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把“心流”分成两层很重要?

作者Christopher Bergland,2013年3月20日发表于The Athelet's Way

心流是一种精神能量状态,经常发生在一个人全神贯注在某个活动的时候,并且面临的挑战和能力等级相符。“在领域中”是心流的另外一种描述。Mihaly Csikszentmihalyi在他的书Beyond Boredom and Anxiety: Experiencing Flow in Work and Play中第一次定义了心流的概念,他告诉人们:每隔两代人,创造心流体验的方法就需要被重新定义一次。

我用“超流”来定义一种更高级别的、更进一步的心流体验。在物理学上,超流体被定义成“没有黏性和摩擦力的物质状态”。和心流不同,超流可以让心流成为一种常态,并且令人在生活的方方面面以及技术层面上,更容易进入心流状态。

为什么把心流分成两个等级很重要?

在常态下,创造心流是打开心流状态的钥匙。对于任何坚持练习的人,心流体验都可以变得很普通并且易于掌握。很多人认为创造心流状态或者“在领域中”是专业运动员或者天才的专利,事实完全不是这样!

在我追逐成为世界级运动员的过程中,我认识到心流体验有两个明显不同的阶段,而我的教练或者训练师从来没有告诉过我这些。我的经验告诉我,心流体验就像是把同一个范畴内的物体重新排列一样,很多高级别的状态都可以通过更多零碎的“神驰”状态和“巅峰体验”来达到,这些是我在学校里学到的。在过去的很多年里,人们都把心流描述成“在领域中”。在这篇博文中,我会简要说明下有关“巅峰状态”的历史。

任何人都可以进入心流状态,而超流的概念的引入,可以用来描述一种更高层次、更难得的心流状态,超流鼓励更多的人在日常生活中去追求“常态心流”的状态。我拆解心流的目的,就是把心流分解成不同的阶段,以供人们学习如何去创造心流体验,在每天的日常生活中,当人们想做他们热爱的事情的时候,他们可以随时进入心流状态。

超流是什么?

如果把心流比喻成交配,那么超流就是高潮,心流状态是超流状态的起点。我从物理界引入了超流的概念,实际上,你可以在物理实验室中看到超流体是什么,请花两分钟看下这个视频,它解释了氮是如何变成超流体状态的。

如你所见,以无摩擦或者无粘性状态存在的超流体可以做非常惊人的事情,比如渗透进入一个固体表面,翻墙等。创造一个无摩擦的泉水,在理论上永远也不会消失。普通的事物都可以以反自然法则的形态存在,人当然也可以。

我把超流的概念用到了个人表现和团队作业中。当一个团队想要像超流体一样运作,他必须具有类似超流体的玻尔-爱因斯坦凝聚特征。各个领域的教练、经理,以及团队领导者,都可以把心流和超流的概念引入到团队建设中,以改善团队的凝聚力、业绩、竞争力。

在20世纪,作为表达混沌的方法,“无序状态”被引入到心理学中。我把我对物理学和量子理论的看法进行融合,以此来解释人类生存体验中超出自然法则的那一面。我相信通过恰当的训练和良好的专注力,人类可以冲出自然的桎梏,获得无限的可能性。

你可能会觉得这个看法听起来非常不现实,我的朋友对也我说过:“我从没想过这些,一个人不可能在实践和思考的时候,完全没有躯体感受。”很显然,我同意这点,用物理学的观点来解释事物的话,所有的神秘现象和超自然现象都是基于自然科学的,它也提供了实际存在的事物来让我们可以在大脑中想象那些现象。实验室中的可见的物质的存在方式都存在某种行为特征,这些物质的表现看起来就像是科幻小说或是四维空间的某个事物,它为我们提供了丰富的想象空间,对于我们日常生活中的行为和思想,实际也存在着无数可能性,因此,我们完全可以重新改造自己。

如何创造心流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黄色部分是超流

心流之父Csikszentmihalyi发现了这种状态发生条件,当挑战级别和你的能力级别完美吻合的时候,心流状态最容易出现。因此,停留在图中“心流区域”的诀窍是:当你能力提升的时候,挑战级别也要提升。横纵轴分别代表个人能力和挑战级别,每个人的数据都不同,在图中,用黄色标记的部分代表超流。

如果挑战级别过高,人会进入到焦虑状态中,而挑战级别太低,人又会感觉索然无趣。请花点时间看看Mihaly Csikszentmihalyi的讲座心流:幸福的秘密,在这个讲座中,Csikszentmihalyi讲述了很多他生活中的精彩故事,同时也解释了为什么他会花大量时间来研究心流。

Csikszentmihalyi描述了一种“神离状态”,当画家或者音乐家从事创作的时候,他们经常会觉得手是不受控制的。我相信这种状态就是所谓的超流状态,进入心流状态会让人感觉很美妙,但不一定会使人感觉神离。

