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在心口难开

张蔷演唱的一首歌曲,前几年红遍大江南北,其实是翻译的一首外国歌曲,可人家原名I love you more than I can say。“爱你在心口难开”多半是没说出来,可能是不好意思说、不敢说或不能说;I love you more than I can say估计是说了,只是因为爱得太深,语言显得苍白无力,无法表达深爱的程度。

太阳微系统

几年前,Java的老东家Sun Microsystems如日中天,媒体充斥着“太阳”,其实Sun是Stanford University Network的首字母缩写,跟太阳半毛钱关系没有,可记者的生花妙笔生生把它变成了“太阳”。前不久看《咬文嚼字》,说有人将“新一百”翻译成New-100,可这里的“一百”是“第一百货公司”的简称。所以说,翻译时得小心,千万别把简称当词语翻译!

产品愿景(Product Vision)

这几年,愿景一词炙手可热,企业家言必谈愿景,连那些“队伍刚开张,只有十来个人六七杆枪”、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新创企业也奢谈愿景。《现代汉语词典》对“愿景”的解释是“所向往的前景”,大致相当于“远期规划”,说白了就是理想、愿望、白日梦,其实不是什么好词,有点骗人鬼话的味道。如果说将Corporate Vision翻译成企业愿景还能接受,那么将Product Vision翻译成产品愿景就让人搞不懂了。所谓Product Vision指的是对产品的初步设想,将根据技术水平和客户需求进行调整,跟愿景一点关系都扯不上。

头脑风暴(brainstorm)、蝴蝶效应(The Butterfly Effect)、响应式设计(responsive design)

这里说的几个词无关乎对错,只是归化和异化的问题,具体如何选择完全取决于译者的判断。 对于英文brainstorm的翻译,大陆人显得比较懒,直接翻译为头脑风暴,但港台人动了一番脑筋,翻译成脑力激荡;其实它的含义与中文“集思广益”大致相当。蝴蝶效应指的是初始值的极微小扰动导致沧桑巨变:一只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两周后可能在美国德州引起一场龙卷风。有人说,这种概念中国古已有之,“风起于青萍之末”不就是这个意思吗?响应式设计的大致意思是,根据浏览设备的屏幕尺寸自动调整页面布局,阮一峰译为“自适应设计”(http://www.ruanyifeng.com/blog/2012/05/ responsive_web_design.html),个人觉得准确表达了其含义,比“响应式设计”好。就这三个词而言,如何翻译完全取决于译者支持归化还是异化。最死硬的“归化派”非思果先生莫属,他在《翻译研究》中举了个例子,说如果原文指出某个国家只有美国内布拉斯加州那么大,翻译时应归化为只有江西省那么大,因为大多数读者并不知道美国内布拉斯加州多大。对此余光中先生认为矫枉过正了,估计大多数人也会这么认为;其实大多数人对江西省有多大也没有概念,译者费很大劲所做的归化一点效果也没有,根本就是吃力不讨好。在我看来,对于类似于brainstorm这样的词,如果比较新还未得到普及,而且从上下文看作者只是想表达其含义(即并非用作专用名词),归化处理可能更有助于读者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