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话的力量

我对我的客户、一支百人团队的领导说:“你们并不是没有优先级。你们的优先级策略是最后来的事情优先。”

他苦笑不语。因为他知道,这就等于在说,他手下的百十来号人基本是在做布朗运动;更因为他知道,这是实话。只是他自己不能说,他的手下人也不能说。

事情经常是这样:尽管所有人都知道,但谁也不会把它说出口,因为说那样的话是政治不正确的。比如说吧,也许你早就知道你手上那个项目注定是条死鱼,但你敢说出口吗?更多时候,你会让自己变得乐观──乐观程度与最后期限的紧迫程度成正比,直到时间夺走你所有的手牌。

另一些时候,你知道自己碰巧做对了某些事,你不愿意新来的经理改变它:取消每周四晚上的三国杀,把团队从大会议室里搬回格子间以便“释放资源”,把几个模块外包到一千公里外的另一个城市。可你没办法说服领导。“你有度量证据吗?”当然,你没有,而削减成本总是政治正确的。

情况不会自己变好的,如果人们连真实情况都不敢说出来的话。

幸运的是,像Tom DeMarco这样名声和年纪(这很重要)都足够大的人可以不在乎政治正确性──换句话说,他们可以说实话。这本《项目百态》就是他们关于项目管理的实话集。

在这本实话集里,作者们挑选了86个项目管理中常见的模式,从“肾上腺素成瘾”①直到“模板僵尸”──从英文书名不难看出,这无非是“从A到Z”的又一个变体。这些模式,诚如一位评论者所说,有良性的,更多的不仅恶性,而且丑陋可笑。读这样一本书,你会笑,更多的时候你会摇头苦笑,甚至如芒在背。“我的团队没有肾上腺素成瘾吗?”很多读者将很难面对这个问题。

① 这是原书中第一个模式名,本书译为“玩的就是心跳”。——编者注

那就对了。

我要感谢我的同事金明向我推荐这本书:几位作者帮我们消解了政治正确性的风险,我们就可以放心地说出实话,然后努力进步。下次当同样的模式出现时,我就可以大声地说:“这就是《项目百态》中的××模式。”或者当我再次面对前面提到的那位客户时,我可以把书递给他,对他说:“也许你该看看××模式。”

也许你也应该看看。

熊节

ThoughtWorks中国公司首席咨询师

《重构》译者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