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算法

《爱的算法》是美国华裔科幻作家刘宇昆的科幻小说集,收录了十三篇小说,均为作者自出道以来的创作精华。这些作品既有硬朗的技术细节,又不乏多元的文化思考,代表着当下世界短篇科幻创作的最高水平。

我正试图在这个网站上注册个账号,以便能看见艾伦最新上传的婴儿照。

平板电脑就立在床边,显示着各种信息,只是虚拟键盘用起来是个麻烦事。中风以后,我的右手也不完全听使唤了,在虚拟键盘上打字跟用拐杖按电梯按钮一样别扭。

桑迪主动提出帮忙。我便叹了口气,重新倚靠在床上。它轻车熟路地填好了我的个人信息,甚至比我的孩子们还要熟悉我。我不知道汤姆和艾伦还记不记得我出生的街道名字──这是安全提示问题的必要信息。

注册的下一步要求我证明自己是人类,以防止垃圾邮件程序的恶意注册。我真是恨透了在混乱不堪的背景图案中去辨认那些拐来拐去的字母和数字,像是在做眼科检查。孩子们现在都热衷于发短信而不是写字,读了几年他们书写的字迹潦草的作业之后,我的视力也不如从前了。

这个网站上使用的验证码有些不同。网页上有三幅圆形图案,我必须通过旋转才能使图像摆正。第一幅图是一只放大了的栖息在树枝上的鹦鹉,它的羽毛上满是杂乱的颜色和抽象的形状;第二幅图是一堆胡乱放置的碟子和玻璃环,被下方射出的刺目光线照亮;最后一幅图是几把椅子颠倒放在饭店的一张桌子上。三幅图都被旋转到奇怪的角度。

桑迪伸出金属手指快速地旋转三幅图片至正确的方向,然后替我点击提交注册按钮。

注册账号成功,我看到小玛吉的照片占满了整块屏幕。桑迪和我长时间地看着这些照片,一张一张地翻阅着。我很羡慕新一代的出生。

 

我让桑迪休息一下,顺便打扫一下厨房。“我想单独待会儿,可能会睡个午觉,有需要时我再叫你。”

桑迪离开后,我调出平板电脑上的搜索引擎,颤颤巍巍地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地输入我的问题,浏览着搜索结果。

将一张图片摆正看似简单,但要让计算机自动摆正各种各样的图片却是十分困难的……验证码的设计基于这样的事实,那就是旋转图像至正确位置对人工智能来说是个绝对难题。

上帝啊,难道我已经找到了土耳其行棋傀儡背后潜藏的那个人了吗?


①1734年出现的一种国际象棋自动下棋装置,外表是一个木柜,柜子里藏着国际象棋高手,通过磁石感应机关控制傀儡的动作。

上面的文字来源于《爱的算法》中第八篇小说《机器人护工》,第 131~132 页。不用说,桑迪是未来的高科技机器人护工的名字。而小说的主人公切奇先生,是一名退休的中学物理老师,正在住院。

我认为这种验证码是非常有道理的,而且以目前的技术水平是可以实现的。但是我没有发现任何使用这种验证码的网站。使用搜索引擎也没有发现有关这种验证码的信息。是我输入的关键字不对吗?还是只有未来的搜索引擎才能搜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