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志敏小记:本来想去冲杯咖啡的,临离座位前,看了一眼电子书,便翻到了这一本《程序员守则》。闲暇时床头放着一本;工作时,桌案上放着一本,乘车时,包包里放着一本,都是不错的选择。书名定位为程序员守则,其实也很适合大众群体阅读,也许你能有像阅读《黑客与画家》一样的人生感悟。


本书中的精彩片断:

● 每个有激情的程序员最关心的就是自己的代码。代码就是我们的画板。就算没有一个用户会看这些代码一眼,有激情的程序员也会一行一行地埋头苦写下去。即使我们知道,清清楚楚地知道,自己所做的不过是面向极少数人的一个小程序,但我们很多人仍然会关心程序在最广阔的舞台下表现如何。

● 不管你有多牛,如果没有写代码的动力,那就拉倒吧。会计哪怕没什么动力也能把数据表填完,出纳也可以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但没有动力的程序员可真的能让一个软件项目彻底失败。


精彩阅读:

被代码逼疯过两次的程序员

第一次,是我在大学一年级上的一门编程课。这是门必修课,我就选了。结果这和我小时候看过无数次的电影场景完全是两码事。我并没有敲上几个简单命令,按下回车,然后就看到一个垃圾桶样的机器人和我说“你好”。

课堂上甚至连个垃圾桶机器人都没有,而全是一堆什么指针啊,内存分配啊,对象实例化之类的。我为了弄清楚这都是些什么玩意搞得焦头烂额。不过,有一件事是明摆着了——我根本不是编程的料。

我想成为一个艺术家,或者当个数学家。我想要有创造力还要能够精确——就像人们说的,左脑右脑一起上。编程似乎太偏向左半球了,可是我也想不出什么其他的职业道路,同时能够在两个世界施展。我迷茫了。

短短几年后,互联网的大潮彻底改变了编程的景象。编程突然就变得那么实际,那么触手可及,而且还和设计关系紧密。艺术和逻辑几乎被看作同样重要。第一次,我真的觉得能够享受这份工作,可以把我对于创造力和逻辑的热情都倾注到网络应用上。所以,虽然心怀忐忑,我又回来编程了。

讲句老实话,我回来完全是另有原因。在之前的两年里,我学习了其他很多学科,都似乎有太多太多的未解之谜。是去构思粒子物理里的大统一理论,还是去找最大的素数?毫无疑问,这些任务简直难到无法想象,让人望而生畏。我实在干不了这个。还有,那个讲存在主义的课也没能把事情说清楚。我是个年轻人,我想要的是答案,而不是越来越多的问题。

编程。我曾经唯恐避之不及的那个科目,现在成了我的避风港。不管怎么说,计算机科学还是人搞出来的。所有的事情肯定都有个答案。我期待的职业生涯,应该能让我这种寻求答案的人大展宏图——你能把甘醇的代码变成顾客、同事和客户常在的笑脸。规则都已经定好了,我们只要做就是了。困难无非就是在代码里面而已,我当时是这么想的。

我第二次来做编程,才发现又上当了——显然,实际远不是这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