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 Chi, 谷歌内部研究团队的一员,揭示出下一代网络用户的行为习惯将极大程度上有别于今天的用户。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撰文 Ed Chi

插画 Matthew Lyons

我们都经历过这一幕。你站在一堆朋友中间,所有人都拿出电话查找评论,要决定去哪吃晚饭。讨论得越多,事情就越复杂;你们中的一个不喜欢泰国菜,另一个是素食主义者,而且你们六个人只有一辆车,也不能去太远的地方。怎么才能找到一家所有人都满意的饭店呢?

这是一个典型的可以用软件解决的日常问题,但是并不简单。它在提供搜索信息时需要考虑很多因素,包括地点、食物,以及交通等。事实上,这些需求激励着我们在考虑搜索引擎的时候要着重思考“洞察力”引擎这个概念,这就是谷歌为什么对社会人文层面这么感兴趣的原因。当搜索是要导航到某一个具体地方时,是社会性的数据帮助人们做出精明的决定。

我只是谷歌内部研究团队上百位研究者中的一个,我们研究的内容从Gmail到Google+。我的研究重点是找出用户行为的关键发展趋势,并且设计相应的支持系统——在大量数据分析和对社会系统运行方式的全面理解的支持下。我在今年年初加入以前,谷歌就已经在搜索的发展方向上做了很多的思考了:网页级别算法,作为其根源,证明一些社会信号——例如谁在与谁联系——是如何从一开始就影响了搜索的过程。

“当搜索是要导航到某一个具体地方时,是社会性的数据帮助人们做出经过思考的决定。”

积累相关的意见现在是网络体验的关键所在,从买东西到饭店评价。作为消费者,我们根据朋友和家人的推荐,以及公众的意见,对我们的决定进行三角测量。但是我们仍然需要把部分信息联系上下文考虑。一个人可能因为不喜欢日本菜,而对一家日本料理评价不公,而不是因为那里提供的不愉快体验。要如何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权衡这些因素,并在其帮助下做出决定呢?

这其中的意义对于营销者和宣传者是不言而喻的。曾几何时,只要你在网络上可见(当别人尝试找到你时,可以找到)就已经足够了,但是现在很多商家都已经是可见的了,真正的挑战在于要让你自己在某些方面脱颖而出——通过声誉,消费者的信任或者客户服务。这意味着要确保所有这些方面的意见都要展示在你潜在顾客的面前。而且因为不再是个人浏览,而是群体在做决定,像Google+里的huddle工具,就是为了帮助使用者解决这些群体背景下的决定而设计的。

信息跳蚤市场

过滤——帮助使用者只需要处理最重要及相关的信息——是快速发展时代的优先考虑。社会新闻,以及朋友、家人和同事的推荐,越来越多地成为信息消费的推动力。每天,你都能从你社交流中的朋友那里获得点滴信息。这也是人们正在经历的一种新的行为习惯。

算法内容管理是另外一种透镜,诸如新闻这样的信息可以被过滤。用户对于算法决定的新闻、专业管理的新闻,以及朋友筛选后的新闻有不同程度的信任。这些信任并不完全依靠于直觉,我们已经了解到,如果结果并不是用户所期望的时候,他们对于自动分类的新闻内容管理是十分苛刻的。如果是个人化的内容管理,用户似乎就能更好地分析编辑意图或是朋友选择推荐的故事。

用户与这些模型相联系的方式,是我们重点关注对象。对于营销者而言,了解用户怎样回馈信息或与信息互动是至关重要的。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但是现在出现了一整批正在上学的一代,它们不知道世界没有网络的样子。他们带来了一种与世界、信息,以及彼此的全新的互动方式。”

信息变革的本质就在于,在路上随意捕捉新闻意味着要把这些信息挤到时间的小口袋里面去,无论你是浏览了一下同事发给你的新闻邮件,还是在去休息室的路上收到朋友发送的短信。这就是“微等”(micro-waiting)时间——信息跳蚤市场的体验。这些体验原先是专用而集中的时段,现在变得充满投机性,偶然性,以及目的性。

我运用之前的经验,如:建设维基百科社区、Delicious标签系统背后的社会化结构,以及对于推特的社会化建议,对这些趋势做了综合性的观察。这些架构可以帮助我们理解怎样构建内容管理模型,身份,以及声誉系统,在鼓励约束性的同时,也鼓励意外性。这意味着通过对平板电脑、手机、社会流的结合的探索,各种商业机构都有一个正在日渐成长的机会。对于Google而言,意味着应该向互联网提供一个更具意外性的引擎。

我们中的很多人是在数码时代之前成长的——我们打电话,写信,公共信息是随着广播媒体传播的。但是现在出现了一整批正在上学的一代,它们不知道世界没有网络的样子。他们带来了一种与世界、信息,以及彼此的全新的互动方式。

从Google+、facebook,到Twitter、短信和企业信息服务,这一代对于这些工具已经培养出一系列本能的习惯和期望。它们对于哪种媒介(从信息和接收者考虑)是最合适的,是晚餐邀请还是约会邀约,显得十分精明老练。他们知道要发出合适的干扰信号,而不同渠道会发出具有不同意味的信号,而这些微妙之处我们才刚刚开始理解。3年后,这一代会变成雇员,而营销者需要对这些行为有着精确的了解。

用户对于环境的适应

这些并不意味着web使用者会丢失细节阅读的深度和关注度。在上一次对于阅读的调查中,我把书作为信息科学的问题,并且发现即使没有书桌、好的咖啡,以及下午的温暖阳光,人们仍然能够对于收集到的信息得出有意义的结论。

在现实中,我们的大脑学会在停工的时候吸收和分析信息。有很多证据可以证明社会化学习、参与,以及与他人分享是更有益的学习方法,而不只是单纯的引经据典或是获得原始的知识。

最终人类总是能以惊人的适应力改变自己的习惯,以适应环境,而我们正在见证的这些光速的变革对于技术和商业的挑战远远大于对于人类适应能力的挑衅。

think with Google 原文链接:http://www.thinkwithgoogle.co.uk/quarterly/people/ed-chi-following-generation-z.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