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全名为《失控:机器、社会与经济的新生物学》(Out of Control: TheNew Biology of Machines, Social Systems, and the Economic World)。由著名的《连线》杂志创始主编凯文·凯利成书于1994年。书中记述了他对当时科技、社会和经济最前沿的一次漫游,以及借此所窥得的未来图景。 提到并且今天正在兴起或大热的概念包括: 大众智慧、云计算、物联网、虚拟现实、敏捷开发、协作、双赢、共生、共同进化、网络社区、网络经济等等。因为是用众包形式翻译的,所以感觉略为零乱。但我觉得,这真是一本充满着浪漫主义情怀的书。摘录书摘如下:
1、由布鲁克斯的移动机器人实验室开发出来的一套适用于分布式控制方法:先做简单的事。学会准确无误地做简单的事。在简单任务的成果之上添加新的活动层级。不要改变简单事物。 让新层级像简单层级那样准确无误地工作。 重复以上步骤,无限类推。
2、很多独立的专业机构关心各自的重要目标(或本能),诸如觅食、饮水、寻找庇护所、繁殖或自卫,这些机构共同组成了基本的大脑。拆开来看,每个机构都只有低能儿的水平,但通过错综复杂的层级控制,以许多不同的搭配组合有机结合起来,就能创造高难度的思维活动。
3、生命的核心价值不在于它繁殖的不变性,而在于它繁殖的不稳定性。生命的密钥在于略微失调地繁衍,而不是中规中矩地繁衍。这种几近坠落乃至混沌的运行状态确保了生命的增殖。
4、我最终发现,想要得到和生命真正类似的行为,不是设法创造出真正复杂的生物,而是给简单的生物提供一个极其丰饶的变异环境。
5、一个系统,就是任何一种能够自说自话的东西。而所有的有生命的系统以及有机体,最后都必然精简为一组调节器,即化学路径和神经回路,其间总是进行着如此愚蠢的对话:「我要,我要,我要要要;不行,不行,你不能要」。
6、马克•威瑟说:“你知道虚拟现实的出发点是将自己置身于电脑世界,而我想要做的恰恰相反。我想要把电脑世界安置在你身周、身外。将来,你将被电脑的智慧所包围。”
7、网络式经济的未来在于设计出可靠的流程,而不是可靠的产品。与此同时,这种经济的本质意味着这种流程是不可能最优化的。在一个分布式的、半活性的世界中,我们的所有目标只能被“满意化”,并且这种满意也只能保持很短的一瞬。
8、一个网络,其价值增长的速度要超过其用户增加的速度。
9、 动物就是能够正常运作的机器人。支配动物的去中心化、分布式控制在机器人和数字生物身上同样适用。 10、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这正是生命所秉持的最高哲学。 11、罗伯特•里德指出,生物能通过以下可塑性来回应环境的变化:形态可塑性(一个生物体可能有不止一 肉体形态)、生理适应性(一个生物体的组织能改变其自身以适应压力)、行为灵活性(一个生物体能做一些新的事情或移动到新的地方)、智能选择(一个生物体能在过去经历的基础上做出选择)、 传统引导(一个生物体能参考或吸取他人的经验)
12、达尔文在《物种起源》第三版中这样提醒读者:自本书的第一版起,我就在最显眼的位置——也就是绪论的结尾处——写道:“我确信自然选择是物种变化的主要途径,但并非唯一途径。”
13、我期待着在具有开放性和可持续创造力的人工进化中看到以下特性:共生(便捷的信息交换以允许不同的进化路径汇聚在一起)、定向变异(非随机变异以及与环境的直接交流和互换机制跳变、功能聚类、控制的层级结构、组成部分的模块化,以及同时改变许多特性的适应过程)、自组织(偏向于某种特定形态【譬如四轮】并使之成为普遍标准的发展过程)
14、宇宙中并存着两个趋势。一种是永远下行的趋势,这股力量初时炽热难当,然后嘶嘶作响归于冰冷的死寂。即卡诺第二定律,所有规律中最残酷的法则:所有秩序都终归于混沌,所有火焰都将熄灭,所有变异都趋于平淡,所有结构都终将自行消亡。第二种趋势与此平行,但产生与此相反的效果。它在热量消散前(因为热必会消散)将其转移,在无序中构建有序。它借助趋微之势,逆流而上。这股上升之流利用其短暂的有序时光,尽可能抢夺消散的能量以建立一个平台,为下一轮的有序作铺垫。以这种方式在混沌中孕育出反混沌,我们称之为生命。
15、生物进化在时时刻刻的艰苦努力中,已经发展出7个主要趋势,这也将伴随人工进化漫长旅程的左右:不可逆性、复杂性的递增、多样性的递增、个体数量的递增、专属性的递增、相互依存的递增、进化性的递增 16、我总结出了操纵无中生有的造物九律: 分布式状态,自下而上的控制,培养递增收益,模块化生长、边缘最大化、 礼待错误、 不求目标最优、但求目标众多,谋求持久的不均衡, 变自生变。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欢迎关注微信号"chenghui_0516",随心随意分享读书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