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几位我尊敬的圈内高手,表达了写作对自己的价值,甚至其中一位,现在和顶尖的知乎高手学习写作。而我,在此说这个价值,是因为我说的观念,是这些人没有说过的。

警告:还是那句话,我笔写我心,来讨论的,我欢迎,来bb的,你小心,我会骂回去。笨蛋的第一个功课,是要学会闭嘴。

事件

这一年半来,我和一家出版社合作,连续的出版了四本电子专著。付费读者几千,反馈数百,过程令人快乐,事件令人充实。写作给我带来的价值,主要是如下几点

释放欲望

村上春树说,“文明就是表达,没有了表达,bang,文明就没有了”,话虽然简单,但是耐人寻味。这话有两层意思:

  1. 对社会而言,表达创造文明。比如牛顿不写《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科学大体还在梦寐
  2. 对个体而言,表达就是存在。上帝赋予你表达,你不表达,就会心理疾患

我更加关注的是后者。我记得我是有些心理疾患的。我曾经研究一门技术,发现简单而特别实用。我大量阅读,反复揣摩,创造了很多应用场景。但是当我和协作项目和同事提及,大体反应就是:

  1. 不需要这个技术
  2. 这个不安全,可能有性能问题
  3. 何必如此呢,现在就不错
  4. 或者,没反应,不行动

这样的反应,不仅仅是普通程序员。在那大半年里面,我遇到了默默的抵抗。抵抗者不但没有看我建议的书,甚至连查询下都懒得。我用经费买的书,居然发现有人连塑料外皮都没有撕开。我发现我想要催了技术化的牛逼,都找不到人。在这之前,也是类似的反应;在此之后,可以想见,必定还是这样的反应。

孤单,然后绝望。

绝望是有价值的。我了解到了人性的一面,也告诉我,既然我要表达,未必非要在身边,我可以另寻出口。

那段时间很忙,常常加班。我也就周末可能会有空,认真的思考,仔细的揣摩,然后,我把电脑变成了我的倾诉对象。我记得我无时无刻不在寻找机会去写,公司去某地度假,大家玩起来的时候,我在度假地的湖边,利用店里的油爆爆的桌子,写了两天代码和书。3年后,我写完全部书稿,大约20万字,不多,但是都是我的技术经历和项目经历,抽象后变成一本不限于特定环境的、代码质量的书。完成后,我知道,我释放了我的表达欲望。我不再需要和身边的人的表达需求。文字自己会表达,我可以借助它,和远在天边的陌生人达成沟通。我不在那么在意身边的人接受我的观念。

随后的几本书,就差不多是水到渠成。并无太多的惊喜,只是我不断的表达,不断的和读者互动,和编辑互动,更多的参与社区,我就不在需要浅层的,身边的沟通。

释放,让我感到自由。

重塑协作圈

在此之前,我的圈子主要是技术类同事,朋友,家人,技术俱乐部。在此之后,我的圈子变成形形色色、地域驳杂的技术人。

比如编辑。出版社的编辑,我迄今为止,从未谋面。但是我需要和她有很多讨论和互动,大部分通过电子邮件,少量通过出版社提供的编辑系统,我能够感到她的专业,对我的帮助和支持。从文字次序,到基础的“的地得”的差异,到勘误流程,都是我学到的。还得签合同,开始开始两次往返的纸质合同,很快变成了PDF电子签字的合同。更加方便。另外一个编辑做我的访谈,来来去去的也就几封邮件,一周时间,就全部完成。

比如读者。有些读者,认真的阅读,踏实的提问和反馈问题建议。每次互动,都是让人正气十足。还有人在网上博客发表对我的书的笔记。有人做笔记!在技术群内,时不时有人加我,说看了我的某个书某个文章来的。感觉真棒。

我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宅男。我很少主动接触人。我第一次发现陌生人社交的美妙。就是大家的距离,带来的基本的尊重和朦胧感,以及由此带来的新鲜的知识,看法和观念。

更加容易发现新知

放下我执后,我可以更加自如的,不那么有心理担忧的实验很多东西。比如说,我希望别人给我点赞,给我写评论。于是,我开始给别人写评论。我写了几本书的评论文章了。现在暂时还看不到效果,但是,回到第一条,它释放了我的欲望。

我以往都是为了完成项目而作,特别是,我身边总是高手环绕,因此很多问题,我解决了,但是我并不知道解决的问题的内涵,特别是外延。很多时候,因为太忙,没有系统思考的时间。写作让我第一次系统化的,而不是个案化的研究问题。比如Apple官方开发技术文档,我看了几遍。我才知道我一直是单向的解决问题,而很少系统的发现技术。写作,为了本身的系统,就是得系统的研究,展示全景的认识。这样的辽阔的视野,开始很难,随后太爽。有了全景,在查漏补缺的时候,很多新知喷涌而出。

大幅增强阅读能力

这个就是比较意外的了。阅读能力骤然增加。好处不言自明。我在之前的文章已经提及,这里不再展开。

写作令我快乐,改善我的协作圈,让我可以释放我的低级欲望,因此心境平和,这就是写作对我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