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盛夏的这个周末,我在杭州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见到了很多老朋友,还有几位热情的读者,参加了一个夜聊的节目,认识了很多新朋友,领略了夜行西湖的美妙风光,此行非虚。

杭州的天气和北京截然不同,北京要么是热烈的阳光直射大地,干燥温暖,要么是大风裹挟着暴雨席卷京城,要么以漫天的雾霭夹杂着浓浓的PM2.5气息为你带来这特么才是北京的直观感受。杭州就温和多了,阳光似乎总被一层薄雾笼罩,温度很高,但空气中总夹杂着水汽,出去转一圈浑身湿漉漉回来的一定是北方土鳖,偶尔碰到一个PM2.5,它会告诉你,「我要旅行去北方,那里才是我的家」,想想让人颇为绝望。说是有台风,但台风也只是轻轻略过杭州上空,带来了些许清凉,带走了一些红尘。

现在我即将离开这座美好的城市,坐在开向北方的列车上,颇为惆怅的写今天的 MacTalk,今天的主题是:为何而写?

在阿里嘉年华的『夜聊』节目中,有一个问题是「你为什么要写东西?」,换个文艺一点的说法就是,你就是个写代码的,不去好好做程序员这份有前途的职业,为什么要来写文章呢?谁让你写了,能挣钱吗,有人看吗?你爸爸妈妈知道吗?你的老板允许吗?balabala……

每个嘉宾都谈了自己的看法,我整理一下自己的思路,看能不能把这事说的清楚一点。

1、我觉得程序员这个群体是非常幸运的一群人,我们生在一个技术改变世界的时代,而我们可能正在做着能够改变世界的技术,这是何等的荣耀和机遇。想想Apple的终端设备、Google的眼镜和汽车、Amazon的电子阅读、阿里的电商和金融梦,难以想象10年以后这个世界会发生什么样的改变。更不用提那些还在车库里酝酿的各种奇思妙想,而这些改变,程序员都将参与其中。

虽然我们现在依然会遭遇到这样的烦恼:

「大哥听说你是搞电脑的?」

「我做了十年技术了」

「好的,能帮我装个XP 吗?要番茄版的」

这时候就可以把兜里准备好的西红柿扔出去了,如果不会扭到自己的老腰,再加个360°回旋踢就更加完美。

2、不要给自己设限。谁说程序员只能写代码了,谁说程序员是都宅男了?程序员里才华横溢的多了去了,无论是《黑客与画家》还是《乔布斯传》都描述了很多具备文艺气息的技术大师,他们要么作画、要么弹琴、要么写作、要么运动,同时还写的一手好代码。其实万事万物都是想通的,要么熊样要么鸟样,如果你能够把代码写的很好,那么为什么不去把自己的思想和设计通过文字表达出来呢?如果你能够把技术文章写好,慢慢就能写出人文类的文字,慢慢你就会发现自己已经站在科技与人文的十字路口了。最高境界就是,你站在哪,哪里就有一个刻着科技和人文路标的十字路口。

在 MacTalk 之前,我写博客,也为一些媒体写文章,最好的时候一个月会写2-3篇,每次约稿都要拖到最后才能完成,但是开始写 MacTalk 之后,到今天为止,近8个月的时间我写了160多篇有效文章,平均每周5篇左右,文字总量在15万到20万,这个惊人的数量是我从来没想到的,而且花费的时间是我剪切了刷微博、浏览网页、扯淡、看电视的时间,粘贴到 MacTalk上的,每个人时间就那么多,我觉得我并没有损失什么。

所以,不要为自己设限!

3、写作即思考。写作其实就代表思考,你需要言之有物,需要架构需要梳理,要有开端有结尾有结论有主题,特别神奇的是你构思了一篇文章,写完后发现文章像具备了生命一样生长出了很多奇异的果实,它们就在那些文字中间微微颤动,闪烁着独特的光泽,放佛被岁月冲刷过的鹅卵石一样,而这一切你可能完全没有想过的,而且不可复制。所以有时候我们去看之前写的文章,会产生两种感觉,要么是觉得写的太烂了,怎么会写的如此臭不可闻;要么是觉得写的太好了,妈妈我再也写不出这么牛逼的文字了,我觉得这种两种感觉,都挺好。

优秀的写作者不仅能让事情变的容易理解,而且能够换位思考,沟通顺畅思维敏捷。与这样的程序员交流是赏心悦目的。遇到问题时他会抽丝剥茧,告诉你问题的前因后果,由表及里,并且把能够反映问题的各种信息等都提供给你,包括他自己尝试解决问题的措施和结果。

所以,为自己写作!

4、附加值。写 MacTalk 的初衷是给大家介绍一些 Mac 相关的技术和技巧,从来没想过商业化和媒体属性,但是做到现在,积累了几万读者,每天都有用户的反馈和赞助,你们告诉我这些文字为你们带来了欢乐、思考和启发,解决了问题,我告诉你们开心就好。MacTalk 还为我带来了很多好朋友,有知名大公司的,也有不知名的小公司的,还有在创业的。天地悠悠过客匆匆,能认识这些朋友,真好!

所以,为读者写作,附加值会随之而来。但行好事,莫问前程。河狭水急,人急计生。

最后回答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不坐飞机?

因为「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是我有一张机票却被飞机放飞机。问君被放啥飞机,恰似波音787」——答案摘自《空中非人》http://lihuazhi.com/550。

其是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在高铁上可以非常舒服的写 MacTa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