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我们的私家侦探从自己口袋里取出钱包翻了翻,确认里面依旧空空如也,于是叹了口气。站在自己222B公寓的窗边,他愁容满面地注视着街对面。斯特拉迪瓦里琴奏出的爱尔兰乐曲在空中飘扬,在来来往往喧嚣的车马声中隐约可闻。那个人简直让人难以忍受!夏尔摩斯眼望着客户络绎不绝地登门拜访他那知名的竞争对手。其中大多数都是上流社会的有钱人。而那些看上去不像上流社会有钱人的人,除了个别例外,也都是代表上流社会有钱人的。

不法分子就是不对那些会向福洛克·夏尔摩斯寻求帮助的人下手。在过去的两周里,夏尔摩斯羡慕地看着一位接一位的客户登门拜访他们相信是世界上最好的侦探——或者至少是伦敦最好的,但这对于维多利亚时期的英国人来说相当于一回事。与此同时,他自己这边门可罗雀,待付账单堆叠如山,肥皂泡太太还威胁要收回租房。

目前他手头只有一个案子。浮华酒店老板哼啐老爷怀疑他的一个服务生偷了1金镑。老实说,夏尔摩斯自己对于区区1金镑的案子觉得还可以凑活,至少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但这种事情很难吸引那些哗众取宠的黄色小报的注意,尽管不无可悲的是,他的未来还有赖于它们。

夏尔摩斯研究了一下他的案件笔记。阿姆斯特朗、本尼特和康宁汉姆三位朋友一起去酒店用晚餐,结账时拿到了一张30金镑的账单。于是他们每人给了服务生曼纽尔10金镑。但之后主管发现算错了,账单实际只需25金镑。他便给了5金镑让曼纽尔退给客人。由于5金镑没法被三人均分,于是曼纽尔提议客人们给他2金镑当小费,这样客人们就可以有每人1金镑的退款。

客人们答应了这个提议,可主管算来算去觉得不对劲。客人们每人付了9金镑,晚餐费一共27金镑。曼纽尔拿到了2金镑,所以总共加起来是29金镑。

有1金镑不见了。

哼啐老爷觉得是曼纽尔偷的。虽然没有直接证据,但夏尔摩斯知道如果不解开这个疑案,曼纽尔的生计就会受到影响。如果他是因为犯错而被解雇的,那他以后就再也找不到工作了。

那1金镑去哪里了呢?

本文选自《数学万花筒3:夏尔摩斯探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