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自于媒体世界,你也许曾经听说过,我们对于未来有许许多多的问题,”《连线》杂志的主编克里斯•安德森(Chris Anderson)在TED 2010的一场演讲中谈到,“好消息是,我认为我们已经找到了部分答案。”

受到移动应用制造商的成功案例的吸引,包括Condé Nast在内的那些利润不断流失的出版商都急切地希望在苹果的最新发明上与之合作,而这项最新发明指的是iPad平板电脑,一款继iPhone之后出世的9.7英寸触屏设备。《连线》是这种新媒介的早期应用者之一,在该设备发布后仅两个月内就发布了一期iPad版的杂志。“我们认为它能够改变游戏规则。”安德森这样告诉TED的观众。

的确如此,在苹果还没有正式发布iPad之前,许多技术记者(其中也包括我)就已经在鼓吹它重塑出版业的可能性了。毕竟,有什么能比一款连接在历史上最成功的数字商业平台iTunes上的闪闪发光的新玩意儿,更能够复兴岌岌可危的报纸和杂志呢?

然而,我们并没有预测到出版商的编辑内容会需要由苹果喜怒无常的应用商店审查者认可,就像Bild当初一样。如果《连线》发布了被苹果视为“令人厌恶的”内容,会怎么样呢?

我们暂时还没有看到过主流出版物因为被苹果视为令人厌恶的内容而遭到拒绝或者撤销的情况,然而,由于媒体拥抱了像iPad这样的新式出版媒介,随着越来越多的设备被销售出去,这样的问题会不断增加。媒体的运作必须将数字平板产品集成到它们的基础架构中,并得到软件开发者、设计师以及内容创作者的支持来促成这样的转变,而这不仅困难重重,而且成本高昂。不仅如此,如果广告商在iPad版出版物上的投资更多的话,就会转而迫使出版商优先考虑分配给这款设备的资源了。所以,如果一款《时代》杂志应用在iPad上的销量要比印刷版本更高的话,那么该公司就很可能首先为iPad创作内容,然后再为印刷版和网络版创作。但如果这样一来,作为读者的我们所获取的一切媒体就很可能全都是被审核过的、“苹果应用商店安全”版本的内容了。

尽管如此,iPad应用当然还是有可能会成为出版商正在寻求的利润金矿,在iPad才刚刚发布时,就有许多大型公司花了7.5万~30万美元不等的价钱在《新闻周刊》、路透社、《华尔街日报》以及其他主要出版商的iPad应用中刊登广告。为了进一步说明数字出版物将会是一种需要认真对待的商业,美国杂志出版社(Magazine Publishers of America)进行了一项研究,发现美国客户中有60%有望在接下来的三年内购买一部电子书阅读器或者平板电脑。 鉴于苹果在移动技术方面的领先地位、苹果及其应用商店增长的势头,以及广告商排着队等待iPad商机的狂热之情,苹果将不可避免地在某种程度上影响出版商的出版内容。 如果你知道沃尔玛和音乐产业之间的事情,那么这个故事也许听起来会似曾相识。沃尔玛拒绝销售任何带有“家长指导”(Parent Advisory)标签的音乐专辑,而且这家超级零售商在过去还时不时地要求艺术家修改在它看来令人厌恶的歌词和CD封面。鉴于沃尔玛是全世界最大的实体音乐零售商,许多人都认为它改变了唱片业制作专辑的方式。在制作过程中,许多音乐家和唱片公司都会为了是否要净化歌词和专辑封面来得到沃尔玛的认可而仔细斟酌。为了避免发生冲突,大型唱片公司经常会发行两个版本的专辑——一个是给沃尔玛的“净化”版本,而另一个是未编辑的版本——但是只为那些巨星级艺术家才这么做。名头比较小的艺术家就没有两个版本的CD,因此他们的压力是最大的,要么屈服于沃尔玛,要么就丧失为大众所知的机会。 在苹果的例子中,除了让我们的内容任由审查团队的摆布,我们还必须遵守苹果对于应用的技术要求,而苹果可以随意改动这些要求。实际上,安德森的iPad应用差不多就是苹果变化无常风格的牺牲品。《连线》和Adobe公司有着长期的合作关系,后者给《连线》提供了软件InDesign和自定义的插件,用于设计出漂亮的杂志页面,而这两方达成了一项协议,要共同利用Adobe Flash制作一款平板电脑版本的出版物。然而,就在安德森在TED演讲中介绍了《连线》的平板电脑应用两个月后,苹果就修订了iOS程序员协议,禁止在创作应用时使用第三方的编程语言。这一改动将Adobe的Flash代码生生阻挡在了门外,阻挠了《连线》的计划。不过,在《连线》要求Adobe重新用苹果认可的Objective-C编程语言修改了应用之后,该杂志的iPad应用最终还是成功进入了苹果的应用商店。

苹果禁止使用第三方编程语言的规定致使创作者之中刮起了一阵争论的风暴。这次强烈抗议甚至使得乔布斯提笔写了一封公开信,信的标题已是人尽皆知——《对于Flash的想法》。在信中,这位CEO说苹果阻止Flash是为了保护移动产业的革新。 他解释道,Flash程序是为带有鼠标和键盘的计算机制作的,而不是面向iPhone这样的触屏设备,而且它的运行效果非常糟糕,在Mac上经常会导致崩溃,而且会极快地消耗电池电量。“我们从痛苦的经验中认识到,让第三方软件层进驻平台和开发者之间最终会导致出现不达标的应用,并妨碍平台的改进和发展,”乔布斯写道,“如果开发者对于第三方开发库和工具形成了依赖的话,它们就只有等第三方选择并采用新特性以后才可以享受到平台改进所带来的好处了。我们不能任凭第三方来决定它们是否会,以及何时会让开发者享受到我们的改进。”

