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力:让网站内容打动访客Clout: The Art and Science of Influential Web Content

1 对我来说,这个内容简介虽然"简",但"介"不清晰:本书从内容策略、语言风格和心理学角度,深入地探讨了如何让网站内容更具影响力。除了促进销售和提升转换之外,有吸引力的内容还有助于达成更广泛的目的。作者指出,有影响力的内容不仅有助于改善整体用户体验,而且更有利于促成重大决策。

问题出在“提升转换”和“促成重大决策”上,它们没有向我传达明确的概念。看了正文才知道,所谓提升转换应该说的是访客转化为客户的转化率。而促成重大决策,是不是说促成客户作出重大决策呢?

2 做个阅读理解题吧:“这种(this)”到底指代的是什么?

这个问题不是没有答案,但首先需要我们改变思维模式。营销人员通常希望树立产品的知名度,并试图在互联网上复现这种广播式的宣传手段:他们创建类似平面广告的静态页面;效仿电视广告,创建华而不实的微型网站;群发邮件,就像街头揽客的生意人,吆喝着把一张张传单硬塞进我们手里。

...Marketers typically want to build awareness for their products, and they try to replicate this broadcast approach on the web. They create static designs that recall print ads, flashy miccrosites that replicate TV commercials, and...

别小瞧this,它总是给翻译工作者带来理解和翻译上的麻烦。它到底是近指还是远指,是前指还是后指?是“本”指还是他指?请看一例:

The control circuit used is basically the same as implemented in this Design Idea. 所用的控制电路与本设计实例采用的电路基本相同。

这么简单的句子,翻译却大错特错了。为什么?因为this Design Idea是个链接,它指向了一个遥远的地方。

正确的译文:所用的控制电路与文献[*](原文有个上角指引文献,我还没有学会如何添加)采用的电路基本相同。

3 还有许多类似的小把戏,它们就像一根根尖利的刺针,不断促使顾客按照既定的要求去做。

这个比喻让人摸不着头脑,“尖利的刺针”如何促使顾客做?看原文:Such tricks act like prods to push people along. Do they get results?

还不如就这样说(说实话,我不太明白prod到底是什么东西,所以想象不出它是如何驱使人们前行的):这样的把戏就好像拿着棍子赶着人们往前走。这有用吗?

4 这些万金油的销售顾问一边“担保”榜上有名,一边兜售着漏洞百出的优化报告。我最喜欢做的就是发布充斥着大量关键词的网络文章,其结果当然是一堆晦涩难懂的东西。不过,这些顾问坚持宣称这样的努力是绝对值得的。

“其结果”是指什么的结果?这几句译文有不少似是而非的说法。

The snake oil consultants "guarantee" rankings and make dubious recommendations. One of my favorites is to post lots of articles crammed with keywords. The result often is gibberish that humans can't understand. And, these consultants insist the effort is worth spending a chunk of change.

“我(作者)”最喜欢做的就是发布充斥着大量关键词的网络文章?难以理解。

5 除了实践的价值,修辞学更是一门遗失的艺术。

Despite its practical value, rhetoric is a lost art.

我宁愿直译:尽管很实用,修辞却是一门被遗忘的艺术。

另外,后文的dart art,译成黑暗的艺术未尝不可,但我想到了一个现成的词:厚黑术

6 一个“这”字,使句子不通:

如果试图强调同一个问题,三遍足矣。从言语沟通到电视广告,针对各种传播形式进行的研究表明“3”就是这个具有魔法的数字。

如果试图强调同一个问题,三遍足矣。针对从言语沟通到电视广告等各种传播形式的研究表明,正是这个“三”是一个具有魔法的数字。

7 这是又一个负负得正的例子:

如果不能准确控制这种平衡关系,就有可能错过破坏发出行动号召的最佳时机。

...you risk ruining your opportune moment with users.

