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不得是什么时候知道了“少即是多”的概念,我猜测是初学 Linux 的时候。Linux 上有一个分页程序叫 More,后来又有个升级版的分页程序叫 Less。Less 和 More 的功能是一样的,所以 Linux 用户说 Less is More. 啊哈,少即是多。

说起来,对这个世界的许多认识,都建立在我学习软件开发的时候。时常我都暗自庆幸,互联网是这个时代最热门的行业,而我很幸运地读了计算机专业,从事着互联网的工作。直到最近几年,我才认清楚,能力是小格局,运气是大格局。即使你能力再强,不能顺势而为,就不可能取得大成就。譬如我们最熟悉不过的三国。我小时看《三国演义》电视剧,最深刻的一句台词是刘备三顾茅庐,请诸葛亮出山,那时的孔明先生,青衫骏马,羽扇纶巾,谈笑间,运筹帷幄,而司马徽却叹息道:孔明虽得其主,不得其时。

对诸葛亮而言,偏安西蜀,雄霸益州,绝非其志;北定中原,兴复汉室才是他的大成就。然而,秋风五丈原,出师未捷身先死。是诸葛亮能力不足吗?我看正如司马徽所言,不得其时。如果诸葛亮早出生 20 年,那时诸侯割据,强弱未明,鹿死谁手尚未可知;等到三分天下的格局框定,诸葛亮的命运就被牢牢地限定在三分天下有其一的剧本中。时也,命也。

若诸葛亮果然早出生 20 年,就能成就他心中的大成就了?恐怕也未必。诸葛亮出生于 181 年(27 岁出山),荀彧出生于 163 年,曹操出生于 155 年。只怕诸葛亮要生在荀家,而非诸葛家,否则到了曹操麾下,众星拱月,也非诸葛氏之所愿吧。

由此可见,即使是如诸葛孔明这般人类历史上的耀眼天才,在大局不利的情况下,也只能做困兽之斗,何况寻常人物?俗话说,郎怕入错行。我这般材质平庸的人,正因为身在互联网的大浪潮中,才能占据一个小小的立锥之地。

这世上有 4 类人:表里如一的勤快人,内外皆修的懒惰者,以及懒惰的勤快人和勤快的懒惰者。程序员大多是“懒惰的勤快人”,他们看起来懒洋洋的,没有干劲,其实很勤快(而且他们还有一个高尚的品德:只管赚钱,不管花钱)。许多发明家也是这样,懒得动,所以热情洋溢地发明了汽车、电梯、洗衣机、冰箱、空调、暖气、马桶、剃胡刀等一切奢饰品,并被企业家普及为日常生活品、必需品。这类人只在必须的时候勤快,大多时候懒着。

最怕是“勤快的懒惰者”,他们的懒惰被勤快掩盖了,表面上看忙忙碌碌、辛辛苦苦,本质上懒到骨髓里。这群人于思想上最为懒惰,他们心里住着怪兽,一旦思考的念头从大脑冒出,就会被这头名为懒的怪兽给吃掉。有时候我甚至怀疑,怪兽吃掉的不仅仅是他们的念头,而是他们的头。这种人一旦习得一个偏见,就会死守一生,他们觉得这是忠诚,其实不过是懒得学习的借口。爱因斯坦说,常识就是人到十八岁为止所积累的各种偏见(Common sense is the collection of prejudices acquired by age eighteen)。罗曼·罗兰更加毒舌,他说有些人在二三十岁就已经死了,只不过要在七八十岁才下葬。雷军就比较温和了:不要用战术上的勤奋掩盖战略上的懒惰。有些人,就是搞不清楚什么是战术,什么是战略。

和这 4 类人相关的一个问题是:怎样的生活才是有品质的生活?我想来想去只有三个字:不重复。

不重复的生活就是有品质的生活。不重复,不是说你的护照上要盖满每个国家的印章,你要翻越每一座高山、渡过每一条河流,走遍每一个城市,才叫不重复。也不是说非要诗与远方、异国他乡才是不重复。话说大多以“诗与远方”之名旅行游历的人,不过是“面包与远方”罢了。顺便说,在下是“诗与面包”。

那么,何所谓不重复呢?每一次呼吸都是相似的,但你能意识到自己活着;每一个脚步都是相似的,但你能意识到自己踩在坚实的大地上;每一阵风都是相似的,但你能听见风中的讯息;每一场雨都是相似的,但你能感受到树木的呼吸。每一杯水都是相似的,但你不必身在沙漠,就能感受到水滴流过喉咙的清凉欢快;每一次日出日落都是相似的,但你不必非要坐在海岸上,才能看见天色的变幻。每一幕夜空都是相似的,但你能察觉到星月的流动;每天经过的路边都是相似的,但人们的脸上有不同的神色。日夜奔流不息,但你不必华发满头,才叹惋人生苦短;朝夕相处,但你不必于分别在即,才知珍惜眼前当下。

品质于金钱无甚相关。有钱人可以花 100 元在最好的超市买到一块最好的豆腐,然后做出一个永恒的味道;没钱的母亲花 2 块钱在家旁的菜市场也能买到一块好豆腐,做出千般花样,让自己的孩子赞不绝口。当然,作为反鸡汤人士,在下坚定地认为富有,又能玩出千般花样才是人生理想。金钱主要起到放大器的作用,让美好的更加美好,让丑陋的愈加丑陋。

勤快的懒惰者,过不上有品质的生活,根本的原因在于他们意识不到少即是多。他们的拿手把戏是做加法,不断往自己生活中添加别人或文化中认为是好的东西,并自以为好。为了好东西、有品质的东西,疲于奔命、劳累不堪。Tony Hoare 在 1980 年图灵奖的演讲中说到:构造软件设计有两种方法,一种是简单,明显地没有缺陷,另一种方法是使其复杂,却没有明显的缺陷,前者的难度要大得多(There are two ways of constructing a software design: One way is to make it so simple that there are obviously no deficiencies, and the other way is to make it so complicated that there are no obvious deficiencies. The first method is far more difficult.)。

就算是个白痴也会做加法,做减法就难多了。就“简单”二字,我也用了很多年才真正理解。很早我就知道 KISS(Keep it simple, stupid)和奥卡姆剃刀(如无必要,勿增实体),后来又读到爱因斯坦所谓的“保持简单,但不要过于简单”(Everything should be made as simple as possible, but not simpler.)。再后来读到芒格解释的:“简单是长期努力工作的结果,不是起点” 以及 “我们成功的诀窍是做一些简单的事,而不是去解决难题”。时至今日,我还在不断理解 simple,理解 less。

勤快的懒惰者不会这样做。对他们而言,简单就是简单,复杂就是复杂。自己会的就是简单,自己不会的都复杂。他们无法意识到重复是品质生活的绊脚石,越努力,越远离。如果你告诉他们“断舍离”,不是被断然拒绝,就是被当做浪费钱财的败家子。如果你告诉他们人生要做减法,他们会愤怒地回复你:不要侮辱我的智商,什么加法、减法,老子在 16 岁之前就会乘法了!如果你告诉他们“少即是多”,他们会好心的劝告你:喝点热水,好好睡一觉,不要犯傻,少就是少,多就是多。

有时候,真理还真是能从傻子嘴里说出来呢。


喜欢本文的朋友,请添加我的公众号 懒人生,关于学习、生活和投资,从不长篇大论 :)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