到了2010年晚些时候,由于一些不为人知的原因,苹果取消了对于第三方语言编写的应用的禁令。然而,iPhone程序员汉普顿•卡特琳(Hampton Catlin)告诉我,他接到了FTC打来的电话,他们正在调查由于苹果对第三方编程工具的禁令而产生的反竞争的控诉。 这表明苹果很可能是在FTC的压力之下才放松了它的限制。

但是,到了2011年的2月,苹果又发布了一项新规定,这一条规定显然是专门针对出版商的。苹果创造了一种出版物订阅服务,其中用户通过应用订阅杂志、报纸、视频或者音乐,而出版商则从用户的订阅中获利,苹果收取通过应用销售的订阅利润的30%。所以,比方说有一位顾客花钱订阅了iPad版本的《连线》杂志,那么出版商能得到订阅利润的70%,而剩下的则归于苹果。这种3∶7的分成方式和苹果与任何在其应用商店中销售应用的应用程序员之间的分成方式一模一样,但是这种订阅政策到后来就变得越来越令人困惑而含糊了。

订阅政策上说,出版商在销售订阅服务时,必须使用苹果私有的应用内支付系统。过去,有些出版商会引导iPhone、iPad或者iPod Touch客户进入外部的网页链接,不通过苹果的应用商店购买独立的书籍或者杂志。苹果的这条新规定要求出版商直接在应用里面进行销售,出版商可以继续通过自己的网络商店进行销售,但是在应用里面不允许出现指向其网络商店的URL。不仅如此,出版商在苹果的应用商店之外所给出的订阅价格不允许比应用里面的低。最后,还禁止出版商在没有用户许可的情况下收集应用中订阅者的用户数据。 “我们的哲学非常简单:当苹果给应用带来了一个新订阅者的时候,苹果可以赚到30%的利润;当出版商将已有的或者新的订阅者带进应用中的时候,出版商收取100%的利润,苹果不会索取任何东西。”苹果的CEO史蒂夫•乔布斯在一次新闻公报中说,“我们所需要的只是,如果出版商在应用之外的地方销售订阅服务的话,那么在应用内也要有相同的(或者更低的)订阅价,这样,顾客就能够在应用中通过点击一个按钮轻松进行订阅了。我们相信这种革新式的订阅服务将会为出版商提供一种全新的机会,在iPad、iPod touch和iPhone上扩大其内容的数字访问量,让新老订阅者都感到称心如意。”

订阅政策对于客户的好处是很明显的,当他们直接在应用里面购买订阅服务的时候,可以得到更快、更无缝的体验。但是从出版商的角度来看,这样的政策似乎是不公平的。有许多软件公司都通过iPhone、iPod Touch或者iPad的应用提供每月服务。然而,软件服务提供商并不一定要使用苹果的应用内支付系统或把30%的订阅利润让给苹果,但是出版商却必须这么做。凭什么呢?出版商和软件服务提供商之间有什么区别,它们不都在使用应用渠道来销售产品吗?在这点上,苹果将出版商和普通的应用程序员区别对待了,这让其应用商店成了一个不公平的竞技场。如果出版商不乐意的话,苹果很可能会在将来修改这一订阅政策,但是这最初的政策就要求出版商放弃定价权,并且放弃和客户之间的直接接触。“有了所有人都想拥有的产品和所有人都进去买东西的商店,凭借这样令人羡慕的组合,苹果相信自己有能力诏告出版商:他们都是我们的客户。你可以‘租用’他们,但是他们依然在我们的监管之下。”《纽约时报》的大卫•凯尔(David Carr)这样说道。

苹果的部分其他政策规定也同样严格。EFF(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电子前沿基金会)利用《信息自由法》取得并公开了曾经保密的iOS开发者协议。 所有开发者必须签署这份合约才能通过苹果的应用商店提供应用,而这份合约一边倒的程度令人咋舌。

  • 苹果公司禁止公开声明,禁止开发者谈论这份协议。(这就是为什么需要靠《信息自由法》才能得到它。)
  • 使用iPhone软件开发套件制作的应用只能通过苹果官方的应用商店发布,不能在黑客开设的未经授权的应用商店中发布。
  • 苹果公司对开发者的损失赔偿不超过50美元。
  • 如果第三方由于开发者的行为控告苹果公司,那么苹果公司可以要求开发者进行全额补偿。
  • 禁止针对iPhone SDK的软件逆向工程,或者帮助他人进行软件逆向工程。
  • 禁止修改苹果公司的产品。这也意味着禁止那些允许他人修改或者破解苹果公司产品的应用。
  • 苹果公司可以“在任何时间撤销你的任何应用程序的数字证书”,这就意味着即便一款应用已经被认可了,它也可能会被取消。

简而言之,开发者的iOS作品基本上是属于苹果的,因为开发者无法将它们提供到别的地方去。“如果苹果的移动设备是计算产业的未来,可以想见这样的未来相比过去的PC时代,将对革新与竞争产生更多的限制,”EFF的高级律师弗雷德•冯•罗曼(Fred von Lohmann)说,“苹果公司原本是蓬勃发展的计算机业的先锋,现在却对于它(暂时)占据了领导地位的市场强加束缚,这真让人感到沮丧。”

限制了应用程序编程方式的规则尤其令人惊恐。苹果iPad的一大吸引力就在于它使用方便,非常适合作为父母给孩子购买的第一台计算机。然而,iPad的限制也太过严格了,当今许多程序员都认为它可能意味着黑客活动的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