如果不能准确控制这种平衡关系,就有可能错过发出行动号召的最佳时机。

8 重了:一段极其陡峭的绝壁 绝壁:极陡峭不能攀援的山崖 所以应说:一段极其陡峭的山崖,或一段绝壁

9 为什么说概念和形象重要?
比如sidebar,看到它你首先应该想到它的所指,它在报刊上是个什么样,在书里又是个什么样,它被放在什么位置;而不是“侧栏”(明确表示在版面的侧面)、“工具条”(明确表示是一个条状物)这样的词汇对应。翻译是将英语的概念和形象转换成中文表达,而不是机械地从词汇表中找到中文再费劲地塞进句子里。如果英文期刊上排在正文侧面的sidebar在对应的中文期刊上因排版的限制而排在了正文的下面,你就不应再用“侧”来表示它了(这时候词典是帮不了你的)。本书中sidebar的形象是一个带标题带底纹的文本块,你必须在这一形象上琢磨译法。

出手不凡SHIPPING GREATNESS

37 轮到SHIPPING GREATNESS了。译文风格正是我喜欢的那种,活泼、俏皮,既忠实原文又有适度的发挥。这里的译者都是高手高手高高手,我有点班门弄斧了。不过还是想从编辑的角度耍两下。

下面这句的发挥会不会是把launch party看成了lunch party呢?这可是Preface的第二句话哟。但愿我猜错了,毕竟对launch party,一样可以作译者这样的联想。BTW,翻译中有没有必要对原文作过多阐释与发挥,这是个很好的讨论话题。有时候,我是说有时候,过多的发挥是一种心虚的表现:自己未曾准确领会原文,希望通过更多的话语使表达更圆满。

软件交付不是打包,不像举办派对那样随意,只简单走走设计、构建、发布这样的流程是不会成功的。

Shipping software is not packing boxes and it's not only hosting launch parties.

这宁愿这样说:软件交付可不是打打包,举办个发布仪式那么简单。

38 所以交付是我们这个时代最靠谱的新方法。

“交付”的“最靠谱”跟谁比“最”?“新方法”又是跟谁比“新”?汉译经管图书中,就怕见这种言之无物、虚头巴脑的文字,经不起推敲。源头还是在原文的理解上。每个词都是一个概念,都有明确的内涵与外延,都会在我们头脑中形成一定的形象,翻译人员阅读原文时如果没能在大脑中准确清晰地建立这一形象,他的译文就不可能向读者准确传达原文的这一概念——这时候再强的汉语语言组织能力都会无济于事。

Shipping is one of the few truly new crafts of our century.

我宁愿“直译”:这个世纪真没生出多少新行当,交付却是其中之一。(从我看到的前面几段有限的文字看,交付可以是一种工作、一种管理、一种手艺、一种职业、一种岗位、一种职务、一种行业、一种技能、一种过程,我想来想去,终于想到了“工种”或"行当"。把shipping归为“方法”,恐不太准确。)

39 我们经常会舍本逐末,将关键步骤忘个干净,却一头扎进琐碎之中出不来,以至于盲目地提前收费,以为凭借运气、加班加点和美好的愿望就能把产品成功推向市场。

“提前收费”与句中的其他内容格格不入,必为错译。charging blindly ahead与收费可没关系,其实只要查一下词典就能发现,它说的是“盲目向前冲”的意思。

40 注意概念的种属关系:好的新闻稿,不管是新闻稿还是博客文章,都需要简单明了地传达关于产品的关键信息。

不管是新闻稿还是博客文章,都应该简单明了地传达关于产品的关键信息。

41 这句不通:使用矩形选框工具将需要改动的部分删除或者腾出添加内容的空间。

问题出在to 与or的管辖范围弄错了:Using the marquee tool, cut out the part you need to change or make space for your addition.

使用矩形选框工具将需要改动或者需要腾出空间添加内容的部分删除。

42 此为“欠翻译”(与它相对的是“过翻译”)乎: 如果必须添加依赖,那就趁早添加。(If you must take a dependency,...) 如果必须添加依赖,那就添加它上一个已构建的版本。(If you must take dependencies,...)

紧挨着的这两句话原文有单复数之分,而译文不加区分,似丢掉了作者的本意。

43 这段怎么也读不懂:不要逃避大问题,出现了就是出现了。不要拼命去欺骗自己说这不是个大问题,没有多少用户受到影响。欺骗自己一切都会变好,只会让真实情况变得越发不可收拾。到最后你也知道自己会被开除但依然会无动于衷。确实,这听起来不可思议。但如果一直这样欺骗自己,你就会变成这样。

...Convincing yourself that it's all going to be fine when really the situation is a disaster is not going to help. You can understand that you're going to get fired and still not panic. Sure, that's conterintuitive, but if you haven't been there, you will be.

