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有马朗人

(日本科学技术馆馆长、武藏学园理事长、原日本文部大臣、原东京大学校长)

听闻冈洁先生的随笔集《春夜十话》(春宵十話)将被光文社修订再版,我不胜欣喜。我曾在40年前留美期间拜读过此书,如今再读之仍觉受益匪浅。书中冈洁先生对数学的思考、对教育方法的考察以及对日本世态的批判仍具有警醒现世之力。

冈洁先生1901年出生于日本大阪,1978年离世,生前攻克了多复变分析函数论的正则域条件等多个疑难问题,为数学界做出了杰出贡献,因而在1960年被授予文化勋章。冈洁先生在坚持学术研究的同时,亦长期坚守在广岛文理大学和奈良女子大学数学教育的前线。

走在学术研究前沿的冈洁先生的研究能力可谓登峰造极。他才华横溢,留下的学术论文及著作自不用说,专业以外的文章论著也是妙趣横生,引人入胜。

譬如冈洁先生在《写给有志研究数学之人》中提到,希望大家多多体会庞加莱说的“数学的本质在于和谐精神”。因为丢失了和谐精神的科学研究,成为了庞加莱死后百年间世界战争频发的原因之一。冈洁先生的这种看法,源于他对从核裂变的发现到催生原子弹技术这段不幸历史的反思。科学,尤其是基础科学应建立在和谐精神之上,去探寻自然构造之美。当科学成果作为技术实际应用时,并非总能造福人类,有时反而会给人类社会带来极大的危害,譬如原子弹、农药污染,以及引发水俣病的化工污染等。技术原本的目的是造福人类,广义上来说也是为了追求和谐。可当数学被运用到运筹学、金融等领域时,只怕也有丢失冈洁先生所说的和谐精神的风险。

冈洁先生在书中强调了义务教育中道义教育的重要性,并提到:“人总有擅长做的事情,老师可根据学生的长处来培育。”我十分赞同这一观点,也希望学校的老师能多多“夸赞学生们的优点”。冈洁先生提出:“国家在普及义务教育的同时,还应大力发展天才教育。”这一观点也与我不谋而合。希望诸位不要只关注考试分数,还要能够看到并鼓励能力强的孩子,并积极开发他们的潜力。我不理解为何棒球、网球等运动特长生就可以获得美誉并收到多所大学的提前录取通知书,而在数学奥林匹克竞赛中表现优异的学生却得不到同等待遇。看到日本最近有一流的大学开始愿意破格录取物理奥林匹克竞赛的参赛学生,我甚感欣慰。

冈洁先生年轻时曾留学法国,在巴黎认识了物理学家中谷宇吉郎及其弟弟考古学家中谷治宇二郎。冈洁先生与治宇二郎意气相投,听说为了治宇二郎,他特意推迟了一年回日本。治宇二郎患脊椎骨疡,回日本后在由布院疗养,冈洁先生时常去那探望。在那60年之后,我到访由布院,仍能听到他人谈及冈洁先生与治宇二郎的友情逸事。听闻冈洁先生从中谷宇吉郎处了解了不少中谷的雪花研究,以及中谷的老师寺田寅彦的物理研究。难怪冈洁先生对寺田寅彦的物理研究及随笔都了如指掌。

冈洁先生说自己是在读了寺田寅彦的俳谐协奏论后,为加深对俳句的理解才开始学习音乐欣赏的。芥川龙之介、夏目漱石和松尾芭蕉是冈洁先生最喜欢的文学家。有意思的是,松尾芭蕉本就是俳谐名家,芥川龙之介和夏目漱石也十分精通俳谐。前面提到的寺田寅彦在该方面也是颇有造诣。仔细研读冈洁先生的文章,不难发现其中的俳谐性。但冈洁先生文中的俳谐性并非源于单纯地多处引用俳句,而是通篇都含谐谑性之故。

行家里手之作,读之何其快哉,譬如冈洁先生的书。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物理学家汤川秀树、朝永振一郎,以及获得菲尔兹奖及文化勋章的数学家小平邦彦等人对专业之外领域的见地,比如教育论等,读之亦能有酣畅淋漓的快感。不过大多大学教授都未能达到此种境界,因而他们跨专业跨领域的观点非常容易招致质疑之声。我认为这种类型的学者,应该先在自身的专业领域有所建树,得到认同,即使写书也应撰写本专业的普及类图书。在发表对非自身专业领域的意见时,他们应尽量摒弃主观,以旁观者的立场就客观数据展开论述;另外,阐述个人观点时,切记摘下自己科学家或数学家的头衔,用普通人的身份与大家交流。

值冈洁先生的《春夜十话》再版之际,特书此文献之。

《春夜十话》中文版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春夜十话》日文版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本文为《春夜十话》日文版的解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