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的我是个数学盲。
偏科,数学永远是分数最低的科目,提不起来兴趣,所有考试都靠死记硬背解法过关。
数学老师每次看到我的成绩单都会流露那种忧国忧民的神情。
一度怀疑自己智力不行,总问我妈是不是怀我的时候三聚氰胺牛奶喝多了,因为这话我没少挨她揍。
我妈说她从小是数学天才,高中的时候就跟着县里的老师出去搞竞赛了,我一直以为她在吹牛逼,后来我小姨辟谣了,说不是高中去的,是初中的时候就去了。之后还补了一句:你要是能遗传你妈一半,你这数学就不愁了。

中考前三个月,数学实在差。
家里一咬牙找了个教研组的老师给我一对一补习,一节课四百,那时候是我同学一个月的补课费。
第一次上课的时候我瞥着老师茶几上那厚厚一叠红,心想这得能吃多少顿烤肉啊,心一疼啥都没听进去。
好在之后靠着点发愤图强的劲儿,挤进了重点高中。

高中,大学,数学这路也走的跌跌撞撞。
转折点是毕业后,因为工作的原因又开始学习数学。
本来是抱着“舍得一身剐”的心态进去的,从“可汗学院”,“三蓝一棕”到图灵的数学系列(这里吐槽一下图灵的数学系列“人丁稀薄”),不夸张的说,它们几乎颠覆了我的数学观。

举一个不怎么恰当的比方:如果数学学习是造车的话,国内的教育是把卡车,赛车,轿车的图纸通通塞给你,手把手教你组装,至于为什么这么装是不会讲的,你要是问老师,他准会说你屁事儿怎么那么多。
其实这不怨他,根本原因是他老师当年也没讲。
而西方呢,是问你什么样的器械能跑?
轮子为什么是圆的不是方的,发动机有什么用?
......
你可以自己根据这套思路造不同的车,牛逼的人还能触类旁通造飞机造火箭。

而这本普林斯顿微积分读本就是这样一本教你造车思路的好书。
学习微积分的过程被拆解成了解决一个个问题的过程,这才是一种可迁移的关键能力。
在这里你不会看到大段晦涩的证明,也不需要有太多的先修知识。
数学学习变成了一件可以享受的事情。
相信我,书跟人一样,故作高深的大多是不学无术之流,真正有见识的,大多是趣味十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