我这么胡猜一下(我的最后一句译文找不到任何依据):……欺骗自己一切都会变好,只会让真实情况变得越发不可收拾。你可以意识到自己会被炒,但依然不能惊慌失措。确实,这听起来违反直觉,但如果你达不到这样的思想高度,你就真的会被炒了。(或,但如果你不曾经历过这样的事,你迟早会遇上的。)

44 一个“这”,引发了前后牵连的错误:其次,你还可以去回应其他用户发表的评论,尤其当你有一个用户群组的时候。这也是你在产品发布后最值得马上去做的事情之一,处理用户的请求,与用户在在线群组中交流。

应这么说:其次,你还可以去回应其他用户发表的评论,尤其当你有一个用户群组的时候。你在产品发布后最值得马上去做的事情之一,就是处理用户的请求,与用户在在线群组中交流。

45 这段译文貌似也有问题:

这些收益都太低了,所以更大的可能是把这种收购客户的交易看做是销售加速器,它能让你在激烈竞争的市场环境中发展得更大更快。如果处在这样的业务中,你也许希望在被压垮之前赶紧跳出苦海。或者至少吃点泰诺,这样你的胃会感谢你的。假如不打算跳出苦海,你就需要通过预估销售增长来对这笔交易估值,这种算法充满了不确定性。

Because these numbers are so low, you're most likely to look at a customer acquisition deal as a sales accelerator for situations in which there's a highly competitive market and getting big fast matters. If you're in one of those businesses, you might want to get out now before the stress kills you. Or at least switch to Tylenol, because your stomach will thank you. Assuming you don't get out, you're going to value this deal by estimating your sales increases, which is highly speculative math.

这里“激烈竞争的市场环境”容易被看成一般的市场环境,因为我们通常都认为市场就是充满竞争的。而原文说的是收购发生的条件,是你处在高度竞争的市场环境下(相比于竞争不那么强的环境而言),译文把这一重心消解了。另外,“这样的业务”也指代不明。还有,貌似吃了泰诺会引发胃痛,怎么胃会感谢呢?试对比(注意getting big fast matters是一个完整的句子):

这些收益都太低了,所以更大的可能是,你将收购客户的交易看做加速销售的手段,以应对市场高度竞争因而快速扩张成为当务之急的局面。如果身处这样的局面,你也许希望赶紧跳出苦海以免被压垮。当然,如果愿意留在苦海里挣扎,你就需要通过预估销售增长来对这笔交易估值,而且还得面对这种估值的严重不确定性。(胃的那句,只好先丢弃了。会不会是说:或者至少吃点泰诺压压惊也反反胃,免得到了饭点又胡吃海塞一顿。虽是瞎想,逻辑上倒是通的。)

46 这段话与原文的每个词都对上了,但我实在搞不懂说的是什么东西:

就我个人而言,我是希望更多人去写这种直率的、组织良好的邮件的,因为与其和被动攻击式邮件催生的存在性焦虑做斗争,还是改变个人的风格更为容易一些。

首先,我不知道谁改变谁的个人风格;其次,所谓被动攻击式、存在性焦虑貌似都是心理学用语,我要搞清楚还需要补充相关知识。

Personally, I wish more people would write these blunt, well-organized email messages, because changing one's wardrobe is much easier than tussling with the existential angst that passive-aggressive email generates.

在没有搞清原文究竟是何义的情况下,我宁愿这么说:就我个人而言,我是希望更多人去写这种直率的、组织良好的邮件的,因为直截了当地让人卷铺盖走人要比假惺惺地既骗自己又骗别人其实还是把别人开了要容易得多。至于原文到底如何理解,有待来者。

软件简史 GO TO

这是我审读GO TO译稿部分章节时顺手做的笔记。谈到了or(或者,否则,即)的误译、before的变通、rn与m的形似,谈到了细节(标点与大小写)、语法、常识(我们总是在不知不觉中说出违反常识的话)、工具书、互联网对分析与理解原文的重要性,谈到了翻译的基本功,谈到了汉语表达中的语法问题(成语也受语法约束)、逻辑问题,还谈到了编辑工作,谈到了钱。

1 The Free Speech Movement took to the streets in Berkeley, protesting a university administration they found “repressive.”

