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2060年的秋天,某个阳光慵懒的午后,朵颜研究所成功研究一款神秘工具——“任意门”。这是在时空穿梭机的基础上研发的一种新型工具“任意门”可以带着你去到任何空间,任何地方。它就是至尊宝想要的月光宝盒,为了产品尽快拿到安全生产许可资质,我决定亲自测试“任意门”

“博士,一切准备就绪”张妍神情凝重的说。

“哦,好”。我缓缓的走向“任意门”,慢慢的推开了那扇神奇的门,走了进去。只一刹那我感觉在强大的磁力下,身体一点点在分解。就在此时,我模糊的听到张妍声嘶力竭的呼喊声。

“博士,博士......系统有漏洞,您要终止实验吗?软件工程师编写的回传算法参数有问题”,然而一切为时已晚,话音未落我已进入了另一个时空,眼前一片漆黑。

一、只那一眼便是一辈子

众里寻她千百度

每天诵经念佛,甚是无趣。我有些想念母亲大人了,也不知道家中一切是否安好。住进布达拉宫,我虽是雪域最大的王,然而也并非那么潇洒。不知道自己是谁?从哪里来?要去哪里?每天除了学习佛法还是学习佛法,好无趣。不如,跟师傅请几天假,(#^.^#)回家看看。

“师傅,我想跟您请些假,回家看看母亲”。

“孩子,你从出生开始就注定了不是普通人。你心怀的应该是更大的家。你是转世灵童,是活佛。虽然你天性聪慧,但也要潜心修行才是。都14岁了,还跟个小孩子一样。”师傅语重心长的说。

“师傅,那你就是答应了。谢谢师傅!那徒儿告退了!”

收拾完行李,我轻快的朝着外边热闹的世界走去。走着走着,浑然不知此刻已到黄昏。夕阳下飞翔的鸟儿正准备归巢;淳朴的人们不紧不慢的走在路上,时不时还相互寒暄;我继续走下夕阳下,边走边颂唱佛经。天黑了,我寻见远方的村庄好热闹,决定走去看看。

原来人们正在看戏,难怪这么热闹。穿过人群,我看到戏台上的男女。那女子穿着美艳的衣服,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她肌肤如雪,双眸明亮,感觉骨骼比灵魂还要柔软。她在戏台上认真的演着戏,我就这样远远的看着,仿佛天地间只有我和她。我下意识的叹了口气,然后再次穿过人群,继续朝着南方走去。

二、众里寻她千百度

欢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在家里陪伴着母亲有一个月了。明天就要离家,继续修行,下一次回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回去的时候,还能遇见她么?

只那一眼便是一辈子

“母亲,你要保重身体!孩儿,走了”。

依依惜别了母亲,我便往回赶路。三天之后,路过她出现的村庄,我的心有些莫名其妙的欢喜。

“小和尚,你在笑什么?”,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子笑着向我问道。

“没,没什么 ......”,没想到居然是她。我该怎么做?所有的佛经,佛法里并没有教我如何跟女子相处啊。算了,还是继续赶路吧。

“小和尚,你要走了吗?”

我没有搭理她,继续前行。因为我知道,我不属于自己,也不属于这里,也不属于她。

三、一生随之而去

回到了山上,我的生活又恢复往日的平静生活。每天跟几个师傅分别学习佛法与政治。转眼,我已经15岁了,这一年里自己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她。也不知道今生今世还能不能遇见她。

命运似乎,总是爱作弄可怜的人儿。师傅告诉我,我是五世达赖的转世。我告诉自己,我的心中有了一位喜爱的女子。我似乎陷入了深深的迷茫中,我是谁?

燃灯节到了,寺庙中点着众多的酥油灯,它们将昼夜不灭。今天我的活佛身份在2大寺院公布,我正式成为五世达赖的继承人,仓央嘉措开始接受子民们的朝拜。我喜欢这个名字,每当听到这个名字都会让我心安。也许我就是为佛而生。

天空之蓝,蓝的没有尽头。不经意间,我看见了一位慵懒的女子,穿着美丽飘逸的裙装,裙摆阔达而绵长。暮色渐渐降临,灯光照耀着她的美。对,是她。我笑了。她,看出了我的寂寞,看出了我的高处不胜寒。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我只能这样静静地看着她,什么也不能做。她,走了。我也跟着她走了。从此我写下了一些关于她的诗歌。

世间安得双全法 ,不负如来不负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