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神有灵的余力能造多人,他不是单造一人吗?为何只造一人呢?乃是他愿人得虔诚的后裔。所以当谨守你们的心,谁也不可以诡诈待幼年所娶的妻。 《玛拉基书》 2:15

众所周知,上帝创造了亚当,并说“那个独居不好”,于是在亚当沉睡时,拿出亚当的一根肋骨造了夏娃。对此,有时不禁奇思幻想,为什么上帝当时不多拿亚当几根肋骨,再造一个春娃、秋娃、冬娃?这样伊甸园里的亚当的独居,一下子变成了“群居”,岂不是更热闹,更好?后来又翻到《玛拉基书》,算是得到了答案:并不是上帝没有余力造更多的人,单造一人,乃是“愿人得虔诚的后裔。”

回到现实,又发现人不只是希望得到“虔诚的后裔”,也希望得到“忠诚的爱情”。有爱心的人,或许他可以与他的朋友分享他的成功、他的快乐、他拥有的物质财富,但他决不会与任何人分享他的爱人。我们也是一样,在其他方面,可以多人分享,在爱情方面,却永远只能独自属于我们个人。其中,任何一个人想让第三者介入。作为旁观者的我们,不但不会说他(或她)无私、心胸宽大,反而会指责他(或她)花心、无耻。在爱情方面,我们都是自私的。人人都希望有分只属于自己的爱情。人人都希望自己的爱人,在爱情方面,一生一世都只忠贞于自己。

其实,不仅是爱情需要专注,在工作方面同样也需要专注。就像婚姻是一夫一妻制一样,工作上也是一人专注一个领域,一个行业。或许,社会上不乏那种精强力盛的人同时兼做几分工作,但那毕竟是少数,而且也难以持续很长时间。在这个分工越来越细的时代,工作方面,需要的不是全才,更多是的需要专才。公司就像个机器,工作岗位就是个螺丝钉。你守住你那个岗位,尽到做好螺丝钉的职责,工作就到位了。如果不能胜任工作,不能顶住那个螺丝钉的空洞,对不起,市场经济时代,以盈利为目的公司不会养无用的人,你只能另谋低就了。当今的大学生找不到工作,其中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就缘于在大学里什么都学,什么都懂点,似乎成了全才。可实际上,在职场上什么才也不是,一切几乎还得从零开始。

纵观软件行业,随着技术的发展,行业也越分越细,对人才的需求也似乎越来越“细”,越来越“专”了。 从小处讲,软件系统是一个系统,可分为前台和后台。前台有前台工程师,后台有后台工程师。前台工程师精通于前台开发,可以不太熟悉后台开发。后台工程师精能于后台开发,可以不太熟悉前台开发。从大处讲,软件行业作为一个产业,甚至作为一个产业链,领域越分越细。网络的,有专门的网络工程师。软件的,有软件工程师。硬件的,有硬件工程师。硬件加软件,再加网络,才能一个整体的平台,把系统跑起来。此外,软件工程师也可按所使用语言再细分,Java、ASP、PHP等。甚至在同一门语言中还可细分,如Java又再分为J2EE、J2ME、J2SE等。

不仅如此,信息化算是个服务行业,可服务于其他各行各业。在行业里又渐渐细化。大的集团性公司可能因为资力雄厚,各行各业通吃。小的软件公司,资源有限,能力有限,就专注于具体的某个领域、某个行业的信息化。因此,有专注于医疗行业的信息化,有专注于保险行业的信息化,有专注于房地产行业的信息化等等。每个行业有每个行业不同的特色。小的公司因为长时间只专注一个行业,所以在这个行业有了许多的积累和沉淀。靠着这些沉淀和积累,也可以形成一定的竞争力,到市场上和大公司抗衡,抢一块蛋糕来养活自己、滋润自己。作为信息化中具体干活的软件开发人员,倘若不仅仅在技术方面专注某个领域,同时又专注某个行业的信息化,那么,自然而然,个人的价值和竞争力也随之水涨船高。

 然而,专注固然好,但这并不是意味着工作和学习只能围绕着某个领域、某个行业转。如果不能做到“博而精”,那么我们可以退一步,选择“专而精”。可是,假如有精力和时间可以做到“博而精”,又何必再固守“专而精”呢?上帝确实为亚当只造了一个夏娃,但上帝并不是就只造了一个女人。妻子、或女朋友固然只应有一个,但女性朋友并非不能交。相反,与其他的女性朋友交往中,不仅能得从友谊之乐,或许还能更清楚、更全面的认识女性,从而对自己的妻子、或女朋友了解更多,认识更多。反过来,女性对男性的认识也是一样。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偶尔,走出自己从事的行业,所专注的领域,到别的行业、别的领域转转、看看。就像逛商场一样,即打花了时间,又丰富了见识,获得了乐趣。这样很好,但切记,一定要记得回家。回到你“幼年所娶的妻”的身边,回到自己专注的行业和领域来。

否则,没了家,就容易变成流浪的孤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