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食堂提供了各地各种风味的美食供学生食用。 学生可以为自己喜欢的美食投票, 每季度在美食榜上得分最高的10个菜肴学校会在下一季度免费提供, 其余的菜肴则需要用怪大币或怪大时间额度购买。 食堂有3楼,其中1楼是标准就餐区;2楼是自助烹饪区,允许学生进入烹饪,3楼是厨师们工作的地方。 标准就餐区划分为几个片区,最大那个片区是标准就餐区,有60个菜台,每个菜台供应一种菜, 其中前10个菜台免费提供,中间30个菜台需要用怪大币购买, 第40到第50个菜台需要用怪大时间额度购买, 最后10个菜台提供免费的主食、调料、汤粥、水果、干果、饮料、甜点等。 标准就餐区之外,是自助烹饪输出区。

如果你吃腻了食堂提供的菜品,或者你想体验下厨房生活, 可以报名参加自主烹饪。食堂2楼的自助烹饪区提供80个独立厨房, 每个厨房可供3-5名学生同时烹饪。每天有两轮自主烹饪,每烹饪一小时需要支付0.5个怪大时间额度。 如果你愿意把你做的菜分享到1楼的自主烹饪输出区,就会自动返还你0.5个怪大时间额度; 如果你的菜受到把它吃下肚的学生的正面反馈,还会收到0.5个时间额度奖励。

你可以独立进入烹饪区,也可以和朋友们组队进入,每个厨房最多供5人使用。 在进入独立厨房前,你可以到2楼中心设备区选择你所需要的厨具、食材以及选择厨房模式等。 所有设备会自动运输往你的厨房,并按默认部署位置排列,如果不满意的话,你可以随意拉升厨具、水管或升降灶台。 每种厨具都携带了设计者的签名,你只需要把手请按在签名上, 就能召唤出设计者录制的说明书,其中包括一份动画档案,教导你如何使用这个厨具; 另外你可以从签名中获取一张收藏卡片,其中包括设计者和厨具在一起的照片。 如果你是个完美主义者,可以携带自己设计制作的厨具进入厨房烹饪。 原材料也都由食堂提供,如果自己要带蔬菜、肉类、海鲜进入厨房,则必须要通过食堂卫生检查。 有些学生喜欢在某种场景下烹饪,如听着歌或者沐浴在阳光下,那么可以选择不同的厨房模式。

每个厨房都提供了超过3000种的烹饪模式可供选择,流行的模式如: 雨林模式、火星模式、海洋模式、复古模式、集市模式、音乐模式、窑洞模式等。 例如雨林模式下,厨房地板将变得柔软,如踩在草坪上;顶部和四周围将变为郁郁葱葱的灌木林, 高大的树干将从一堵墙延伸到房顶,再蔓延到另一堵强上;屋顶的云层涌动,一会儿遮天蔽日, 一会儿又飘散的无影无踪;你时而感到风声掠过耳畔,时而听见鸟鸣如在树梢。 你像热带雨林某部落里最重要的、人所敬仰的大厨,一手端着大锅,一手握着长铲, 你站在那里思考了很久,到底要为部落里的孩子们做些什么呢? 他们一双双渴望的眼睛饱含着期望,他们是部落的未来; 到底要为部落里的老人做些什么呢? 他们为了部落的耕作生息,奉献了自己的一生,现在他们牙齿凋零了,胃口败坏了, 再不能让他们一直失望下去。 你感到自己顶天立地,是个英雄人物;你深吸一口气,把锅一沉,大喝一声,点火、开炒。

注意有些模式的名字和它的本质有些出入,你在选择前应该仔细分别下。 例如比较容易误导的是音乐模式。在这个模式下,不是说整个厨房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音乐播放设备, 在你耳边放起了各种流行的歌曲,完全不是这样的。 那个模式叫懒人音乐播放器模式,比音乐模式要逊色的多。 在音乐模式下,所有的厨具都变为了乐器,任何两个厨具间的碰撞,都会产生不同的声音。 触碰的角度、轻重,以及触碰时间的长短,中间蕴含介质的差异,都会引起合成声音的强烈变化。 而随着声音的变化,厨房四周及顶部会随之演变为各种配合这些声乐的场景。 例如你在暴躁的用双刀剁肉,刀锋小于0.10毫米,此时刀锋交错的声音就如穿着铁靴的军队在前进, 偶尔还参杂着军旗磨过石子的声音;如果刀锋达到0.15毫米,此时刀与菜板的撞击声如击鼓, 就像两军对垒时,你是那最为重要的鼓手,所有的人都等待你的激励,他们的热血等着你来点燃, 他们的愤怒需要你的引导。 上千种厨具的无数种组合给了音乐系学生不尽的想象力, 许多注定要流传千古的乐章都在自主烹饪区的独立厨房诞生, 无数的音乐大师都从这里走出。