伯克利市参加自由言论运动的民众走上街头,抗议学校管理部门的“专制”。

自由言论运动恐比不了当年帝都之学潮,走向街头的应(多)是学生而非普通民众。搜索关键词Free Speech Movement就能了解这一背景,避免“运动扩大化”。

2 By then, Thompson had experience not only with IBM mainframes, but also with the emerging alternative in computing represented by the minicomputers of Digital Equipment. The company had not yet hit its stride, but even the early models of Digital's PDP series opened a window on a different style of computing.

当时,汤普森在IBM大型计算机和以迪吉多小型机为代表的新一代计算机方面都很有经验。IBM虽未大踏步前进,但是早期的迪吉多PDP系列已经在不同类型的计算方面打开了一扇窗。(Digital Equipment,迪吉多电脑,早期的小型机系列。下文的英文大写Digit是同样的意思。——译者著)

原文实际上说的是:当时,汤普森不仅对IBM大型计算机熟,对以Digital Equipment公司的小型机为代表的新计算设备也不陌生。Digital Equipment尽管还未成气候,但其PDP系列从搞出模型开始就开创了另一种计算风格。

The company指的是Digital Equipment, 而非IBM。PDP是Digital Equipment的产品而非IBM的产品。搜索关键词Digital Equipment,会发现它就是DEC(Digital Equipment Corporation),有译为迪吉多的,也有译为数字设备公司的。译文这种张冠李戴的错误,暴露出了我们在IT常识、英语语感、逻辑思维方面存在的问题。很难说具体是哪方面的问题占了主导,但这里有一个帮助译者理解原文(从而删掉错上加错的译者注)的捷径,那就是提醒他,文中出现的是Digital Equipment而非Digital equipment。

3 full circle of computing如何译?译成"全循环计算"似不能算错,但不如“全方位”准确。如果联想到IBM 360之360的含义,这里更好的译文应是“360度计算”。

4 用一个“但”字确保思维的连贯:

不可否认,分时共享在计算机个人化的方向上迈进了一步,因为中央主机分配资源时会让人产生独占操作的错觉。个人计算机起源于20世纪70年代中期,在20世纪80年代成为一股主要的力量,赋予了计算机更强的计算能力——一人一机。处于个人计算和大型机之间的是小型机……

Time-sharing, to be sure, was a step toward a more personalized style of computing – an illusion of individual control, as software divvied up the resources of a central machine. Beginning in the mid-1970s, and then becoming a major force in the 1980s, the personal computer would go the furthest in putting computing power in people’s hands – one machine for one person. Yet the bridge between the mainframe and the personal computer was the minicomputer,…

不可否认,分时共享在计算机个人化的方向上迈进了一步,因为中央主机分配资源时会让人产生独占操作的错觉。但最终实现将计算能力置于人们的股掌之间——一人一机的,是发端于20世纪70年代中期,到20世纪80年代成为一股主要力量的个人计算机。处于个人计算和大型机之间的是小型机……

5 又一个张冠李戴的例子,汤普森太神了,那个年代就能用别人的电脑控制别人的起居了:

汤普森费劲地用程序指令操作波利坎普的计算机,让他在凌晨2点左右从床上爬起来。“他过来和我玩游戏,由我和我的电脑来对抗他和他的大脑。”汤普森回忆道。

Thompson would laboriously program his machine, and then he would summon Berlekamp from bed at 2 A.M. or so. “He’d come down, and it would be me and my computer versus him and his brain,” Thompson recalled.

却原来是: 汤普森费劲地编好程序,然后在凌晨2点左右把波利坎普从床上叫起来。“他过来和我玩游戏,由我和我的电脑来对抗他和他的大脑。”汤普森回忆道。

6 这是常识问题还是逻辑问题?直接原因是看错了时态:

汤普森说他十分乐意去东部免费旅行,在此之前他要去探望他的朋友,但是他对受雇于电话行业垄断者的研究实验室并不太感兴趣。

Thompson said he would be glad to take the free trip east – he had friends he wanted to visit – but he was not really interested in working for the telephone monopoly’s research lab.

汤普森说他十分乐意去东部免费旅行,他正好想去拜访一些朋友,但是他对受雇于电话行业垄断者的研究实验室并不太感兴趣。

7 这句话不大好理解:He remembered the episode more than three decades later as "one of those things that one regrets doing, or not, in this case, in relative youth."

