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底了,某电视台评选十年来最有爱的人,奖品是一台价值160万的奔驰房车。

有人提名捐出巨款的富豪,有人提名免费接送学生的司机,有人提名照顾残疾父母的小女孩。——媒体评价,爱心没有可比性,最需要这辆房车的人最应当获奖。

于是搞了一个直播活动,现场接受全球投票。

富豪说,如果我得奖,我把这辆车送给司机,再加50万元加油卡。

司机说,如果我得奖,我把这辆车送给小女孩的爸爸妈妈,我愿意开着车带他们去任何地方。

小女孩说,如果我得奖,我把这辆车送给富豪,因为他比我知道谁更需要这辆车。

三人的得票数相差无几,持续胶着,每个观众都心潮澎湃了。

忽然!一个黑人跳上舞台,挟持了小女孩退到台角,手里拿着枪。

全世界观众眼前是那张紧张而变形的脸的特写,黑人开口露出白牙,流利的中文吓了大家一跳。

我是摩林卡共和国人,在中国留学。我请求你们,对我们进行人道援助。

我的国家很小,很新,你们一定没听过它的名字。我们每天都有孩子饿死,侥幸活下来的孩子要扛起枪上战场。仗打了三年了,我的家人都没有了,我最小的弟弟最后是被……被当成食物……

原本在场外负责治安的特警已经包围了舞台,狙击手正在占据有利位置,队长冲进演播室要求导播停止节目。这时候一个电话打来,队长连声说是是是,然后告诉导播,为了保护人质,请继续直播,我说停你再停。

摄像师都退到场外较远的地方,四五个长焦画面聚焦在黑人的脸和他拿的枪。观众都撤离了,但是台上的几个人没有动。

主持人沙哑着嗓音说,您好,请问你们需要什么援助,可以对全世界观众说说吗?

食物药品净水,保护平民的武装部队,难民营。

富豪说,我愿意以个人名义提供价值五百万元的药品和饮食,我知道这远远不够,我想多了解你们当地的情况,并亲自参与一些工作,尽可能提供支持。

司机说,我以前是部队的,现在如果需要,我可以上战场,谁杀小孩我杀谁!

小女孩说,难民营一定需要很多护士,我……

画面突然变成一个彩色的大圆饼,观众只能听到持续单调的嘟声。

【完】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