神离在希腊语中的意思是“站在自己身体之外的地方”。当你试图创造心流并且尝试匹配能力和挑战等级的时候,你是不可能进入神离状态的,掌握这种状态需要时间、耐心,以及大量的练习。你需要让你的身体打好基础,建造起小脑中的肌肉记忆,这对控制这种状态很关键。心流可以让人感觉愉悦,但是也让人感到单调。

当Roger Bannister描述他打破四分钟跑一英里记录的时候,他这么说:“我的身体移动毫无意识,我发现了一种天人合一的状态,我发现了一种新的能量,可以产生力量和和美好的感觉,这种能量我从没想到会存在。”他描述的正是超流,而不是常态的心流。无独有偶,艺术家Paul Klee也说:“我身边的一切都消失了,就像工作在外太空一样,一切都水到渠成,就像果实落地一样,我的手变成了听话的遥控器,我想让它干什么它就干什么。”这就是超流状态。我们可以在同一个范畴对这些“巅峰状态”进行分类,过分关注常态的心流并不好,因为它让心流体验看起来太神奇、太稀有,但实际上这却是很常见的。

作为一个运动员,为了让心流成为我平时训练的一部分,我需要重新思考心流的概念,我想要体会Bannister和Klee所描述的那种境界,但我99%的时间都没有类似感觉。我认为我天赋和能力不足以达到随时进入心流的境界,这让我很灰心,并且想放弃。进入心流状态对其他人来说似乎是个兴稀松平常的事,对我来说却望尘莫及,这令我感到很沮丧。为了继续训练和追求完美,我必须区分心流和超流的概念,这对我来说很重要,对其他人来说也很重要,这也是为什么我在这里多次强调这个问题。

在每次跑步或者比赛之前,我会利用绑鞋带的时间同自己对话:“这次请让我创造一个心流状态,并且突破进入超流状态。”这些经历成为了我日后工作的方向。当身处超流状态,感觉就像穿过马戏团走向一个能让人超脱的纳尼亚仙境的地方。我渴望回到这个地方,因此我一直在孜孜不倦地寻找它。当我感觉从心流状态切换到超流状态的时候,我会对自己说“我做到了!”,这种转换的感觉就像是进入到另一个世界,没有束缚,远离尘世中的喧嚣。

总有一天,我会冲破束缚,到达这个没有摩擦力和粘性的仙境,可惜这种情况永远都不会发生。虽说如此,我可以进入一种日常生活中的心流状态,并且感觉良好。我知道在心流状态停留的时间越长,越有可能打破限制进入到超流状态。对超流状态的追逐让我回到日复一日的练习中,同时也让我的能力等级得到提高。追求超流状态是我赢得跑步比赛的源动力。随着时间的过去,我学到了很多创造超流状态的技巧,这些和巅峰状态都是相关的,我会在我未来的博客中分享更多具体的方法。

当我对别人解释心流和超流的区别的时候,几乎每个人都有个恍然大悟的反应,这类对话往往都非常有趣,因为你所谈及的正是打假所狂热的事情。在你的生活中,你什么时候体会过心流?你如何区分心流和超流?

神经学中的超流

我希望奥巴马所起草的花费30亿美元的BAM(Brain Activity Map)计划可以证明人类意识和量子力学原理存在某种关联,然而,由于目前的大脑成像技术还不成熟,这个观点看起来很不可思议。在科学家可以发明新的大脑成像技术之前,我们必须倚仗自身的想象力和其他的自然科学定律来想象日常生活中的超流是什么样的。

心理学意义的超流和神经学意义上的超流存在着一条确凿的联系。在超流发生的时候,神经元之间的连接,脑电波长度,神经传递素会相互协同工作,而这种工作方式,和日常生活中的方式截然不同,科学家无法用现有知识解释。同时,我们所能做到的,只是把最新的神经学知识用在改善此时此刻的生活上。

The Athlete's Way基金会建立的初衷是研究“上脑-下脑”的分裂脑模型,前额皮质(决定人类智慧的器官)是上脑的一部分,而小脑(决定肌肉记忆的器官)是下脑的一部分。创造心流和超流的关键就在于练习用小脑来彻头彻尾地指导行动,你不需要用你的前额皮质来思考你做的事情。

前额皮质的过度参与会阻止心流和超流,就像Arthur Ashe所说,有一种症候叫“分析麻痹”,当一个人过度思考他正在做的事情,就会产生中断、错漏、失误等问题。关于这个问题,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可以阅读我的博文No. 1 Reason Practice Makes Perfect。在很多情况下,如果你想取得突破性进展或者进入巅峰状态,你需要限制或者“卸下”前额皮质。

在2013年3月14日,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学者在Cognitive Neuroscience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阐述了一个观点:过于活跃的前额皮质会抑制创造性思维。研究者发现,通过阻断前额皮质过滤器,创造性、原始过滤的思维会得到加强,高于平均水平。因此,他们得出结论,在某些情境下,高层次的认知控制并不见得是好的,让小脑参与日常练习和行为(尤其是有氧运动)的好处在于:它会强迫你“松开”前额皮质,这可以让你的行为和思想都非常流畅。

