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航拍图中可见,学校遍布河流湖泊。学校北面是大片的农田以及广袤的原始森林,邻近的村民被学校雇佣在农田一带耕作养殖,为学校提供粮食肉品以及果蔬餐饮。南面是商贸繁华的临水镇,大多数学生都通过临水镇的商船往返于学校。沿怪大河上游往西,通过数千里的逆流而行,可抵达怪大河的发源地纵身崖。沿怪大河下游往东,途径长角村、桃叶渡、牧野等地后,可抵达日照原上最大的城市凤凰城。

把目光放大,大家可参考“学校周边”一章的介绍。把目光缩小,让我们回到学校本身。怪大河呈Z字形贯通学校,左侧的平原是教学区,右侧的丘陵是宿舍群,两面通一条叫做翘脚河的小支流和怪大河上的数座小桥相连。学校只有南门允许通行,因此我从南门入口为大家介绍沿途风光。

进入南门后,可以看到自动货车停留在门口两侧。你只需在自动货车的手把处轻按即可,它会读取你的指纹并将你的行李运往你的宿舍。我们管这种自动货车叫蜗行者,表示很稳健的意思。无论你在集市购买食品,还是想送女孩子鲜花,蜗行者都能准确无误的将物品送达到你想要的地方,但是时间不能保障。另外,你不能骑在蜗行者上面,它是运输工具,不是交通工具。

鉴于蜗行者的局限性,有学生扩展了它的功能,升级版叫行者蜗,相当于有时间保障的蜗行者,但你却无法骑乘它。行者蜗的主要竞争对手是者行蜗,是蜗行者的另一个升级版本,它可以搬运货物,又可承载乘客,但时间却无法保障。要我说,做个完美的东西可当真不容易呢。

一年级学生的宿舍是自动分配的,在你打开本指南时,已自动录入了你的个人信息,并在随后分配好房间、床位和指导员。在校门口托运完行李后,首先就要到大教堂报到。你可以搭乘滑板,或者渡船,或者乘坐飞行器等多种方式去大教堂,这些交通工具会自动带你到大教堂,因此不必担心迷路。如果你有翅膀或者可飞行宠物,可以走空道,最北面那栋圆顶高大白色的建筑就是大教堂,很醒目,但小心不要撞到其他飞行器。如果你要步行,请打开本指南附带的怪大校园地图,它会自动导航,将你带到大教堂。

按步行线路从南门口出发,首先看到有左右两支环行道,它们在此处分叉,在学校最北面交汇。沿环形路两侧种植银杏,许多热爱运动的学生会在早晚沿着环行道跑步或搭乘滑板滑行。那种身姿轻盈的学生就不在环形路上跑了,他们直接爬到树巅,从一株树跳跃到另一株树上。当然,装备个飞行器再在树上跑要安全的多。

穿过环行道往北走,是一大片草坪。有许多人在草坪上坐车聊天,晒太阳,享受人生。有许多临时搭建的帐篷以及可移动的宿舍,可以在里面学习、下棋、听音乐货聚众讨论,但太阳落山前他们必须把这些东西搬回宿舍。有学生在树下或坐在树上阅读。也有坐成一堆的人在树荫下讨论问题,拿大烟斗的一般是老师,也有不成熟的学生冒充老师拿着大烟斗明目张胆的抽烟。

穿过草坪来到怪大三湖之一的若隐湖。在教学区中有三个大湖,分别是位于最北面大教堂以南的莲湖和苇湖,以及南门的若隐湖。湖如其名,莲湖种植莲花,而苇湖种植芦苇。两湖之中都有野鸭游弋,肥鹅嬉戏,飞鸟略影,虾蟹穿梭。若隐湖好生雾气,云蒸霞蔚,若隐若现,因而得名。三湖之水都在地下与怪大河相接,在雨季承接了怪大河的泛滥,不至于淹灌学校。河中、湖中常泊有各种样式的小帆、轻舟、长艇、乌篷船等。舟船不系,常随风飘散在莲叶间,芦苇丛中。学生或在莲湖、苇湖畔晨读,或在若隐湖畔冥思,或泛舟于湖、河之中。

瘦削寡欢的吟游诗人独坐孤舟,远望山川,遥看星辰,一壶小酒,一碟小菜,写下诗文佳作。美术系的学生在河畔搭起画架,浸染笔墨,饱蘸水彩,风景形胜,青葱岁月,尽入画卷之中。幻想系的学生欣赏不了温文尔雅,忍受不住舟船愚钝,一向喜欢乘驾任我来去鱼纵横闯荡,他们所经之处,飞鸟尽,鸭鹅藏,经常撞的其他船只摇晃不已。那些被惯坏的出格的鱼儿,时而招呼不打就把轻舟驮起飞高,再快速从船底逃走,只剩飞舟重重的击落在水面,惊起白浪。

