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云计算的一个应用实例,举不胜举的应用实例之一,让我们来看看云阅读的发展,分析一下数字化阅读的利与弊

先讲讲谷歌扫描图书纠纷的一则故事。据中科院副院长、中国互联网协会理事长胡启恒院士介绍,现在有了互联网,上亿本量级书的规模,都可以实现数字化。十多年前搜索业巨人谷歌就以其技术和财力,信心满满地投入这个事业,跟世界5个最有影响的图书馆签署了协议,扫描馆内藏书,吹响了这场数字化学习革命的号角。但是当谷歌开始扫描那些受版权约束的书籍时,立刻深陷于出版业周围的法律、商业和政治的漩涡。2013年,在谷歌与作者联盟(Authors Guild)打了8年官司以后,11月14日,纽约联邦法庭作出了明确的裁断:谷歌对书籍的扫描属于“正当使用”。因为,谷歌的扫描服务使公众受益,使古旧书籍能避免岁月的磨蚀而获得长久保存,并使盲人也能访问。网上对此裁决好评如潮。欢呼法律在作者权益与全社会更广阔的权益之间做了平衡。互联网应该被用来让全球都能访问整个文明世界所创造出来的知识。根据这个裁定,不久的将来,我们将可以把寻找世界上的任何书籍这件事,交给搜索引擎去办。(胡启恒 在中科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 《老同学茶馆》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4-4-25)

而今的数字化云阅读是一种阅读学习的革命,从上述例子可以看出,它对传统的信息业和阅读方式带来了某种冲击。比如某些纸质图书的版权不那么容易保护了,有的书籍发行量会受到影响。但是总的来说,这种学习的革命受到人们广泛的欢迎,在地铁等公共场合都能够看到许多人在用手机和其它电子阅读工具看书,看自己感兴趣的各种信息。

支撑数字化阅读的是现代数字电子计算技术。为实现电子阅读,一是要对如云海般的图书、消息、视频等等信息源进行数字化。二要进行大量数据的建库存储。三要有互联网和云计算的软硬件架构。四要有好的算法进行大数据量的计算,进行信息的采集、传送、处理、提交和搜索。

ipad2提供了大量的数字化图书书库和ibooks阅读工具,可以经苹果公司App Store商店,以免费或付费方式提供阅读。手机上也有百度云阅读工具。由网易免费下载来的一套标以香儿编辑的《百万书库精品收藏》,链接了无限量图书。比如《四库全书国学宝典》、《中华古典珍品100部》、《影响中国的100本书》、《中国现代散文1000篇》、《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世界名著百部精品》等等,数不胜数,许多闻所未闻。网易还提供云阅读软件,支撑对多种格式的文件进行分页阅读。

经过一段时间自己数字化阅读的体验,笔者初步尝到了甜头。数字化阅读有许多特点或者优点。

数字化阅读或者叫做电子化阅读、无纸化阅读、网络化阅读,到时下的云阅读,正引发一场阅读革命静悄悄地发生。早几年国家图书馆新馆被叫做国家数字图书馆。越来越多的电子书、电子杂志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公共场所被数字化网络所覆盖。在公众场合遇到阅读电子书的人越来越多了。西单商业街2012年还曾经举办过推动读电子书的签名活动,作为现代时尚的组成部分。这场阅读革命冲击着具有1500多年历史的纸质图书阅读模式。一个人就可以随身携带一座藏书数万册的“图书馆”周游世界,而负重可以忽略不计。数字图书存放在各种服务器的图书库里,采用云计算的新的网络信息技术,允许你通过普通电脑和手机,随时随地阅读感兴趣的书籍。云端随时都有无穷无尽的信息供我们选读。比如,可谓汗牛充栋的中国《四库全书》的纸质图书有三万六千多册,其体积和重量都相当可观。数字化后,只要拥有相关书籍入口网页,在网络阅读器支持下,可以逐页地或者超链接有选择地阅读。这样一个只包括每套书网页入口地址的文件,尺寸还不到100K字节,自己就容易驾驭了。整套《四库全书》与142个网页相连。笔者找到《西游记》的网页http://gx.kdd.cc/7/4H, 点击以后,果然经“四库全书→子部→西游记” 进入了西游记的主页面,其内容是《西游记》的目录,那就可以开始阅读了。

这时笔者想起一件事来,读小学的孙儿曾经问过我,孙悟空保唐僧历经九九八十一难之后取得了真经,佛祖度他们成了佛,那孙悟空叫什么佛呀?曾经允诺帮他查查原著的,时间过去好久了没有做,我早把这事给忘啦,由此试着查查电子版吧。点开那个网页,从目录找到《第一百回 径回东土 五圣成真》,果然如来佛祖给唐僧和孙悟空都封了佛,封孙悟空为“斗战胜佛”。于是我确信自己已经拥有了电子版的《四库全书》,至于它存放在何处,管它呢。

数字化阅读扩展了阅读空间。现在不一定要到图书馆才能看书,在家里就可以看。在地铁上,在候机室,拿着手机或者ipad随时可以看书。

数字化阅读延伸了阅读时间。图书馆和图书大厦都有开门关门的时间规定,我不否认随着人们物质文化生活水平的提高,到那儿购书看书的人也在增多,数字图书也不能取代纸质图书。但是阅读数字化图书却不受时间地点限制,具有随时随地可读性。愿意的话,凌晨两点起床,就在寝室看书也是可以的,信息的获取速度比白天更快。

