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很小的时候,家教很严,作为教师的父母不认为整天跟一帮所谓的朋友混在一起能提高他的学习成绩,即使放假,也要老老实实呆在家里, “你看老张家的孩子,怎么就那么懂事那么有出息,期末考试全校第一!” 老张家的孩子曾和他非常要好,后来变得疏远,他不理解,为什么父母一直夸耀别的孩子却又不让自己和他们接触。 长期对他实行闭关政策给他带来的唯一好处是:他被迫养成了爱看书的习惯。 实在憋得无聊了他就翻看书架上的父母的书,他惊讶的发现自己一下子就陷入到那些书中,慢慢的他发现现实中的困惑都能在书中找到答案,他读海明威,杰克·伦敦,司汤达时会感到浑身激动的颤抖。 伟大的人大多都是孤独的,他们的思想很难被人接受,然而他们从不放弃追求自己的梦想。他得出这样的结论。 大学他选择的是电子工程系,因为选专业前他一直着迷于爱因斯坦和他的相对论。可是书本里那些枯燥的理论和公式和老师的照本宣科让他厌烦,大学的图书馆当时的心灵的庇护所,他偶然发现一本关于黑客的书,讲的是一个名叫凯文·米特尼克的计算机天才,整个互联网世界他随便出入,如入无人之境,北美空中防护指挥系统,FBI等最高机密网站的防护措施在他面前形同虚设...... 他再一次热血沸腾了,从那一刻起,他决定把所有的激情投入到计算机领域中。 毕业后,他来到北京,IT行业泛滥的城市,放眼望去,周围茫茫多的代码民工,而他,只是其中的一个。他开始变得理智,慢慢的适应这一切,尽管他是寝室中挣得最多的一个,他还是经常被现实和理想的差距搞得很迷茫。 他需要一个女朋友。 他跟异性接触是需要一段时间的,长期埋头于书海和虚拟世界中,导致他的情商很低,但相处时间长了,会发现其实他是个很有意思的人。算不上学识渊博,但他涉猎广泛,谈吐风趣幽默,了解他的人基本都会喜欢他。 他开始约暗恋已久的女孩子出来吃饭,一起逛街,一起看电影,聊电话到深夜,记住她的生日并在那天精心准备一份礼物,畅谈人生理想。 “我的梦想是周游世界。” “好啊,呵呵,支持你,到时候带上我,我想看拉美西斯二世的神像。”她的微笑总是能给他带来无限的动力。 开始交往的时候,他甚至不敢正视她的目光,到后来,他可以很自然的在一起吃饭到时候手舞足蹈的描述刚刚发生的搞笑事件,她笑的前仰后合。 他感到命运总是爱捉弄人,幸福突然降临到一向习惯压抑的他面前,他不止一次激动的差点流泪。 直到有一天,那天是情人节, 他按捺住澎湃的心终于熬到下午六点,提交代码,关上电脑,抓起电话冲向电梯,情人节,多么美妙的节日,仿佛置身天堂。 “亲爱的,今天我们去五道口那家西餐厅吧,然后......” “君......”她小声的说。 “怎么?” “我今天有约了,我现在在他的车上。” “......哦,那,那好吧,改天再说吧。” 他僵在了电梯里,甚至都没来得及按下一层的按钮,而他感觉自己好像在坠入地狱。

世道变了,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弹一手好吉他,会讲几个笑话,或者像像于连那样能把《圣经》倒背如流,就能轻易征服女孩。 或许是自己脱离现实太久,一直沉溺于虚拟网络世界,早已跟不上节奏?不,女人的心是复杂的,一定是自己根本就不了解,是自己的想法太单纯了。 然后他还是想从书中寻找答案,他翻出凯文的《入侵的艺术》,有什么比入侵号称最高安全的系统更复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