超流、神离、巅峰经历是同步的

在描述心理学状态和体验的时候,语言的语义会非常不同。对于教练和医师来说,用合适的词语描述不同的心流级别和突破很重要,仅仅用“在领域中”来表达是远远不够的,聆听者会丢失很多信息。

Abraham Maslow和Marghanita Laski的工作极大地影响了我对于超流概念的理解,在他1964年的著作Religions, Values, and Peak Experiences中,Maslow从科学的角度理清了一些超自然的、神秘的宗教理论,使这些理论更为长久、主流。Marghanita Laski是这个领域的另一个先驱者,他也做了同样的事情。我的任务则是继续拓展他们的工作,利用基于神经科学的扭曲理论,把这些概念带到21世纪的日常生活中。

Marghanita Laski是一个科学家,同Maslow一样,对神秘和宗教作者笔下的神离经历非常着迷。1961年,Laski出版了一本书,名字叫Ecstasy: In Secular and Religious Experience,讲述了正常人在日常生活中,如何体会和解析神离经历。

Laski制作了一个问卷,分发给了63个志愿者做调查,全是类似“你是否知道一种超然的神离状态?你如何描述它”的问题。如果某个经历满足以下三条中的两条,Laski把它归类为“神离”,这三条是:完整、无穷、极乐、新生、满足、喜悦、超脱、完美、自豪;联系、新的或者陌生的知识;并且至少有如下一种感觉:无差别、时间消失、位置感消失、物欲消失、或者感觉平静、安宁。

我也制作了一份问卷,让被调查者描述心流和超流状态下的感觉。我的调查借鉴了Laski的调查,但是我把调查的中心概念分成了两层。再一次,人们用了不同的语言来描述一种普遍的心流和超流状态。

Maslow则把巅峰体验描述成“生命中,让人最愉悦、最兴奋的时刻”,包括狂喜和安宁、奇妙和惊叹,也有可能包括完美的协作或者对深层知识理解力的加强(似乎能够从一个完全不同的角度理解世界,并且变得学识渊博、灵感迸发)。

Maslow始终认为巅峰体验是可以持续学习和改善的,因此,对于那些从未或者抵触巅峰体验的人群,他们可以试着接触这个领域,这给了他们一个个人成长、整合、实现的途径。这也是我做超流研究的目的,我会终身致力于此,把这些思想传递给其他人,将神经学和实践方法相结合,向人们强调超流如何提升他们的表现和竞争力。我会持续在Psychology Today的博客发表文章,并在我的下本书中讨论实现超流的方法。

日常生活中的超流

我鼓励你在日常生活中多注意下自己的心流和超流状态,也多观察下周围的人是何时进入这种状态的。给这种状态一个名字,加上标签,使它成为你自己的东西,心流和超流可以变成你在日常生活中一直寻找的目标。

你在电视上见到的大部分名人能得到那个地位,往往是因为他们在实践中经常创造心流,并且反复练习,最后在各自领域变成了非常优秀的人。看电视的时候,试着给激动人心的时刻加标签,从美国偶像到温布尔登,任何才艺展示的地方,都有才能出众的人,他们那些让你起鸡皮疙瘩的表现正是超流。花点时间思考下超流的要素,把这些要素进行有机的组合,它们可以帮助你表现得更卓越。

他人的心流体验是有借鉴意义的,可以通过观察其他人的心流体验来学习,然后总结出自己的一套方法。作为一名运动员和教练,有一次在听一位退伍海军陆战队军人描述突袭本拉登行动的时候,我被吸引住了,训练过程的每一步都是创造超流体验的步骤,先在生活中进行数周的模拟训练,虽然存在很多小的意外和障碍,任务的执行仍然可以做到畅通无阻。换言之,这个任务是个用超流状态完成的任务。

如果你有时间,我鼓励你去看看这段视频。这段视频展示了一个团队如何像一个人进入超流一样协同工作,就像创造了一种人类的玻尔-爱因斯坦凝聚一样。

结论

在人道主义层面,追求超流状态也是意义的,并且可以升华和感染他人,简而言之,可以让人在毫无希望的情况下创造光明。追求超流是人人平等的,也是自由的,它并不需要高等教育和物质条件。

超流理论也把积极心理学带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仅仅同人们谈论心流和超流状态的经历就可以创造希望、乐观的情绪。追求超流也是摆脱无助和焦虑的关键方法。Martin Seligman在谈及积极心理学的时候,喜欢用-5到+5的评分标准来说明问题,他所推崇的状态是一个0到+5的积极状态,基于这个简单的评分方法,我认为0到+5的状态是心流,而+5到+10的状态则是超流。

心流和超流状态是每个人在每天都应该追求的事情,我希望这些信息能激励你去这么做,这会让你的生活变得更加美好。经常性地创造心流和超流体验可以帮助你达到巅峰状态和个人极致状态。

出处:Superfluidity: The Psychology of Peak Perform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