这样的译文,不通:30多年之后,他还记得那段往事,只把它看成是“年轻的时候,在那种情况下,遗憾与否也不过如此的事”。

我的理解,通,但不敢说正确:30多年之后,忆起这段往事,他说这种事“年轻的时候义无反顾,现在想来未免遗憾”。

8 又一个是非颠倒的典型译例:

他注意到早期的兼容分时共享系统尽管在很多方面都很原始,不允许用户与终端上的其他用户共享打开的链接,相当于今天互联网和在线服务极为流行的“实时信息传递”。

He noted that the early Compatible Time-sharing System, though primitive in many ways, did allow a user to have an open connection to anyone else who was also on a terminal--the equivalent of today's "instant messaging" so popular on the Internet and on on-line services.

他强调,早期的兼容分时系统尽管在很多方面都很原始,但用户已经可以与同在终端上的其他用户建立开放的连接,这相当于今天互联网和在线服务服务领域盛行的“即时通讯”。

9 这是眼睛花了么:

计算机资源通过调制解调器标准以极小的循环周期被共享。

计算机资源按当时的标准以极小的循环周期被共享。(By modern standards,非By modem standards)

10 又遇见了常见的否定之否定错误:

美国电话电报公司未能涉足计算机业务,因为1956年的一项反托拉斯法令限制其不得涉足“公共载波和通信服务”之外的行业。

美国电话电报公司未能涉足计算机业务,因为1956年其在与当局达成的一项反垄断和解中承诺不会涉足“公共载波和通信服务”之外的行业。

11 不过是编个程序,怎么扯到宗教运动了? 如果不是宗教运动的话,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取向有时候就好像是被界定为对立的政治阵营。

The two approaches, poles apart, are sometimes defined as if rival political camps, if not religious movements.

political camps和religious movements都是比喻,if not 表示让步:
有时候,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方法就好似对立的政治阵营或宗教派别的斗争。(妥否?)

12 我使用连续近似法,那是我的编程方法。我只是把一个个程序置入我想要实现的程序中。

I just push a program into the program I want it to be

两个“program”指的是同一个东西。“连续近似法”给出了提示。不知这样行不行:

我只是努力把一个程序塑造成我想要的模样。

12 翻译单个英语句子的时候,知道把倒装的正过来,把后置的归到原位,说明已掌握了一定的翻译技能。一般的翻译教科书也是这么教的。但这还只是入门的功夫。理想的境界应该是顺着英语的语序,却按汉语习惯表达了(此乃翻译之化境也)。为什么?因为在句群里,句子结构亦反映思维过程,调整了结构,也就必然破坏了思维的连续性。许多貌似句句通顺的译文,给人一种东扯西拉的感觉,原因即在此。

13 标准总是滞后的,这不仅仅是IT界的常识。如果只知道将before与"在……之前“对应,那么你还真的得脱开实践学学翻译的理论与技巧。为何不想想“以后”?或者,它会不会表示条件关系,因而得译成“以免”“才能”(一个词居然能译成两个意义相反的词!),甚至转(zhuai)一下,译成“唯其如此,方能”?本例还可以结合上一条看。

个人计算机的新用户使用BASIC语言,并在此过程中对它进行精简、改进和扩展。在标准化组织对BASIC设定官方的准则之前,他们进展神速。

The personal computer newcomers grabbed BASIC and shrank it, modified it,and extended it. They moved quickly, before any standards group set official rules for BASIC.

不断涌现的个人计算机使用者逮着BASIC就对它增、删、改。他们步伐太快,总是把标准化组织的官方标准甩在后面。

14 "For people who program, programming is fun," ...

四十多年后,当向周围那些希望引起他注意的人解释编程这一严谨而又耗费脑力的人机对话的乐趣时,他说:“对于程序员来说,编程很有趣。”

我觉得译得不好,但我不知道怎么改好。也许:对于把编程当事业的人来说,编程当然是有趣的?或者,编程之趣味,入行了自会有体会?话说回来(incidentally),前半截译文貌似也有问题,容我再酌。

15 同志,你穿越了。访谈类文章经常出现直接引语与间接引语的交织,出现人称的切换,出现时空的穿越,出现他“耸耸肩”“挠挠头”“笑了笑”“接着说”“补充道”“唏嘘”“长叹”之类的插入语。对这类文本一定要学会“断章取义”。否则,就会像本例一样,“不小心”犯下了“一个恼人的大错误”。

……因此,他在课堂上打趣地说道:“我不小心在Visual Basic里设计了一个恼人的小程序。”

Kernighan said, "..." So in his class, Kernighan added chuckling, "I make the little varmints program" --in Visual Basic, incidentally.

