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础课程

新生不会在一入学的时候就被强迫选择专业,相反,你必须在完成一年级的基础课程后才能做出选择。基础课程包括:怪诞语言学、怪诞社交礼仪学、怪诞经济学、怪诞机械学、怪诞设计学等等。

语言学

首先大家要精通怪大的通用语:巴别语。

和其他学校不同,怪大从不在课堂上教授巴别语,也没人能在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坐在书桌前就能学会巴别语。语言初学第一条:你必须走出去,从你的世界走出,进入到真实的现实世界。语言是现实世界的一种抽象,而通常人们只在学习自己的家乡话时是现实化的,之后新语言的学习总是抽象的学习,你不自觉会翻译为你的自然语,而这是一个错误的过程。如果这个描述本身就很抽象的话,容我举个例子。

在你小时,妈妈递给你一个苹果,说“乖乖,吃苹果。”你看到的苹果是如球状圆圆的,可以握在手心,妈妈把浅红色的皮削掉,里面是淡黄色的,尝起来苹果有点脆或有点绵,有点酸又有点甜。妈妈说“苹果好吃吗?”你说“好吃”。你问“苹果中间的核能不能吃呢?”妈妈说“不能吃,吃了会害肚子。”妈妈会经常买苹果给你吃,有红苹果、黄苹果、青苹果,每种的味道都不一样。有时候妈妈忘给你买苹果了,你会提醒说“妈妈,给我买苹果,我要吃苹果。”好了,你是这样学会用你们家乡话说“苹果”的。等你学一门新语言,你猜怎么着?学校会扔一本书给你,然后用新的符号写上“苹果”,如果书的作者还有良心的话,给你标注它的读音,然后告诉你,这玩意儿就叫苹果!老师让学生和他一起读3遍,然后就开始教你梨、桃子、香蕉、西瓜。在之后的课程里,老师会依次教学颜色、嗅觉、形状等相关的词语。说实话,没一个你记得住,妈妈看了你的作业本后气的发抖,“你怎么这么笨,连苹果都还不会写呀,隔壁家的小蝇都会写梨了!”

怪大从不如此教学。怪大要教巴别语的苹果,就会把苹果摆在学生面前,让学生可以看到,可以触碰,自然也可以吃掉,可以顶在头上当杂耍,可以颠在脚尖当球踢。就会带学生到苹果园里采摘,男学生高唱“烂苹果之歌”,大打苹果仗,女学生把苹果切成片或榨成汁,拿到学校食堂里去售卖。所有学生都得得敞开嗓门,大声呼喊,比如“我的苹果又酸又甜又好吃”,以此招来顾客。一路上大家闹哄哄没停过嘴,有学生声称要做苹果风味的饼干,叫苹果派;有学生要做苹果船,在怪大河里漂流;有学生要做苹果舱,驾驶在怪大的星空;也有学生说要开家叫苹果的公司,发行苹果牌的苹果。巴别语是怪大给予学生最美好的礼物。你可以把巴别语视作魔法师嘴里的咒语,只要你咕噜嘴巴,就有神奇的事情发生。但是你得先开口才行。

尽管巴别语是怪大的通用语,但怪大在历史上发明过数十种不同的地方话,部分老师甚至在方言的基础上又发展了自己的特色方言,如果你听不懂他们说话,就无法融入他们的课堂,就无法通过考试。举一个典型的例子,潮汐学的蛟老师,利用嚼口香糖发声的原理上课,他的考试没有试卷,也不写黑板,蛟老师会亲自在考场嚼出考题,如果听不懂就完蛋。虽然如此,但学生们为了获取免费的口香糖,还是很积极的选蛟老师的课。对了,怪大明令禁止口香糖,也不许私自贩售,只有蛟老师的课堂和学校医院特例可以使用。

在怪大懂2-3种语言是极为稀疏平常的事,少数学生甚至懂7种以上的方言。虽然我们可以用嘻嘻哈哈鱼把各种方言翻译为标准的巴別语,但这和你直接听懂并能开口交流是不同的。每种语言都蕴含着一段漫长的历史,或许还有很多美妙故事。不同语言的节奏、气质以及它们想要说的话都是完全不同的,你休想用一种语言说尽世界上所有的话。

社交礼仪学

怪诞社交礼仪学也很重要。怪大是礼仪之校,怪诞传统源远流长。从谈吐举止到衣帽鞋袜,从色彩搭配到气味流露,都要尽量合符规范。例如在拖鞋舞会时,尽量发出“踢踢跶、踢踢跶”的声音,而不要发作“踢跶跶、踢跶跶”的声音,后者被认为是不礼貌的;如果你无礼到发出“踢跶踢、踢跶踢”的声音,那无疑是在藐视你的舞伴了,会吃官司的。如果被告上校园法庭,可能被判罚禁止穿拖鞋1个月。怪大成立至今,几乎每个月都有因踢跶纠纷而吃官司的学生,请各位引以为戒。

对历史上曾引发过战争的吃鸡蛋从小端敲碎还是从大端敲碎,怪大礼仪学也有明文规定:一年中的大月从大端敲碎吃鸡蛋,一年中的小月从小端敲碎吃鸡蛋。这条原则可以扩展到许多领域,例如啃玉米、扒香蕉皮等。礼仪学的老师还贴心的为追求完美的怪大生提供了很多生活策略,例如出门先迈左脚还是右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