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在硅谷——NetScreen的岁月(3) 防火墙做错了

很快,我的工作重心就转移到设计第一块量产的产品,基本上是基于邓锋原来设计的原型机架构,但是换成了QED设计的MIPS处理器和Galileo Tech(后被Marvell买去)的主控芯片,还要解决原型机DRAM只有一个Bank工作的问题。Charles找到据说替Cisco加工机壳的工厂,仿照2500做了一个铁壳子。当时也不懂散热设计,就在底部装了一个60mm的风扇。因为风扇太大,只好斜着躺在机壳底板上。这就是第一代的NS-100。

虽然产品还没有准备好,但是公司已经开始招销售了。第一个销售来自于Netcom,当时在美国做拨号上网的ISP,还是很有名的。他又陆续介绍了财务总监,一个白人,很nice,不过我现在记不住他的名字了。重要的是,他介绍了好几个工程师加入。其中一个叫Roger Lian,过来担任软件开发经理。

我那一年才30岁,比较愤青。当时每天晚餐Richard的台湾太太也会过来蹭盒饭,我就常常和这两个xx分子辩论统独议题。大家都是各持己见,老毛有时会过来打圆场。不过辩论过后,大家该干嘛还是干嘛,政治和工作、友情分得比较开。

那时,公司也就十几二十人,每周都有一个中午,大家聚在一起,轮流讲各部门的情况。一天销售很兴奋地说,第一台NS-100卖出去了。我们连忙问是哪个客户,他却支支吾吾的,有点不好意思,原来客户是在旧金山的一个色情网站。我们大笑:都进入信息时代了,人们几千年来的基本需求还是没有什么大的改变。

四月份,是美国一年一度的Interop Show。当时正逢网络行业的高速发展,Interop Show是高科技界最重要的展会之一,热到连拉斯维加斯最大的会展中心都容纳不下。初出茅庐的NetScreen把当时最快的100Mbps防火墙NS-100拿去参展,引起了轰动。

一天下午,一向穿着随意的邓锋、谢青他们突然西装革履地回到办公室。原来鼎鼎有名的Cisco请他们去聊了聊。

据邓锋讲,来了十几个VP, 问这问那,其中有一个问邓锋,NetScreen有没有计划开发Gigabit Firewall。98年Gigabit Ethernet还刚刚出现,这位仁兄就憨憨地回答说没有。后来回想起来,第一个被并购的机会就这样错过了,而且是当时硅谷同学们人人向往的Cisco啊。13年后,我从一个思科人的口里听到Cisco很后悔NetScreen让Juniper给买去了,真所谓三十年的河东四十年的河西。

虽然错过了Cisco, 不过展会上的优越表现还是引起VC们的注意。半年前引入一百万美元天使投资这时已经花得差不多了,最终Sequoia Capital(红杉资本)在六月初投入三百五十万美元,算是第一笔正式的风投进来。


(作者:童建,山石网科首席执行长 编辑:陈怀临,弯曲评论首席科学家)

请关注“弯曲评论”,微信号:ValleyTa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