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品质论信誉

以品质论信誉

影响地图是由Mijo Balic 和Ingrid Domingues引入的效用映射方法的一个变体,它集合了由Rober O. Brinkerhoff发明的、在培训组织中使用的影响地图、Chris Matts的特性注入思想和Tom Gilb的可度量性及迭代交付思想。 影响地图很大的程度上是基于以上作品发展出来的,可以说所有的好主意都来自他们,我只是从现代软件交付实践的视角把它们联系在了一起。本书的最后列出了这些原始思想的引用出处。而把这些思想联系起来的想法大多来自我与Craig Larman, Tom 、Mary Poppendieck、Dan North、Gordon Weir,、Jeff Patton 以及Matthias Edinger之间极具启发性、洞见性和挑战的谈话(排名无先后之分)。

通过整合以上的思想,影响地图提高了这些经过考验的产品和项目管理策略的可用性和速度,使它们更好地符合现代软件交付方法,同时它也把来自其它领域的优秀思想带到了软件开发当中。

这本书描述了我本人使用影响地图的方式,在之前的工作中我将其称为“效用地图”,因为它和InUse(一家瑞典的数字设计公司)的效用地图在结构上类似,但是我使用它的方式又是根本不同的。我使用的方法和Brinkerhoff在“高效培训(HET)方法”中描述的更类似——路线图和按迭代精化的里程碑计划。还有,我对其中的一些问题做一些小的调整,将使其能更好地适用于我所工作的项目。InUse使用效用地图的目的是引导创新产品和用户体验设计。作为一个咨询师,我和极具上进心的组织一起工作,帮助他们改善交付实践,他们通常面临的困扰是范围蔓延、缺乏整体图景、开发团队和业务目标不能保持一致。他们在构建错误的软件上浪费了很多精力,影响地图是解决这些问题的良方。

与InUse的效用地图使用同样的名字引起了一些混乱。某个著名的咨询师曾经和我的一位客户说:“Gojko 完全错误地理解了效用地图,但是他的确在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我曾经数次在瑞典——InUse的所在国——讲相关话题,观众们会抱怨我对效用映射的表述是错误的。这也是为什么,从现在开始我将用影响地图而不是效用地图来命名我的方法,我希望使用不同的名字来避免进一步的误解。

Craig Larman建议用“影响地图”命名,它和效用地图足够类似,又有足够的区别,不至引起误会。Brinkerhoff 把他的计划叫做可视化的影响地图,这证明了这个名称的可取之处。他的地图是用来管理组织的培训计划的,因此我认为引起误解的风险并不大。

与InUse的效用地图在名字上划清界限,让我可以完全专注于软件交付的范围管理,并以更适合的名称来命名地图中的元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