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和平日不太一样。喝了些酒,又乱谈了一番。今天有些快乐,和非生日有些不一样,有些难得,因为一年到头朝九晚五,天天一样的热,一样的无聊的过。

好久没写些什么了,因为无话可说。无聊就是一种无力的状态,失重的不思不想。反正生命之轻,自吹自擂自持自重自尊自爱自恋都不过是自作自受。三十年河东再三十年河西,从阳光少年逐日到夸父,终日奔波终有驻,转身看看日暮拖长的身影,那难道没有自己的青春热夏熟秋?

不不,不要等冬日到了,寒号着自己一无所成;不要徒劳在逐日之途,兴趣终归不过是一种玩乐;有志者岂能玩物?做些什么吧,毕竟基因是自私的,人只是它的一个载体,生不过是为了繁衍,死无非是不能继续。而繁衍,是让更多的自己延续,无论是携带着基因,还是传播着事迹。人生就是要做出些什么,让生命之息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