阅读时空的扩展,学习就不限于只在学校,个人和企业都有了学习的灵活性。学习型企业、学习型社会就更容易形成。个人就更容易养成阅读习惯,坚持学习的长期性、终生性。

数字化阅读的受众很容易从知识阶层和学生扩大到全社会更广泛的群体。哪怕是山区的农民,因为都受过义务的基础教育,只要有手机就可以阅读。好新闻、好文章每天都在各类群体中传送。时下无论在城市,打工人群,在乡村,人们已经以种种纽带通讯联系起来,都有机会手机阅读。一篇好文章往往还从不同渠道多次传回到同一台手机,提供重复阅读的机会,这对于提高全民文化思想素养至关重要。

数字化阅读便于检索查询,借搜索引擎提高了查询阅读速度。电子书的超链接结构,允许我们有选择地阅读。比如累积几十年的整套《人民日报》,国家图书馆提供查询服务,但查阅纸质版本和微缩胶卷费力又费时。采用数字化阅读,用关键字对《人民日报》数据库做关键字检索,时间只在秒级范围。还可以对数据库做组合查询、模糊查询、智能查询,对于查询记得不很准确的文章特别能显出其效率的提高。

数字化阅读有更多灵活性,为了看得更清楚,可以放大字号。有些词语可能带有超链接,可以及时跟随阅读以获得关于其定义、出处、用例等更多信息。

数字化阅读的内容可能更生动。纸质图书的图片是被静止定了格的,而数字化图书中,可能有动态数据,可以有视频和语音,因此更能生动地、本质地反映现实,更直接地帮助我们理解其内容。

数字化图书便于裁剪编辑,为我所用。数字化图书的内容往往是可以下载的。因而数字化图书可以裁剪编辑,取而用之。

数字化图书便于交流共享。数字信息的传送不受距离限制,自己得到一本好书,马上可以传给家人和朋友。一本好书可在一夜之间传遍全国,甚至全世界。我们的学习心得交流,就不再限于由企业培训部门组织的心得交流会,可以经网络多种途径,比如微信、电子邮件、QQ,随时进行。

数字化图书节省存储空间,降低了成本。数字化图书存储在服务器磁盘阵列上。在那里,一座座图书大厦不见了,相对于纸质图书,其所占物理空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数字化图书节省纸张,降低了阅读成本。既然节省了纸张,数字化阅读更环保。也就等于种了树,改善了人类居住环境。

不过,数字化图书也有它的瑕疵。笔者认为主要存在下列几方面的问题,在推动数字化阅读的同时要引起重视。

数字化图书不像纸质图书那么有实体,拥有数字图书不如拥有纸质图书那么踏实。数字化图书既然与网络环境相连,常常会受制于他人。一本纸质图书放在自己的书架上,实体可见,长年累月都还在那里呆着。闲暇时随意翻翻,实实在在。而数字化图书是虚拟的,不为人所见,书籍的有与没有可以瞬间转变。昨天还看到的某本书,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今天却看不到了。网络上无形的手太多,自己无法控制。

与之相关的是安全性差,数字信息和配套的软件系统容易受黑客和电脑病毒的恶意攻击,系统一旦瘫痪,自己的网络图书便会一无所有。

著作权的确认与保护受到挑战。同样一本书也许同时有多个版本,互有差异,搞不清真假。在引用的时候,难以保证引用的准确性和合法性。纸质图书虽然也有盗版,但是数字书盗版情况要严重得多。

还有的朋友说,面对屏幕的数字化阅读,如果时间过长,或许对于视力也会产生影响,特别对于青少年,这也不无道理。

任何新技术都是双刃剑,自己在享受数字化图书共享的同时,也许不得不面对大量垃圾信息的困扰。一本好图书固然可以一夜之间广为传送,那么一本不好的书籍、文章也可以瞬间传播泛滥。比如2011年底网上曾疯传“长沙5000警察打造最牛婚礼”的虚假视频信息,虽然后来经查实是虚假的,有关方面做了澄清。但是已经造成不好的影响,炮制者男子佘某、肖某就得承担法律责任,被处以行政拘留处罚。

数字化的云阅读确实值得称道。不紧跟,拒绝它,就会落伍。但是也不能排斥纸质图书,也要有藏书之乐。

藏书与读书,与书为伴,人生乐趣所在。学然后知不足,学然后会充实。内心充实了,感到心里踏实,身体健康,眼睛也有神。有书为伴,永远不感到寂寞。即便退休了,离开了长年工作的事业和集体,有时还只能一个人独自在家,也常有“藏书伴我”的温馨。

要综合利弊,一方面热情迎接,参与数字化阅读的革命,不求做弄潮儿,也要做个合力推进者,别被信息化阅读大潮所抛弃。要有意陆续收集拥有尽可能多的数字化书籍,做一位信息富有者。但同时要扬长避短,注意系统的安全、信息的安全,注意辨别信息的真伪。需要引用从网络上来的数字信息的时候要慎重,要以负责态度多方查证核实,避免不必要的版权纠纷。必要的纸质书,特别是有些工具书还是要购买,既享受数字化阅读的快意,又保持书架藏书的温馨

(更多内容,请参看彭民德《电子计算60年》第7章 移动计算集中云端 电子工业出版社 2016年9月)

评论

本文目前还没有评论……

我要评论

需要登录后才能发言
登录未成功,请修改提交。