化的神明,你祈求她一定要死死的盯紧老师的眼睛, 据说有个神明可以哼一口气就把人冻僵,另一个神明可以哈一口气就把人熔化,你同时向他们二位祈祷,无论有多忙请务必帮你这个忙。 就在你用心虔诚祈祷时,一个飘渺远方传来一个声音,那是有人在呼喊你的名字,那个声音好像还是你老师的声音。 你的心扑通扑通快要跳出胸腔,大脑瞬间一片空白,耳边轰鸣作响。该死,你恨透了那些骗人的神话。 你哆嗦着站起来,记不得老师的问题是什么,莫名其妙的,你嘴里只吐出“乌鸦”两个,结果哄堂大笑。 你出了一身汗,腿有点麻,也许活不久了。老师让你的同桌,那位聪明乖巧的女孩子来回答这个问题, 她自信的站起来回答“熊猫”,结果老师满意的点头。 另一位女孩子甚至把手举起来引起老师的注意,她的答案是“长颈鹿”。 随后班里像炸开锅一样,大家都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有说“猎豹”,有说“雄鹰”,有说“绵羊”,有说“狮子”等。 你腿软了,无力的坐下,恍然如梦一般。 几个小时候后,邻班的同学都知道你最爱乌鸦,当天晚上就传到你父母的耳朵,几天后就有人在背地里叫你鸦仔了。 舞会上你找不到舞伴,女孩子听到你的名字都会皱着眉头,吱唔几句后快速跑开。 几年后在路上还有人拦下你,笑的东倒西歪的问你现在还爱乌鸦吗。

喜欢乌鸦的你,千万不要感到孤单,请来怪诞大学的游戏学课程上来看一看,如果这是个关于最爱动物的课程, 老师和幻想系的学长们会帮助大家会变为自己最爱的动物。 天空中飞翔着五颜六色的鸟兽,燕子、三足乌鸦、凤凰、始祖鸟、雷鸟、狮鹫、龙蝇, 地上穿行着蛮牛、树妖、蝎狮、独眼巨人、大耳怪、花豹、猎狗、蜥蜴、原野狼、牛头怪, 水里游着鱼人、海蛇、水怪、九头虫、金鱼、蛟龙、鼍龙、横行蟹、伶俐虾等等。 天地间乱成一片,学生变来变去,喜好多端,刚变幻不久,一些学生就厮杀在一起了。 独眼巨人抬起巨石向四周乱轰炸,猎狗扑到它身上,咬他的后腿,结果被巨人抬脚踢到河里; 雷鸟飞到巨人的额头,去啄巨人的眼睛;蛮牛和牛头怪角尖顶着,谁也不服谁; 懒散的树妖和食人花比拼谁的定力好、谁能保持一个姿势静坐的久;而猎豹和羚羊在不遗余力的奔驰在草原; 不知道海怪们斗的如何,反正白浪滔天,一会儿就有很多小兵蟹被抛到岸上,他们翻身一打滚又变做陆上的走兽; 几只轻盈美丽的燕子在天际飞翔,远离纷争,相约找到彩虹桥。 看吧,那些失利了的学生们又开始祈祷神明了,大胆的那伙人已摇身一变成为自己想象中的神明。 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理解神明的,但如果这世上真有神明存在,他们一定会很生气。 雷神拖着一个大钉耙,和一位骑着扫帚飞行自称光明神的人战在一起; 海神刚要掀起惊涛骇浪,就被海石上那位弹奏着箜篌的人鱼姑娘迷惑住,手舞足蹈、丑态百出; 火神刚一往外喷火,就被风神吹回去,烫伤了嘴唇、熏黑了自己的脸; 正当风神得意之时,耳边瞬间收到亿万个来自世界各地的祈祷,某地旱灾连年,有巫官祷告风来雨至; 某处飓风飙行,卷起房屋、树木,有人对自己咒骂不已;某个穷人的家中没有风扇、燥热难忍,祈求来点风; 而这位穷鬼的邻居,一位面瘫了的老先生正在做出门前的祷告,千万别起风,让自己病情加重; 海上的水手祈祷来点顺风,让自己早日回家与亲人团聚;海滩上玩着轻巧小球的游客同时祈祷不要有风,否则不好控球。 这位刚上任不久的风神禁不起这许多祈求,晕死过去。 不拘一格,亲身体验,这就是游戏学的精髓。你需要遵守一个些自然界的基本规则,然后就好好的、尽情的玩吧, 天地之间,任你通行,唯一的束缚就是你的想象力。

游戏学是一门易学难考的科目。与其他课程一样,你得通过考试。你的任务是设计一个游戏打动一群严肃孤僻的老师。 这些老师本来就不苟言笑,再加上经年累月的参加这门课程的评判,更加难以打动。 他们总是带着一副棺材脸走进考场,眉头紧皱,面容惨白,嘴唇干涸,用尽全身力气才能把眼皮抬起看你一眼。 不用想你也知道他们所遭遇的不幸,承受的悲痛,他们必然是身世可怜,命运坎坷。 有些学生甚至还没进行考试,反而被他们打动了,从中洞悉了生命的奥义。 年轻的学生们领悟到要好好珍惜人生,和这群老师比起来,自己的不幸也好,烦恼也好,根本无足轻重, 年轻就值得捧起大碗的好酒,痛快激烈的欢呼庆祝。 只有年轻人才能醉成一团烂泥,相互搀扶着,说着傻话,跌跌撞撞的往前走,或者躺在地上倒头就睡; 只有年轻人才能一觉睡到大天亮,直到有人往他屁股上踹上两脚才能醒的过来,或者翻过身去继续做着美梦; 只有年轻人才能不顾旁人眼光,自顾自地欢笑啊,歌唱啊,奔跑啊,怒吼啊,咆哮啊,逆流而行,迎风高歌,在水中捞月,与天地喊话,把剑刺向太阳; 只有年轻人才能义无反顾,不计较利害得失,把微不足道的双臂挡在强大的传统势力之前,为爱的人抛洒热血,万劫不复; 只有年轻人会无情的丢弃生活强加给他们的虚伪面具,哭笑自本心; 只有年轻人,他们会在平凡生活将他们拖下绝望深渊之前,轰轰烈烈的燃烧自己, 哪怕明日的他们要轻蔑的藐视他们今日的所作为,但今日,他们骄傲的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