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el、Apress 、网志 和网志书

“很久以前,在一个很遥远、很遥远的星系中……” 好吧,实际上没有那么久啦,那是在2000年接近年底的时候,Apress出版公司正式运营刚满一年。当时,我们只是一家非常小的计算机书籍出版商,毫无名气。那一年,我们计划出版的书籍只有很少几本,大概只相当于Apress现在一个月的出版量。

那时,我苦苦学习如何成为一个出版商,可能花费了过多的时间,忙于浏览网站和编写程序。有一天,我偶然来到了一个叫作“乔尔谈软件”(Joel on Software)的网站,发现网站的主人是一个观点鲜明的家伙,他的写作风格有点不寻常,很聪明并且还有意挑战一些传统观念。最特别的是,那时他正在写一组系列文章,批评大多数软件的用户界面是多么糟糕。总的来说,这主要是因为程序员们对用户的实际需求几乎毫无所知——用乔尔和我经常使用的话说,这叫作“bupkis”(近乎没有),这是一句来源于意第绪语 的纽约土话。我同许多其他人一样,被乔尔的这组系列文章以及其他几篇随笔吸引住了。

然后,我就冒出了一个想法:我是出版商,我喜欢读他的文章,那么为什么不出书呢?我给乔尔写信,自我介绍了一番。虽然他起初有些怀疑,但是我不知怎地就说服他相信,如果他将那组用户界面的系列文章写成一本书,会有很多人购买,我和他都会赚到很多钱。(当然,那是发生在很久以前的事情,那时FogBugz 还没有变得像今天这样成功,乔尔也还不是一个令人羡慕的收入颇丰的演讲者。不过,那时我们都比现在年轻,并且正如你想的那样,比现在穷得多。)

闲话少说,乔尔后来又为新书加入一些新内容,使得它更具吸引力,我觉得也更有销路了。突然之间,Apress就必须考虑如何出版它的第一本全彩书籍了。《面向程序员的用户界面设计》(User Interface Design for Programmers)正式出版是在2001年6月21日。现在,它被公认为有史以来第一本“网志书”(blook) 。令计算机图书行业和我本人有些震惊的是,按照当时的畅销标准,它竟然成了一本很优秀的畅销书。顺便说一句,直到今天,它仍然在不断重印,仍然卖得非常好,仍然值得一读。(不过,作为乔尔的出版商,而不是作为朋友,我想对他说:你是不是该考虑出个修订版了?)

不过,还是有人出来说,《面向程序员的用户界面设计》并不是一本纯粹的“网志书”,因为加入了“太多的”网站上没有的新内容,使得这本书看上去更像一个混合体——我的看法是,这正同它的先锋地位相适合。

短短几年之后,“乔尔谈软件”成了全世界程序员中最著名的网志,原因当然是乔尔一直不停地写作那些非常有趣的文章。其中最著名的大概是那篇经典文章《微软公司如何在API战争中失利》(How Microsoft Lost the API War)。据我所知,这篇文章着实把微软的开发部门折腾得够呛。

这样,我就有了另一个想法:将乔尔最好的那些文章收集起来,再出一本书,不作大的变动,除了加上一篇字数很少的前言,只要乔尔觉得合适就可以。这样一本书的名字就叫作Joel on Software 。即使书中98%的内容都能在互联网上找到,即使人们认定Apress出版这样一本书一定是疯了,它还是在2004年底出版了。今天,这本书已经印刷了10次,而且依然是一本畅销书。

为什么呢?人们的阅读习惯并没有改变,在像品尝美味的巧克力糖果一样品味乔尔的文章时,很多人仍然习惯于看书而不是看浏览器。

但是,乔尔并没有因此停下来,他依然在努力思索如何才能更好地编程,或者怎样招聘到优秀的程序员,他也没有停止用自己的观点挑战传统看法。所以,我说服他,现在可以出一本续集,收录2004年底上一本书出版之后的那些“乔尔的精华文章”。

结果就是你现在手里拿的这第二本文集,乔尔的观点、随感以及偶尔的夸夸其谈都浓缩在了他才华横溢的文章之中。除了少量的编辑加工,原文几乎毫无变动,但是同显示器屏幕或者Kindle阅读器 相比,你确实以一种非常不同的形式拥有了最新的“乔尔的精华文章”,现在这被称为“网志书”。(我要对乔尔说,我很希望你像中意第一本集子里那些文章那样,中意这本集子里的文章。)

这本书同第一本一样,有着不同寻常的封面和副标题。这是因为乔尔和我都是藏书爱好者(好吧,乔尔才是藏书爱好者,我是藏书狂人)。17世纪和18世纪那些经典著作的印刷商,为了让他们的书变得生动,往往会做一些特别的设计,我们两人都非常喜欢这一类东西。在第一本Joel on Software的封面上,我们向伯顿的《忧郁的剖析》 致敬;这一本的封面上,我们向霍布斯的《利维坦》 致敬,它的封面很著名,一个巨人由许多个小人组成。乔尔和我都感到这个隐喻很不错,可以暗示程序是如何编写完成的:宏伟的整体由个体组成,并且个体是关键。

最后,是一点很个人化的说明:尽管现在乔尔的名气很大,但他依然是一个很朴实的人,或者再一次用我们共同的土话说,是一个真正的“mensch”(好人)。我非常骄傲,我有这样一个好朋友。 Gary Cornell Apress出版公司创始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