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别人的死亡是无所谓的。一个人生路,留下的工作后人会继承。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他没有死。只要人类存在一天,人类的事业就不会结束。每一个人的工作,结合成人类整体的一部分,因此,就成了整体的一部分。整体存在,他的那一部分也就存在。全人类的生命——过去的、现代的和将来的——汇成了永不停息的生命的长河,并将变得越来越壮丽。一个人的生命,只是这生命长河中的一滴水。”

   机器人必须保护人类的整体利益不受伤害 ——第零定律 (阿西莫夫《机器人与帝国》)

我开始听说人工智能的概念,大概要追溯到当年坐在国家图书馆里废寝忘食的读阿西莫夫机器人系列的时候了。

曙光中的机器人机器人与帝国裸阳钢穴

而我与图灵书结缘则恰恰是从几本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科普书开始的:

机器学习机器学习系统漫谈人工智能

自2016年阿尔法狗击败李世乭之后,人工智能就成为了一个“现象级”概念,从一个学术名词变成妇孺皆知。对于IT圈里的人来说,你要是嘴里要是冒不出几个带NN、学习、深度的词,你都不好意思跟人说你是卖计算机的。出版界自然不会放弃这么一个做科(Zhuàn)普(Qián)的机会,2017年末到2018年初,陆续有三本名叫《人工智能简史》的书出版,让人傻傻分不清楚🤷‍♀️。

图灵版异步版浙人版

“任何涉入一条新的河流的人都想知道这里的水来自何方,它为什么这样流淌。”

       —— E·M 罗杰斯《传播学史》

我一直认为要了解一门学科,就首先要了解其历史,学科的历史就是学科本身。所以我一直期待能读到一本专门写人工智能史的好书。等等,我说的《人工智能简史》到底是哪本?那当然是大图灵出版的这本啦!拿到这本书的第一天,我就写了一篇读书笔记《人工智能编年简史 0️⃣ 黎明》(http://www.ituring.com.cn/article/497794),被图灵微博转发并得到作者尼克的点评🤣

尼克点评


尼克先生的目标并不是把这本书写成一本科普书:

无论作者是内行还是专业科普作家。我压根就没见过一本可以把量子力学解释清楚的科普书。即使简单如图灵机,也鲜有适当的普及读物。倒是那些讲历史和八卦的书引人入胜。

       —— 《人工智能简史》P3

要想把历史写的有趣还有八卦,没有点人脉和资源是不行的,我一直好奇太史公司马迁是如何把很多故事写得栩栩如生,比如:

是时,赤泉侯为骑将,追项王,项王瞋目而叱之,赤泉侯人马俱惊,辟易数里。

       —— 《史记.项羽本纪》

后来才知道原来赤泉侯(杨喜)的后代杨敞是司马迁的女婿,像这种遇到活项羽时候被吓得屁滚尿流、项羽自刎后抢尸体抢得很带劲这种“佳话”大概也只能在家里给孙子吹牛皮的时候才会说吧。

尼克先生说起人工智能界的历史和八卦也具有天然优势,这和他的经历密不可分,他早年负笈美国,师从“强化学习”算法发明者Barto;与经典教材《Reinforcement Learning:An Introduction》的作者Richard Sutton(同时也是阿尔法狗团队的精神教父)曾经共同挤过一个办公室。所以按辈分来算,尼克先生在人工智能圈的地位是很高的哦😄

David Silver


番外

《人工智能简史》入围第十三届中国国家图书馆文津图书奖,作者尼克上海读者见面会 (附两小时访谈视频)

毛德操《人工智能简史》完整版书评:在山顶俯瞰人工智能的“风景”

尼克谈人工智能的历史、现实与未来

徐英瑾评《人工智能简史》︱人工智能,真的能让哲学走开吗?


生、死、不朽、永生与智能

尼克:嗯。是不是解决了永生问题,就解决了所有问题?

苏格拉底:其实不是,永生只能解决那些给人无限时间都可以解决的问题,现在的超级计算机(supercomputer)可以算得比人快,但是如果给人无限的时间,所有超级计算机可解的问题,人也都可解。还有些问题是无论给计算机多少时间,也无法解决的问题。能解决那些问题的装置,我们暂且叫“超计算机”(hyper-computer)。我不知道永生能不能解决“超计算”的问题。

尼克:你离开我们是不是为了追求“超智能”?哦,你是不是已经把你的记忆体留在哪了?

       —— 《人工智能简史》第12章

.

Immortality.

I make my journey through eternity.

I keep the memory of you and me, inside.

       ——Bee Ge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