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译自纽约时报科技版)作者:Randall Stross, 是一位现住在硅谷的圣荷西州立大学的教授, E-mail: stross@nytimes.com.原文链接

为了满足对于计算能力不断增长的需求,许多科技公司把他们的工作转移到聚集了成千上万台服务器的数据中心。这些服务器聚在一起产生了巨大的热量。用于给它们降温的能量大约有运行它们所花费能量的一半——这就是把数据搬到所谓的“云”需要支付的环境代价。

Nick Iluzada,作为一名研究人员,对于这些浪费的热量已经想到了一个更妙的主意:让它们在人们的家中物尽其用。

两名弗吉尼亚大学的研究员和四名微软研究院的研究员在今年的云计算热点话题(Hot Topics in Cloud Computing)中的Usenix Workshop发表了一篇论文。这篇论文探讨了服务器——仍然由它们的公司来运营——如何放在家中并提供热量。作者们管这个概念叫做“数据暖炉”。

他们也知道,数据暖炉一旦被采用,肯定最先放置在办公室或是公寓的地下室中,而不是个人家里。但是作为“激发思考的练习”,作者们对于家庭的关注度最高。

如果一个家庭有宽带网络连接的话,它可以作为微数据中心。一柜、两柜,或三柜的服务器可以被安装在火炉的位置上和循环风机还有管道系统相连。比如,每一柜都可以有很多槽用来放置40个主板——每一个都是一个服务器。天气最冷的时候,110个主板就能保证家里温度和使用常规火炉的效果差不多。

一年中的其他时间中,服务器也会运行,但是所产上的热量会通向外边,和干衣机的破坏力差不多。研究人员建议只有当地温度达到95华氏度(35摄氏度)以上时,才需要关闭机器,防止过热。(当然,在房子外面增加一个通风装置可能会使有些房主犹豫起来)。

根据研究者的计算,一个常规数据中心必须在每个服务器上投资400美元每年,或者是每个装有40个服务器的柜子16000美元每年。(包括实体中心和降温机器的成本。)

让家庭装这样的机器就不用再建立新的数据中心了。公司在家庭运行一个同样的服务器的成本不会超过每年3600美元——而且会留下更小的碳足迹。这家公司的数据中心可以为这个家庭支付服务器所需电费,而最后在经济上仍然有所结余。

机器仍然在公司的中央数据中心的远程监控下,其运作仍然是不透明的。网络信息流通和数据需要加密。柜子被打开后传感器会发出警告。如果一个服务器失败了,它的任务就会指派给另一个——在云计算里,软件的设计前提就是单个机器可以在任何时候中断。

数据暖炉最适合对于时间不敏感的,而且可以分解成成千上万的机器分别执行的任务——比如说,科学研究。

这个点子等待着大型网络公司来试水——而且愿意给予潜在用户足够的经济鼓励,好让他们愿意将服务器放在地下室的暖炉位置上。

Kamin Whitehouse,作为弗吉尼亚大学计算机科学的助理教授,同时也是该研究论文的共同作者之一,我问过他关于计算机科学界对于这个观点的反响。他说:“我们得到的反响非常强烈,比我平时发表科学论文时的反应强烈得多。我们听说有些人已经在家用电脑系统取暖了,这证明这确实有用。我们的贡献是证明数据暖炉也可以比常规数据中心消耗更少的成本和能源。

Winston Saunders,作为一名物理学家,同时也是绿色网络联盟(Green Grid)轮值董事会的一员——一个提倡环保数据中心的非盈利性工业集团,读了这篇数据暖炉的报告,对于这个概念十分感兴趣。Saunders先生是英特尔数据中心行动的总监,但是此次发言是作为绿色网络联盟的成员。

“我在俄勒冈州中部山区有一座小房子,”他说,“我现在就有脚板电热器在那里,花费了不少钱。我要是有一个‘脚板数据中心’又会怎样呢?它也会用同样多的电量产出同样的热量,但与此同时,它还在计算,比如为DNA解码、分析蛋白结构或是寻找癌症的治疗方法。”

IBM苏黎世研究中心正在设计一种用水给服务器降温的方法,这些热量会通过管道传送到附近的建筑物中。明年,他们计划和SuperMUC共同展示这项科技,在慕尼黑,一台正在建设中的超级计算机可以比11万台PC机产生的能量还要多。

欧洲很多城市已经为了集中的“区域供暖”而设置隔热管道。数据中心产生的热量正在被发送到附近的民宅和商业建筑中——比如,在赫尔辛基。但是对于我们其他人,住宅的附近并没有这样的管道,计算机需要放在我们自己的屋檐下产生为我们所用的热量。

如果有数据中心的科技公司喜欢家庭数据暖炉经济的话,对于供热,他们可以向房主提供一个无法拒绝的价格: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