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在硅谷——NetScreen的岁月(1):初识邓锋

没有多久,几个创始人决定租一个办公室。地点就选在Sunnyvale Downtown的一个台湾人拥有的商务楼里。

房间很小,大概和一个宾馆的标间差不多。空调还是窗式的,晚上和周末都不开。我们每个人都有工作,只能下班后过来,常常一干就是到晚上十一二点。邓锋先向代理商借了一块MIPS CPU的开发板,柯严做软件。

柯严是John Hopkins的高材生,相貌堂堂,出身高知家庭,比较文雅。第一次见面,我问他准备用什么操作系统。那时Linux还不出名,流行的是Wind River的VxWorks,号称实时操作系统。他很轻松地告诉我,准备自己搞一个:“OS很简单,我读研究生时就写过一个。”这个有点草率的决定,为后来无数的麻烦埋下了伏笔,那是后话。

有一天,他们两个都来得比较晚,原来是参加一个朋友的庆功宴去了。那个朋友刚把公司卖了。“立马两个Million进口袋了。”柯严一脸羡慕的样子说,还做了做往口袋放钱的动作。

这几个创始人刚起步的时候,其实并没有远大的理想。大家盼望的仅仅是财务独立而已。我们周末午餐,经常去旁边的“台湾小调”,实际上是一个很小的餐馆,只有五六张桌子,而且有趣的是,要先买饭票。在去台湾小调的路上,大家也会聊聊自己的梦想。那时邓锋的理想就是搞一辆Lexus的LS400轿车,用邓锋的话来讲,“那车既豪华又低调,不像宝马那么骚包”。特别要提到的是,邓锋那时开的是一辆破旧的花冠。多年以后,他始终没有兑现当年的理想,而是买了一台比宝马还骚包的Mercedes SL500白色敞篷。

公司准备要融资了,先得取个名,用的是Egis Communications。“Egis是希腊神话中宙斯的盾。”邓锋这样解释说。

我至今还保留有当时的商业计划书,号称要做基于ASIC的防火墙。其实邓锋整天忙于做板子,那时Gong也不来了,大家都明白,芯片开始只是个噱头,所以邓锋的重心都在第一块电路板的设计上了。

不管怎样,还是得有颗芯片的样子,那就来颗FPGA。邓锋请来一对朋友夫妻帮忙,算是合同工Contractor,写FPGA代码。据说他们俩专门接这类活,现钱赚了不少。不过几年后回想起来,一定肠子都悔青了。

板子回来的第一次上电,就通了。只不过两个独立的DRAM bank只有一个工作。也管不得那么多,Charles搞来几个黑色铝合金的壳,算是外壳。

这时候,谢青又领了另外一个人过来。他乍一看像中国人,其实是白人,叫Richard Hanke,性情很温和。原来他的太太和谢青的太太是同事,都是台湾人,他过来负责Marketing。

时间一晃几个月过去了,邓锋他们几个决定从原来的公司辞职,全力投入到Egis里来。邓锋和我谈起来办H1的事情。我有点犹豫,公司还没有人投资,就靠三个创始人每人5万美元的启动资金撑着,一旦失业了,连在美合法居留都是问题;当时邓锋也觉得我全职过来风险太大,因此劝我办个Part time的H1工作许可。不过在加入以后,要干两份工作,每天晚上加班,晚上睡不好觉,人也有点疲了,我就提出干脆回去休息一段再说。邓锋挽留再三,还提出加股票,但看我比较坚决,就算了。

两个月后,又在停车场里遇到邓锋,他很热情地邀请我回去看看。说已经搬到Santa Clara的Great America附近。这时,公司已经从几个台湾人那里拿到了第一笔100万美元的天使投资,改名叫NetScreen。邓锋后来告诉我这也是他取的名字,因为投资人觉得Egis比较拗口。

台湾人的资金进来以后,管理格局也有变化。之前哥仨个是这么分赃的:邓锋任CEO,谢青当CFO,柯严做CTO。不过投资人觉得谢青做CEO比较合适,但是三个人的职务没有明确,最后的名片上印的都是Principle,有点象美国中小学校长的职务:)

中国人在硅谷——NetScreen的岁月(3) 防火墙做错了


(作者:童建,山石网科首席执行长 编辑:陈怀临,弯曲评论首席科学家)

请关注“弯曲评论”,微信号:ValleyTa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