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现在几乎没有人没听过时尚,不少人甚至偷偷地、自信地认为自己其实很时尚,但是要说出时尚是什么玩意儿,并不容易。有一个叫拉斯•史文德森的挪威人,写了一本《时尚的哲学》的小书,光定义什么是时尚就费了这位哲学教授好一番口舌。从亚当•斯密数到诺瓦利斯,从西美尔到霍兰德,当然,绝对不会忘了罗兰•巴特,把这些星光熠熠的名字对时尚的理解整理一番之后,史文德森有点丧气,他不得不承认,各人有各人的说法,似乎离大家心目中的时尚都有点距离。最后他给出了一个对时尚的总结:时尚分两大类,一类是服饰,一类是一种作用于诸多领域的总体性的机制、逻辑或者意识形态,服饰不过是其中之一。我能感知的时尚更倾向于后者。

在某一个时代,总有一些身份和行为是时尚的,虽然在隔个十几年的人看来,简直幼稚得要笑掉大牙。时尚的读物和电影,也许是某个时代时尚细节的描摹,但是我觉得最堪当时代的时尚风向标的,其实是一个社会的年轻人求偶期的追求。

在文学还吃香的时代,作家的身份是高贵的。作家是一种要求别才别趣的职业,英雄不问出身,那会儿只要在正经文学刊物上发表一篇小说便声动天下,换单位、换身份、换房子,一下子改变生活境遇的事并非天方夜谭。作家自然是求偶的首选,法制小报上拿着作家身份骗吃骗喝骗女青年的故事,要远比一般的刑事案件招人爱看得多。

作家毕竟是有限的,于是更多的人选择了做作家的外围:文学青年。这个词其实很耐斟酌,那会儿不止是青年爱好文学,中老年也都是作家的拥趸,为什么偏把文学这个限定语给了青年呢?原因很简单,盖因求偶期的青年,对时尚敏感得要命,对时尚的放大能量也无可估量,在这个意义上,那些只是心里喜欢文学的中老年朋友就落伍了。

和所有的时尚一样,仅是号称自己是文学青年是远远不够的,总需要一些标志性的包装。比如必须读过一些名著,到后来甚至要延伸到看符号学和哲学,如果一个人说话不能言必称“能指”和“所指”的,不知道“存在主义”和“人,诗意的栖居”的,基本上就会被抛弃在外围的圈子之外。“让我们谈谈文学吧”是一招百试不爽的约会开场白,多少有追求的少女听到这句话,如雷轰顶,如沐神光。

文学青年跟文学扎堆久了,自然在气质上也会有所影响,比如更神经质,更容易厌世,更容易觉得精神在高处歌唱,而身体却在泥淖中挣扎,一种略带悲情的审美倾向也由此渗透到生活诸多方面。苍白的觉得自己像拜伦,话多的像莎士比亚,深情而悲伤的选择面更宽一些。文学青年虽然不是文学家,却是文学家的后备军,是宣传队,是离高贵最近的一群人。

我一直觉得文学女青年的出笼要晚于文学青年,倒不是因为一开始文学青年没女的什么事儿,文学青年本来就包含女青年,不过后来女青年的表现越来越激越,已经超脱出一般文学青年的质朴,越来越有形式感,逐渐跟男青年们拉开了距离。在文学青年这个群体中,男女都在互相塑造。

文学和艺术不分家,文学青年后来又延伸到文艺青年,手把吉他,对月清唱,逐渐成为标准装备。光说不练假把式,能歌善舞真可人。弹一夜恋曲,唱一宿情歌,被泼一盆凉水,是校园爱情中最常见的三段论。

遗憾的是,到了财富时代,时尚风尚标开始有点失效了。在财富面前,只有富和不富的区别,无法存在外围的身份,比如你不能是外围的房主,外围的车主,更不能说自己其实是个外围的富人。当外围已经崩塌,一种可供日后调侃,但眼下充满诗意的生活,就此蹒跚而去。剩下一些怀旧的老人,在酒吧里撒欢,在眼泪里唱歌,在粗话中回到过往。

评论

推荐 0
哦,外围崩溃是多么伤感的一件事儿~

推荐 0
“让我们谈谈文学吧!”——你说过这句话么?

推荐 0
O(∩_∩)O~

我要评论

需要登录后才能发言
登录未成功,请修改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