这也忒能蒙了吧。这年头,人难免有蒙事的时候,但请记住,翻译的时候,如果蒙的东西得不到英语语法的支持,那么蒙对的可能性只能是零。

因此,他微笑着接着说,在课堂上,“我会让小淘气们编程序。”当然,他说的是用Visual Basic。

16 回到14条。找到原文一琢磨,还真发现了问题。

"For people who program, programming is fun," he explained more than four decades later, speaking of the rigorous, intellectually-consuming pleasure of talking to the machine--often to the "consternation of those around you who might want a minute of your attention."

四十多年后,当向周围那些希望引起他注意的人解释编程这一严谨而又耗费脑力的人机对话的乐趣时,他说:“对于程序员来说,编程很有趣。”

“周围那些希望引起他注意的人”为何希望引起他的注意?后宫嫔妃渴望临幸,狂热粉丝希望得到偶像的一抱吗?重要的consternation不译出,译文便不知所云——原文我暂未看懂,incidentally。

如果我要骗过编辑与读者,我会如此漏译加胡译:四十多年后,在谈及编程这一严谨而又耗费脑力的人机对话的乐趣时,他说:“做了码农,你的乐趣当然在码的过程中。”

或者:四十多年后,在向那些对编程心存畏惧的人解释编程这一严谨而又耗费脑力的人机对话的乐趣时,他说:“码农之乐,尽在一个‘码’字。”

17 这种新的编程语言对新手来说必须简单易学,并且通用,以便能够编写各种程序。其他原则还包括:新的语言必须能够给出简单易懂的错误提示信息,必须能够升级及改善性能,对新手来说必须易于上手。

“必须简单易学”“对新手来说必须易于上手”是一个意思,而“其他”表示互斥。这种重复原创中文图书中常见。

The new language, they decided, should be easy to learn for a beginner, and general purpose so that all kinds of programs could be written in it. Among the other requirements were that the language should give easily understood error messages, and the language would permit extensions and advanced features, but those should not be added in a way that complicated things for the novice user.

这种新的编程语言对新手来说必须简单易学,并且通用,以便能够编写各种程序。其他原则还包括:新的语言必须能够给出简单易懂的错误提示信息,必须能够升级及改善性能,且升级换代时不应给新手造成困难。

18 高估乎?低估乎?"We had underestimated how badly our students type,"...

“我们高估学生们的打字能力了。”库尔兹和凯默尼于1968年在《科学》杂志上发表文章时这样写道。他们还削减了课时。“我们发现,两节一小时的课程已经足以让新手基本掌握BASIC语言了。在第二个小时结束之后,学生们都已经跃跃欲试地想开始编写第一个程序了。”

译文无疑是对的,但译者在原文上做了记号,可见其在此做了一番思想斗争。我想,引起困惑的并不是underestimate这句,而是后文的削减课时。我加了几个字:

“我们高估学生们的打字能力了。”库尔兹和凯默尼于1968年在《科学》杂志上发表文章时这样写道。他们还削减了课堂讲授时间。“我们发现,两节一小时的课程已经足以让新手基本掌握BASIC语言了。在第二个小时结束之后,学生们都已经跃跃欲试地想开始编写第一个程序了。”

19 “因此”“所以”须慎用。这种“强拉因果”我们总在原创中文图书中读到。如果不出意外,后面我们也许还会看到“强行转折”(电子社一位老编辑谑称为”痰“(但)太多)、“因果因”、“果因果”之类的病句。

他创立了People's Computer Company小报(《人民计算机公司》,简称PCC),专门为普通大众传播计算机信息。该出版物吸引了大批追随者,因此,阿尔布莱特将之定位为非营利性刊物。1970年,他在门洛帕克的一家购物中心里开设了计算机中心,这是一个早于微型机的产物,允许普通民众随意使用分时计算机。

He started a tabloid, People's Computer Company, which spread the gospel of computing for the masses. The publication attracted a following, and Albrecht placed it in a nonprofit foundation simply called PCC, which opened a walk-in computer center in 1970 in a shopping center in Menlo Park, a pre-microcomputer creation allowing members of the public to use time-shared computers.