环绕若隐湖北面的狭长地带是怪大集市。其中有书市、花市、古玩市、咖啡馆、酒吧、各地风味的餐馆、裁缝店、铁匠铺、奇异装备店等各种店铺。这里每天熙熙攘攘,无数商品搬运进出,学生们在此学得一身讨价还价的好本领。有才华的学生则会把自己设计的作品拿到这里售卖。

集市往北更大区域中,是数十栋零星分布的怪大制造工厂。这里通常是灯火通明,学生不分白天黑夜在这里设计、研制各种奇怪的东西。怪大制造工厂负责制作学生设计的各种设备,小到书签,大到一栋独立宿舍,提供从原料到成品组装的一条龙服务。众所周知,怪大学生以想像力丰富、创意独特而闻名于世,但如果没有制造工厂的尖端制造技术作为基础,再美妙的创意都是镜花水月、空中楼台。怪大之所以是怪大,制造工厂功不可没。

穿过制造工厂往北分为3个区域,分别是西边的校医院,东边的食堂,以及居中的图书馆。

校医院在一片花园的中部。医院本身居中,右侧是医药店,左侧是住院部,后面是医学实验室。即使不是医生,你也可以从进出医院的人群中你可以大致区分他们的病患情况。那种昂首挺胸,不可一世进出医院的,多半是身患罕见病例,一时半儿治不好了,否则他们不会有这么嚣张的气焰。那种畏畏缩缩,把帽檐压低或者带着假发化妆成其他人样进出医院的,估计就是发烧感冒那种让人抬不起头的小病。

图书馆是一个呈矩形状的闭合建筑,南北两面如波浪般有些起伏。为了提供最好的阅读场景体验,图书馆里有许多分馆,如沙丘馆、水族馆、火焰馆、冰川馆、冒烟馆、移动馆、丛林馆等数十个分馆,以方便各种喜好的人阅读。图书馆顶部是一个空中花园,可以在里面阅读。

食堂紧临怪大河,对岸就是宿舍群所在的蛙跳岭,修建在此处是方便学生用餐。食堂每天为学生提供超过60种的餐饮,并提供了自助烹饪区域,让那种好吃又动手欲强的学生,有个发挥的场所。每季度末,食堂会举办美食大家做比赛。届时,一盘盘翻陈出新的美食都将由筋斗鱼驮出,让沿怪大河两岸的馋涎欲滴的学生们吃个痛快。

穿过医院、图书馆和食堂这一线,就来到体育馆群。针对陆地、水中、空中、忍耐、救援、操纵、生存等超过300项的训练项目,学校修建了70多个体育场馆。另有4个超大的幻境体育馆,里面有最优秀的幻想系学生构筑的训练幻境,在里面飞天遁地,变化生灵,体验不同生物的生命历程也不在话下。

体育馆群北是教室群。一般的课程都需要幻想系学生的支持,课前老师便会和学生协商好幻境的构建,所有的知识几乎都会引入到幻境中演示。物理、化学、生物、建筑、土木、计算实验自不必说,整个实验室都是幻境中搭建和操作;历史、天文、地理、文学、绘画、音乐、动画制作等课程,也在幻境中亲身体验。那些喜欢往外跑的老师则不管这一套,在草坪、河边、船上或树上上课。

越过教师群,就是莲湖和苇湖。再往前,便是大教堂。大教堂一身雪白,有个大圆顶以及环绕在圆顶与底座间的12个圆柱。与学校的大多数建筑一样,大教堂也由可拉伸和压缩的材料筑成。从建筑高度上看,怪大极为守旧,百年以来始终坚持坚固宽敞但低平的风格,除了几处灯塔外,所有建筑都不得超过标准建造3层高,大教堂也不例外。大教堂的四角是办公区域,中部是一片开阔的空间,这片空间的大小是随时变化的,成百上千人站在其中也不会觉得拥挤,几个人在其中也不会觉得空旷。如果你要往上飞,大教堂的顶部就会往上无限延伸,可能你始终无法触碰到顶;如果大教堂的心情好,或许会为你打开一扇天窗,你轻轻展翅就已身在大教堂外的天空了。怪大的学生不爱被局促在一个封闭的空间内,除了新生报到或隆重的宴会外,怪大的主要活动都在室外的草坪或河边举行。

