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我看了一期河北卫视的《中华好诗词》。诗意,我是没有的。我只是喜欢看年轻貌美、腹有诗书的姑娘歪着脑袋、蹙眉思考,然后吟诵传世诗词的热闹。这个节目每期有 3 位擂主,擂主前有 5 位先锋。挑战者必须先战胜 5 位先锋,才能选一位擂主挑战。这 5 位郎才女貌的先锋实力一般,但都很搞笑。挑战者里,有业余爱好者、职场人士,也有朝气蓬勃的学生。其中很有趣的是一位玩 Cosplay 的二次元萌妹纸(于璐)。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后来,我搜索了好诗词里面一位温婉美女(畅欣)的微博,看到她给自己打的标签是:真诚、怀旧 ... 看到 “怀旧” 二字,不禁引发了我许多思考。许多人把乐观和悲观对立起来看,认为它们是天生而来的。这些人没意识到,快乐是一种能力,而悲伤是一种情绪。

悲伤要简单得多。你只需静静地坐在窗前,回忆那些美好的过去,就能莫名地悲伤起来,虽然也有嘴角挂上微笑的时刻,但总体而言,还是伤感多一些。而快乐呢?快乐总是短暂,有时候你多想永远地停留在某个幸福的瞬间啊,可惜转眼就过去了。

快乐之所以短暂,有两个原因。第一是我们的感受比较容易麻木。比如搬了一个新家,搬家前的喜悦、期待是最好的时光,而真正搬入后,很快适应环境,就不以为然了。比如相中一位美女,总有说不完的话、传不完的情,但等到婚嫁之后,日夜相对、朝夕相处,很快就审美疲劳,连架都懒得吵了。比如离家千万里,总有不尽的乡愁与牵挂,回去几天还好,充满新鲜感,也能与亲人、旧友欢聚,但呆不了几个月,指定是哪都不舒服,分明就想逃离。

快乐不长的第二个原因是因为不断创造快乐需要巨大的能量,多数人没有这个能力去创造它。《小狗钱钱》里说:“金先生(一位富豪)看上去十分快乐,而爸爸妈妈却恰恰相反,总是不太高兴,直觉告诉我,贫穷更容易产生不幸。” 巴菲特说:“有人说有钱买不到幸福,那是因为他不知道哪里买。” 人们经常说,感到一种 “莫名的快乐”,其实大多数快乐都是有缘由的,关键是你是否有能力去创造快乐。

苏轼写《喜雨亭记》,说天旱、久不雨,后来一连下了三天的雨,官吏在院里庆贺,商人们在集市上唱歌,农夫在田间欢笑,忧愁的人因此喜悦,生病的人因此痊愈,苏轼修建的亭子也正好完工,并取名为“喜雨亭”。(丁卯大雨,三日乃止。官吏相与庆于庭,商贾相与歌于市,农夫相与忭于野,忧者以喜,病者以愈,而吾亭适成。)

王勃的《滕王阁序》,前面写的得光辉灿烂,到最后仍不免“兴尽悲来,识盈虚之有数”。王羲之的《兰亭集序》,也是开篇轻快欢愉,还没到一半就叹惋 “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 … 修短随化,终期于尽。” 所抒发的都是一种愁殷欢寡、盛极而衰的情绪。连这些学识非凡、才华超群的有识之士都如此慨叹,何况普通的凡夫俗子?

其实我们认真去读他们的文字,就知道他们的快乐,大多是被动的快乐。比如苏轼之乐,是天降大雨;王勃之乐,是喜逢盛宴;王羲之之乐,是崇山峻岭、茂林修竹,是天朗气清、惠风和畅。规律是,这些快乐大多都不是他们创造的,他们多半是被动接受。顺则喜,不顺则悲;遇到伯乐,他们就感激流涕,碰到昏君,他们就怀才不遇。

农耕时代的人很可怜,几乎是看天吃饭。我们看古装剧,向往古代,什么才子佳人、亭台轩榭,什么狂狷任侠、快意恩仇,什么车如流水、马如龙,以为是人生常态。别的不说,把 “电” 从你生活中删除掉,想想是什么滋味?水也无法掌控,无论旱灾还是水灾,都不好过,搞不好就小命难保。把你投放回去,你乐意吗?所以我们要体谅古人,莫名哀伤、无计可施,是人之常情。 当代人的信息丰富过剩到无聊,精神却贫瘠可怜到乏味。古人的伤春悲秋,不是刻写在骨子里,也不是烙在基因中,只不过是文化的传承。这股力量,强大更胜于基因。在电视机出现后、网络出现前,影视、歌曲的影响无与伦比。而编剧与词作家的灵魂,多忧伤而少欢乐。

作为文娱消费链条顶端的内容生产者,把那种源自古文化里对未来不可掌控的悲伤、对不确定性的忧虑,都传递下来。根本原因在于,这些人大多数本就不是富裕、自由而快乐的人,他们做不到。滑稽的是,他们的同僚,那些台前的明星、幕后的老板,混得可比他们好得多,灯红酒绿、夜夜笙歌,香车美人、深宅大院。想到这点,创作者们可能也不大开心得起来。

在这种顶端链条的浸染下,就连青春少年,竟也给自己打上怀旧、伤感等标签。要知道,悲伤的情绪可都是轻而易举就能染上的啊,只要你经过几次挫折,受过几次冷落,遇过几次不公,遭过几次欺骗就可以了。但谁没经过挫折、冷落、不公平,以至于受欺骗和被误解呢? 悲观情绪的蔓延,可能和毒品一样让人上瘾。

真正的快乐、主动的快乐,是在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依然愿意创造与传递快乐,依然要努力让自己活得更好,依然要积极乐观地去追寻人生的意义、自我存在的意义,依然要成为后来者的榜样,微笑着被他们超越,优雅的老去。即使是循环往复、上下求索,依然保持乐观,善待自己、善待他人。这些无疑要难得多,也要付出更多。

尼采说:“受苦的人,没有悲观的权利。一个受苦的人,如果悲观了,就没有了面对现实的勇气,没有了与苦难抗争的力量,结果是他将受到更大的苦。”《富爸爸穷爸爸》中说:“轻松的道路越走越艰难,艰难的道路越走越轻松。”相较而言,快乐要比悲伤难得多。人生之路,漫长而遥远,不要在一开始的时候,就选择轻松的悲伤,而背离艰难的快乐。别忘了,你没有悲观的权利。


喜欢本文的朋友,请添加我的公众号 懒人生,关于学习、生活和投资,从不长篇大论 :)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