译文的问题在于没有弄清“People's Computer Company (PCC) was an organization, a newsletter and, later, a quasiperiodical ”(Wikipedia)。

他创立了小报《大众计算机伴侣》(People's Computer Company),专门向普通大众传播计算机知识。由于小报出版后受到读者热捧,阿尔布莱特索性建立了一个叫着PCC的非营利组织来运营。1970年,该组织在门洛帕克的一家购物中心开设了面向普通公众的计算机中心,让一般公众也能用上分时计算机,此时微型机时代尚未到来。

20 这句话(包括原文)真心不懂:

计算机中心有几台连接小型计算机数码设备PDP-8的键盘终端,之后又增加了几台,因为惠普公司提供了一些电话线连接计算机的使用时间。

It had some keyboard terminals connected to a Digital Equipment PDP-8 minicomputer, and later a few more when Hewlett-Packard donated computing time via phone-line links.

可以预料Digital Equipmment的错误会贯穿全稿。但这里我关心的是a few more到底指代的是什么,电话线两端到底连接的是哪两种东西,惠普捐的到底是什么玩意儿。估且认为增加的是键盘,它们通过电话线连接到惠普的计算机上(它们不在本地),惠普的计算机向中心开放一些计算时间:

计算机中心有一些键盘终端连接到Digital Equipmment公司的一台PDP-8小型机上,之后又增加了一些,因为借助电话线连接,惠普公司捐了一些机时。

21 这是汉语语法问题:渐渐地,斯特劳斯特卢普在编程方面熟能生巧。 要真舍不得这个成语,不妨这么说:渐渐地,斯特劳斯特卢普在编程方面熟中生巧。

22 从一定到非常,意思迥然不同: There was a very practical side to the work. 这项工作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 这项工作非常具有现实意义。

23 这个“连续”容易引发猝死:

罗杰•尼达姆还记得斯特劳斯特卢普曾经每周连续工作100小时。(working 100-hour weeks)

罗杰•尼达姆还记得斯特劳斯特卢普曾经每周工作100小时。

24 给他安个什么头衔好呢?

在美国电报电话公司的实验室里,斯特劳斯特卢普拥有合伙人的头衔。

At AT&T Labs, Stroustrup holds the title of fellow.

合伙人好像不那么准确,董事?另外,要注意Labs的大写。 也许:斯特劳斯特卢普是AT&T Labs的董事。

25 “我不是冲着钱去的!”我在写这篇札记时,也是这么想的。

如果要去公司赚他们所谓的‘大钱’,那我也只是让系统尽快按时完成工作。

If I went to a company to make what they call "real money," I'd be just trying to make a system work as fast a possible to meet the product and service deadlines.

该如何改呢?要把两个make译出,还真不容易。

26 dammit! 我说的是你,不是他!忽视了语言环境,就连粗话也会会错意(张冠李戴):

斯特劳斯特卢普写了几个大字:“这真是个该死的软件开发项目。”他解释说,研究团队里一些成员好像太注重摩托艇的工程设计了,如选配件、上漆、编写发动机说明书等。

"It's a software project, dammit."...

他其实想说的是:这可是个软件项目呃,亲们!或者,MLGB,你们不知道这是个软件项目吗?或者,拜托,这是在做软件好不好!

27 但是,这台苏联的计算机是由西蒙尼直接操作的,它并不像当时美国常见的那种计算机,要与终端的很多人共享计算,或者进行群组处理,而是程序员将打孔的卡片上交给计算机中心的操作员,由操作员单独控制计算机。

看完上面这段话后,你知道最后那个“计算机”是苏联的,还是美国的吗?请想清楚了再看原文:

But the Soviet computer did allow Simonyi direct access to the machine, not one of the arms-length styles of computing common in the United States at the time -- time-sharing in which many people at terminals shared computing time, or batch-processing, in which a programmer handed his punched cards to a computer-center operator, who alone handled the machine.

