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用在微信的时间比较多,微博并未用心经营。但微博的浏览量最近提升很快,基本每条转发浏览数都在3000以上,每天浏览量达上万或者数万的帖子不在少数。如果使用粉丝头条,那么浏览量都会突破10万,甚至高达数十万。

虽然微博的转发数和浏览量在同步增加,但新增粉丝数并不多。出现了微博圈子化也就是微信化的现象——浏览和转发你微博的,基本总是同一群人。微博的“微信化”现象还体现在:目前已经罕见新的大V或知名人物新增为粉丝或基于特色内容增加关注,更多的情形,是在微信群或线下交往相识后,再到微博上进行互粉。那么,微博的新增关注,实际上就多来自于“熟人圈”了。既然彼此关注的多为熟人,那么转发也在熟人圈中进行就顺理成章。实际上,现在微博上形成了官博发新闻,专业圈互转窄众信息的新局面。公众话题的参与度在降低,恐怕是因为人们对“与我无关”的事,关注度已经大不如前。

微信的情形却与之相反。以我为例,现在微信好友已达511人,于是在朋友圈也不敢再发私人信息。自己内心里那些小感慨、小迷惑、小波动,都不敢在朋友圈发表,当然更不敢在粉丝超过两万的微博上公布,只好闷在心里烂掉了。于是朋友圈越来越像个微博认证号了——发表的多是新闻及评论、专业资讯和艺术图片等,原本居主流的私人照片及社交功能越来越退居次席。

再说说微信群,两个多月来,我被拉入了不下10个微信群,多是互联网研究的专业群,也有个别纯社交群。但总的来说,真正有活力、持续有高质量互动的微信群并不多。而且,由于自己扮演的微信群“群众”角色过多,让我的时间也越来越碎片化。我已经难得在这些微信群中发言,而过去热闹的同学群早已没了新话题,如果缺乏兴趣的驱动和议题的策划,可能这些各色各样微信群的疲劳期,很快就会到来。

两个月来,我自己也是忙得不可开交,每天疲于奔命。往往得根据当天最紧急的事项安排日程,而这种情形下,深感做减法才是生活的要项。于是,我对微博、微信这最耗费时间的“二微”做出以下处理:

  • 微博,以专业微信群中的群友为最主要关注对象。减少对其他无关人群和内容的关注。
  • 微信,尽量缩小微信群的参与范围,对朋友圈的时间线信息流进行严格筛选。

做好减法,就是对自己生命的最大负责。只关注少数关键的人,做几件与梦想、信仰相关的事,在芸芸众生中,选择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今天看到一幅图,颇为感慨。原来在我们生活中居于重要位置的微博和微信,在中国互联网的版图中也只是两个小圆圈而已。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那么,在这两个小圆圈里玩社交游戏的我们,更是小小的一点了。但正是这些小点相互链接,构成了一个个错综复杂的社交网络。

在时间稀缺的情况下,就必须有所取舍。而选择往往决定了人生,无论是现实的,还是虚拟的。

我就是这样,把微博玩成了微信,又把微信玩成了微博。希望,最终不会玩丢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