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学院主要是对世间一切生命体的研究。 我不知道你是否注意到生命的奇妙,从自身到你生活的整个世界。 你看看自己小时候的照片,你敢想象自己是怎么从那样一个小不点成长为今天这个样子的吗? 那时候的自己丑成一团,不敢和人说话,你还不懂什么叫羞怯呢就已经做的比其他人都还好了。 所有比你高的人都拿你取乐,他们逗你说话、开你玩笑,只因你不能做出有力的还击。 他们总爱问你几岁啦,吃饭没有啦,叫什么名字啦,这种你早就回答腻了的问题, 但可恨的是,有时候你竟也回答不上来。 现在,不过十多年的光景,你或者已经成为一个顶天立地、光明磊落的小伙子,廉耻和羞耻心早已荡然无存, 吃吃喝喝、玩玩乐乐变为你的本业,拥着一帮朋友,把手抄在裤子包里四处游荡, 盯着路过的漂亮姑娘挤眉弄眼,回到宿舍和室友开着低俗下流的玩笑。 小时候离开妈妈十分钟都要大哭大闹不肯罢休的你,现在只想离家远点不再听父母的唠叨。 又或者你是个女孩子,到了家有小女初长成的年龄,知道怎么把自己打扮的可爱怡人, 你的衣柜成了一个无底洞,永远缺少一件漂亮的衣服或一双完美的鞋子, 你在春天的欢笑或秋天的忧思,被写进了日记或入了别人的梦里, 你再不能因为吃个甜甜的糖果就开心一天,听个梦幻般的故事就沉沉的入睡, 你开始迎合流行的时尚,在乎别人的眼光,尤其是邻班那位高高帅帅的微笑如阳光般灿烂的男生的目光。 不管怎样,你很喜欢这样的转变,因为另一种转变更为可怖。 你小时候长的皮肤白皙、眉清目秀,完全不是丑成一团,可慢慢的,岁月闭着眼睛在你脸上刻划, 男孩子的眉毛变淡,眼睛变小,耳朵大如蒲扇或小的快要枯萎,鼻子朝天,嘴唇往外翻,除此之外最可怜的是你再也长不高了; 女孩子则眉毛浓厚,面目乌青或泛黄,双眼大而无神,嘴角歪斜,牙齿拼命往嘴外挤,说起话来刻薄无情,身材如木桩般整齐划一毫无美感。 这就是生命美妙或者说诡异匪夷所思之处。

生命学院分为2个大系, 其一是生物系,包括生物、解剖、医疗、药物、救护、防卫、逃生、养殖、农牧等与基本生存相关的专业课程; 其二是命理系,包括心理、哲学、文学、美术、音乐、语言、历史、地理、信仰等基本生存之外的精神层次的学习。