除了怪大河本身以及三大湖泊外,还有许多的小支流和人工河道,把大多数怪大建筑串联起来,因此你可以通过水路到达怪大的绝大多数地方,甚至比陆路还方便些。如果你选择步行、滑板或其他陆路的话,会经过许多桥。

怪大校园内分布着近百座石桥、木桥,它们中的大多数都安分守己,尽到了一座小桥应尽的本分,即把行人从一岸带到另一岸,不给行人带来负担。但有些桥或者生而倔强,或者后天养成的坏脾气,非要不惜一切代价全力阻止你过河,或者用尽一切手段让你落进河里。如果你不想当众出丑的话,我建议你小心下面这些不守本分的桥。

滑不溜溜桥,桥上没有栏杆,桥面光滑如上了蜡一样,它的人生追求就是把所有路过它的人痛快滑到怪大河里。乐天桥,这个桥一年到头都很快乐,笑点很低,有人路过就像给他搔痒,它会笑的上下起伏,走在上面的人像踩在弹簧上,又如小地震般,摇摇晃晃才能过河。滔浪桥,这个桥的桥面和桥底是完全相同的设计,你走过时它会装作伸懒腰,会出其不意的翻转身体,把你倾倒入水中。天地桥,此桥腹部要么低于两岸陷入水中形成一个下半圆,要么高出两岸凌空水上形成一个上半圆,也就是说路过此桥的行人,要么被甩进水里,要么被抛到空中。

说完桥,我们再说遍布校园里的树。怪大河的两岸遍植波风树。波风树仿佛没有心思的顽童,一身色彩随意变化。晨风清凉时,它如刚抽芽的新叶,清淡柔弱。旭日东升,光照满天时,它舒展开夜里皱起的叶片,贪婪的吸收光彩。待夕阳西下,天色渐暗时,又缓慢的释放白天存储的光亮,供路上行人或树下夜读。当乌云低垂,闷雷阵阵时,它摇身金灿,好似高傲不可屈服,要与逆风斗个输赢。当校园盛大活动时,它又迎乐风、起轻舞,左右摇摆,散发七彩光芒。

少年波风腰部柔韧,会弯下腰来伸出手,把学生托到自己的肩头,读书、聊天、骋目校园或安静的发呆。如果学生会波风语,甚至还能与他们聊天呢。只是他们说话很慢,要有耐心哦。成年波风盘根错节,枝叶繁茂,可以支撑2-3个天屋,非常牢固可靠。老年波风枝叶脱落,会向学校申请成为走道上的长椅、凉亭里的横梁,怪大河上的桥梁或索道、加盟学生宿舍等,反正那帮老头子愿与怪大生死相依,化作灰烬也不要离开。

那年我听说有株波风树申请做棋盘了。也许它是棵好树,但它不是个称职的棋盘。你猜怎么着?它在别人下棋时老是抱怨,一会儿骂人是蠢才傻蛋,一会儿又大惊小怪鼓掌叫好;一会儿嫌人家落子太轻让他走神错过几步,一会儿又嫌人家落子太重害他肚子痛;一会儿嫌人家走的太慢让他打瞌睡,一会儿嫌人家走的太快它来不及腾地方。

话说山外有山,波风先生遇到了脾气更坏的不为先生。有一次在不为先生与人对弈之际,波风先生没管住自己的嘴,又胡言乱语起来。不为先生忍无可忍,霍然长身而起,把这棋盘拍成木屑,揉成一个大木团了。波风先生痛惜自己的遭遇,气不过把不为先生告上法庭。法官判罚不为先生给波风先生赔礼道歉,要恢复原貌已经不可能,只好改造成棋子。

即使做了棋子,波风先生的分身依然个性鲜明。有时候你下棋就发现死活找不到一个棋子,不得已你下了另一个;有时候你发现别的棋子都不见了,只有眼前那位,不得已也只能用它了。你怀疑是对手搞鬼,其实那是波风先生在发表意见呐。

不为先生为了继续与波风先生对着干,给大家提供了一套策略,叫声东击西。好比你要走“马”吧,你得念叨说“走象好还是走车好呢”,这时“象”和“车”被藏起来,但“马”暂时安全了,你得眼明手快的把“马”抓过来、走出去。波风先生并不笨,所以不能长期这样哄他,继而不为先生又提供了数十套策略,如虚实相间、以假为真、釜底抽薪等,感兴趣的话可以购买怪大出版的《不为棋谱》来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