我们的英语能力都是有限的,我们缺乏语感,不了解文化,不懂专业,词汇量不够,不可能了解所有的“常识”。这个时候如何准确地理解英语呢?一个办法是搜,搜字典,搜度娘,搜谷歌,搜维基;一个是抠,抠语法(对不懂英语语法的人翻译出来的东西,一定要警惕),抠逻辑,抠概念,抠句中的每一个细节——大小写(前面出现了大写字母帮助理解的几个例子)、标点(注意这里出现的连字符与破折号)、关联词。

但是,这台苏制计算机是由西蒙尼直接操作的,它并不像当时美国常见的与程序员疏远的那种计算机:要么是分时的,你得坐在终端前与别人分享计算时间;要么是批处理的,你得把穿孔卡片交给计算机中心的操作员,由他独自操作。

28 他在家中自学,按照一个加速的时间表来完成功课,并且尽最大的可能去学习英语。因为只有到18周岁,西蒙尼才能去服义务兵役,所以他有整整一年的时间来工作。因此,他制订了一个计划。

He worked at home, did the course work on the accelerated timetable, and studied English as much as he could. Since he could not begin his mandatory military service until he was 18, Simonyi had a year to work with, and he had a plan.

accelerated timetable难道就没有更好的说法?前文还有“西蒙尼逃离匈牙利始于一个很小的个人反抗行为”的说法,这说的不就是青少年的叛逆吗?试对比:西蒙尼逃离匈牙利始于一个很小的叛逆行为。work with可不一定是“工作”的意思。这里说的他还有一年的时间学习及应对服兵役这件事。这一意思从词典上是查不到的,但我们至少应该知道这孩子还在家中自学:他不是在工作。

他在家中自学,跳着级完成功课,逮着工夫就学习英语。到了18周岁就得去服兵役,他只有一年的应对时间了,他打定了主意。

29 or(或者,否则,即)的误译很常见:

以确保图片的每个元素或者在屏幕上显示的每个像素都可以受存储于Alto中的编码程序的控制。

以确保屏幕上每个图像元素即像素都可以受存储于Alto中的编码程序的控制。

30 谁能告知close-to-the-metal如何译?

31 越到后来译文读来越顺畅,真可谓未见蛇尾,却入佳境。好译文,好书!不过仍偶有误译。例如:

Simula促使阿兰•凯伊从生物学的角度思考,例如新陈代谢,凭借其“简单机制的概念控制复杂的过程,以及能够从一种结构分化成多种所需的结构”。

Simula got Kay thinking in biological terms, such as cell metabolism, with its "notions of simple mechanisms controlling complex processes and one kind of building block able to differentiate into all needed building blocks."

要知道notions非 simple mechanisms之notions,是机制控制过程非概念控制过程。也许:

Simula促使阿兰•凯伊用生物学概念思考,比如细胞代谢,就是“简单的机制控制复杂的过程,以及一种结构单元分化成多种所需的结构”。

32 也有成语的误用:对阿兰•凯伊来说,摩尔定律所暗含的内容似乎顿时豁然开朗。对比:但是钱柏林在1972年那天却豁然开朗。

33 这句似不准确:其他使用对象技术的语言——早期的Simula以及后来的C++和Java语言——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或者接近面向对象的编程语言。

Other languages use object technology - Simula before, and C++ and Java afterwards - yet none had the purity of conception, or have adhered to the object philosophy in the same way.

根据时态可判断本句的主体为:Other languages use object technology or have adhered to the object philosophy in the same way。

这样行吗:其他语言或者使用对象技术但从概念上看并不纯正(早期的Simula以及后来的C++和Java语言),或者已经以同样的方式向对象哲学皈依。

34 “一席之地”未免太小了吧:

虽然与Lisa相比,IBM的个人计算机显得过于老旧,但其合理的价格更具吸引力,也得到大多数商务人士的认同,因此它在市场中稳稳地占据一席之地。

35 这句语义模糊:在Lisa问世的几年前,由于在苹果公司举足轻重的成人管理,乔布斯曾被排挤出该项目。

Years before the Lisa came out, Jobs had been evicted from the project, with the blessing of adult management that was playing a larger role at Apple.

我把这里blessing当反语看,把adult management 当老人政治(权大的年长管理层不待见年轻人)而不是成人管理。(网上竟能搜到adult management “成人教育”“成人教育管理”的解释,这么一来,竟然可以理解为苹果当时的工作重心放在成教上,再往下想,它肯定设有成教部!而这样理解居然在语法上能说通!)百度:1985年,乔布斯在苹果高层权力斗争中离开苹果并成立了NeXT公司。

所以: 在Lisa问世的几年前,由于不受高层老人待见,乔布斯已被排挤出了该项目。

36 稿子终于审完了,发现了一些问题,但瑕不掩玉。书是好书,译得也好。祝大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