不同的人对不同厨房模式的选择,也给了心理系学生丰富的研究材料, 实际上有超过一半的厨房模式就是由心理系学生设计制作的。 我与大家分享几个他们提供的有趣的观点。 很多恋爱中的学生喜欢约好一起到独立厨房共同烹饪美食, 他们抱有在独立厨房里制作甜美的、甜蜜的食品来促进感情的不切实际的幻想, 却不知最后产生的问题比增进的感情还要多。 现在的问题是这样的,当你选好厨房设备后,所有的装置就会自动组装了, 男学生的体力优势体现不出来;而诸如洗菜、擦桌板等细节工作, 女学生通常又倾向于让洁洁鱼来完成,从侧面就显得男学生更无用。 这时候大多数男学生都会感到很郁闷,如果他们是不太情愿来的,就显得更加无所谓, 把手揣在裤兜里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如果他们是非常热情的来的,就感到自己的自尊心受到很大挫伤。 你上窜下跳,左右开弓,锅还是糊了; 你火烧眉头,心急如焚,他却在那里不停切换厨房模式,自顾自地玩的开心。 你让他干些简单的活儿,好比让递个酱油,他看也不看就把醋塞给你; 你恶狠狠痛快骂他一通,说你需要的是盐不是醋,责问他的耳朵是不是也糊了听不见你的话; 你气冲冲背过头去找酱油,他却眼疾手快的给你翻出一瓶盐; 你嫌他的手快,让他自己放,他也不问多少,手猛的一抖,倾泻出小半瓶盐。 你差点背过气去,急的要砍掉他的手,他弯下腰去,摇晃着那颗笨拙的脑袋把头伸出来说任凭你处置。 等你把那锅无可救药的炖肉端出来的时候,焦味弥漫,他连一句安慰都没有, 皱皱鼻子,问你炖的什么古怪东西;你没好气的告诉他是猪头, 他却喋喋不休向你抱怨他从没吃过炖的猪头,猪头可以凉拌也可以卤煮、 可以烘烤也可以烟熏,他甚至可以把猪头带在头上边走边吃,但就是不愿意接受把猪头炖来吃。 就算是瞎子也能看出你的脸色很难看,但他还是把筷子挑来挑去的就是不肯夹起一块来放进自己嘴里。 你下定决心做个表率,愤然叉起一块肉,上边白下变黑仿佛还冒着些轻烟, 你咬着嘴唇,把这肉翻转了几圈,犹豫该从何处下口, 抬头却发现对面那该死的混蛋目不转睛的看着你, 你打扮的最漂亮的那天他都没看的这么专注。 看来他是一定不给你台阶下了。 那时你眼泪不住在眼眶里打转,你看透了人生,看穿了男人,你要把自己酝酿的苦酒吞进自己肚里。

在每个学习季末、搬家季前,学校美食俱乐部会举办美食自己做比赛。参赛的学生进入食堂内部进行烹饪;美食俱乐部的成员在露天调酒、水果榨汁、搬运果蔬;吐火俱乐部的成员摩拳擦掌、满腔热血,随时待命提供火源;飞行俱乐部的成员驻守在烧烤区的天空,张开巨大的过滤器,拦截烧烤产生的油烟;学校卫生部的员工周密部署残余食品回收站;音乐社的成员忙着调制各种乐器助兴;其他学生则会聚集在怪大河两岸铺桌子、搭帐篷。这种餐桌通常都是比较矮的方桌或圆桌,可以围绕着坐3-7人;也有带台阶和顶篷的餐桌,可以坐1-2人,这样可以在比较高一些的位置观看比赛和进食,遮光性也好些;具备水下呼吸能力的学生往往选择在怪大河底进食,辛辣菜系在他们中间更受欢迎,而他们加工后的饮料也更为冰甜;具备飞行能力的学生在空中就餐,但一般要轮换着背驮餐桌,交换进食。

比赛开始前,由美食俱乐部主席宣布本季度的美食榜单前10位,这些广受学生们欢迎的美食将在下季度全部免费提供。伴随着学生们的欢呼,比赛正式开始。所有新出炉的美食将通过食堂与怪大河连接的支流飘荡出来,由筋斗鱼负责运输。为了吸引沿岸学生的注意,所以菜肴都要做的色香味具全才行,学生的口味越来越挑剔,评价也日渐苛刻,但却难不倒我校那些天赋才华的美食家们。欢呼声,嘘声,各种乐器敲击声,响彻在怪大的天空。通常比赛会持续到太阳落山前,最后公布比赛排名前3的新鲜美食,比赛达到最高潮。紧接着筋斗鱼会把所有的美食家们从食堂驮出,不管胜出与否,他们都值拥有大家的欢呼声,他们如天上的星光一般璀璨夺目。赛后这些参赛的菜肴有部分会被收编入学校食堂,正式为学生们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