生物系研究生命的本源,这个世界上所有生物体是如何形成、每个种族中的单个生命体又是如何构成。 所有生命都会经历生老病死,这是自然规律,然而如何更好的生存, 如何治愈和防范病患,在遇到灾难时如何自救和救人,这是生物系的学习重点。 这个世界上以及有很多鲜活的生命体永久的消失了,你除了在博物馆或者幻想境中还能见到他们的遗迹或泡影外, 再也无法真正的触碰到他们了。他们曾有的奇妙经历,欢歌笑语,已经在滚滚历史重轮的碾压下灰飞烟灭,无迹可寻了。 某些生物系的学生有志于复活一种生物,这很好,但不要妄想让生物个体长生不朽。 关于不朽,我们在命理系的介绍中会详细讨论,这里只表明我个人观点,不朽太无趣了,而怪大人不应追求无趣。 复活物种需要漫长的时间,相对而言,保护现有物种以及保护自己显得更为重要。 那些生命力异常完全的物种,总是作恶多端,与我们为敌,斩不尽,除不绝; 而那些美丽的花朵,总是来的迟迟,别的早早,去留无常,随风雨飘零,不由人意; 那些让人让人胃口大好的食物,不易养活,对生长环境、左右邻里挑三拣四, 只要不合它们心意,就以死要挟,而且死的痛快,不容你反悔。 就连我们自身,也脆弱的可怜。疾病在无时不刻的觊觎着我们的身体, 试图入侵我们的肌肤、血液、骨髓、内脏,在里面翻江倒海,让人痛苦的生不如死就是他们的使命; 我们生存的世界,在安静时你可以放心的躺在它的柔软的臂弯里, 风吹枝叶的沙沙声如母亲轻哼的歌谣让你忘却忧伤,悠然入睡, 在它恼怒时,天崩地裂,风火雷电,摧枯拉朽,家园尽毁,丝毫不给你活命的机会。 就连我们自己,也绝不轻易放过自己的同类, 我们见不得别人过的比我们好,如果别人真的过的比我们好, 那一定是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或者撞大运,或者不合法的继承了父辈的基业, 就连他们父辈的基业也同样值得怀疑,总之和我们不一样,我们可是干干净净本本分分的老实人; 可如果你正是那种过的比别人好的那类人,你就得无休止的防范那些嘴角不干净的穷人, 他们不仅在你背后指指点点,而且随时希望不幸降临在你身上, 为了防范穷人闯进你的庄园,你可得请不少的守卫,顺便把穷亲戚们也打发走。 有人觊觎你的美貌,窥探你的财富,打听你的隐私,传播你的丑闻; 你对如洪水般人潮汹涌的热闹都市恨之入骨,又无法忍受凄冷荒芜渺无人烟的山林独居。 这不过是个人冲突罢了,在人类群居的村落、部落,为了土地、财富、美色、权利的厮杀,更是血色弥漫,惨绝人寰。

命理系研究基本生存之外的精神层次的东西。 对世上大多数人而言,这就算另一个世界了,一个吃饱喝足之外的世界。 至于心理和哲学这类的问题,他们的第一反应是多少钱一斤。 你耐心的告诉他们,这些东西不是以斤两算的,他们就会换个口气问你多少钱一小时。 说到诗歌,似乎只是5岁以下小孩子的玩物,你的父母会因你在4岁时背诵10首以上的诗歌而感到自豪无比, 但如果你长大了,还在迷恋如诗歌一般的无用之物,你的父母一定会悲痛欲绝的。 即使是你的伴侣,也只在恋爱初期允许你用诗歌来表达你的爱意, 如果你在炒菜时想起一句美妙的诗句要与她分享,很可能遇到平底锅的袭击, 我建议你最好在吃完饭,把碗清洗干净,有点功业的基础上再与伴侣讨论诗歌。 其他一切文学形式连诗歌的地位还不如呢,如果你在夏日清晨的竹林里,搬过一把躺椅, 拿着自己最爱的书籍阅读,路过的阿嫂阿婆就开始了窃窃私语, 一个说你一定是个不求上进的懒鬼,这么好的天气不去工作赚钱简直是个傻瓜; 另一个说你一定是精神出了什么问题,这么年轻就受到这种精神困扰真可怜。 窃语还没完,看到自己家的小儿子在沟边玩水,阿嫂气的冲过去就是拎着耳朵打着屁股赶回家看书。 要说美术,我们就要先说什么是美。美是一种强烈的有时代、地域限制的东西, 只有极少数的美能够穿越时空的存在,而这些永恒之美大多源自自然和这个世界本身, 我寻思不出什么人为的美能拥有如此长久的生命力。 美术是一种对自然的临摹,既然暂时还无法超越自然之美,就只能努力将它复刻到我们的画板上了。 讨好自然才是真正的不朽之法呢。历史上总有人盲目的追求个人生命的不朽, 为了永恒的长生之术,他们无所谓今天的此时此刻,无所谓身边任何人的老病亡死, 他们空洞的眼睛直勾勾望着渺茫时间的尽头,他们还希望能带着所有的财富走到时间的尽头呢。 然而草木凋零、亲友离世,新生的力量在崛起,旧时代的身躯纵然能残喘到新时代, 一具枯骨怎能挡住历史的洪流。 所以朋友们,请松手吧、放弃吧,这些虚名利禄,这一切都会离你而去的, 它们没有忠诚可言,它们在腐蚀你的同时急切的等待着新主人的拥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